陆羽与《茶经》

摘 要

陆羽是唐朝中期一位著名学者,也是我国和世界茶学的最初创建 者。他一名疾,字鸿渐,又字季疵;复州竞陵 (今湖北省天门)人。其一生嗜茶,精于茶道,以著世界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闻名于世,对中国茶业和世界茶业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被誉为“茶仙”,奏为“菘圣”,祀为“茶神”。

  陆羽是唐朝中期一位著名学者,也是我国和世界茶学的最初创建 者。他一名疾,字鸿渐,又字季疵;复州竞陵 (今湖北省天门)人。其一生嗜茶,精于茶道,以著世界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闻名于世,对中国茶业和世界茶业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被誉为“茶仙”,奏为“菘圣”,祀为“茶神”。

陆羽与《茶经》

      据传他是一个弃婴,他的姓名一说是竟陵龙盖寺住持僧智积禅师用 《易经》占卜出来的。他卜得的是“蹇”之“渐”卦,其卦辞有“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等语,于是就取陆为姓,以羽为名,用鸿渐作字。他九岁那年,有一次智积禅师要他抄经念佛,他却问积公曰:“释氏弟子,生无兄弟,死无后嗣。儒家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出家人能称有孝吗?”并公然称:“羽将授孔圣之文。”他长得不好看,口吃善辩,为人正直。上元初(760年),他移居苕溪(浙江湖州),自号桑苧翁,闭门著书。

 

      天宝十一年(公元752年)礼部郎中崔国辅贬为竟陵司马。是年,陆羽揖别邹夫子下山。崔与羽相识,两人常一起出游,品茶鉴水,谈诗论文。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陆羽为考察茶事,出游巴山峡川。行前,崔国辅以白驴、乌犁牛及文槐书函相赠。一路之上,他逢山驻马采茶,遇泉下鞍品水,目不暇接,口不暇访,笔不暇录,锦囊满获。唐肃宗乾元元年(公元758年),陆羽来到升州(今江苏南京),寄居栖霞寺,钻研茶事。次年,旅居丹阳。唐上元元年(760年),陆羽从栖霞山麓来苕溪(今浙江吴兴),隐居山间,阖门著述《茶经》。期间常身披纱巾短褐,脚着藤鞋,独行野中,深入农家,采茶觅泉,评茶品水,或诵经吟诗,杖击林木,手弄流水,迟疑徘徊,每每至日黑兴尽,方号泣而归,时人称谓今之“楚狂接舆”。

 

      陆羽博学多闻,是一位知识非常渊博的学者。他可能受到当时“ 不名一行,不滞一方”的思想影响,在学业上,他犹如清昼、崔子向 在《寄处士陆羽联句》中所说那样:“荆吴备登历,风土随编录”; “野中求逸礼,江上访遗编” ,不仅从书籍同时也从自然和社会中不断探求与积累知识,所以其涉猎非常广泛,著述也表现出多样性。 这里不妨以上元辛丑(761年)以前的文稿为例。据陆羽在其《自 传》中所说,其诗词主要有《四悲诗)和《天之未明赋》二篇代表作 。书稿有《君臣契》3卷,《源解》30卷,《江表四姓谱》8卷, 《南北人物志》10卷,《吴兴历官记》3卷,《湖州刺史记》1卷 ,《茶经》3卷,《占梦》3卷,等等。其实,这只是陆羽著作的一 小部份,即以笔者手头的陆羽书目,就还有《陆羽崔国辅诗集》,陆 羽、颜真卿和张志和等人的《渔父词集》,陆羽后期的《洪州玉芝观 诗集》等诗作3部。此外,还有《杼山记》、《吴兴记》、《吴兴图 经》、《虎丘山记》、《慧山寺游记》、《灵隐天竺二寺记》、《武 林山记》等地志;茶书有《顾渚山记》、《茶记》、《泉品》以及《 毁茶论》等;其他著作有《五高僧传》、《教坊录》及与颜真卿等编 纂的《韵海镜源》、吴兴汇编的《陆羽集》等近二十种著作 。

 

      根据陆羽上述书目,我们不难确定,陆羽不但是一位茶叶专家, 用现在的专业说,其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诗人、小学专家、传记作家 、史学家、地理学家。另外,他作优人时还写过一些剧本,并且写得 一手好字,所以他又是一位剧作家和书法家。不过,在众多方面,比 较而言,他在茶学、史学和地理三个方面,传存的作品和成就更多和更大些。对此,欧阳修在《集古录跋尾》中就指出,陆羽一生“著书 颇多”,但除《茶经》,其他书皆不传 ,盖为《茶经》所掩,主要 被他茶学方面的成就所遮没了。因为这样,在陆羽死后不久,如《唐 国史补》所载:“巩县陶者,多为瓷偶人,号陆鸿渐,买数十茶器, 得一鸿渐。市人沽茗不利,辄灌注之” ;把陆羽陶其像,奉之为茶神了。

 

      陆羽的《茶经》,是唐代和唐以前有关茶叶的科学知识和实践经验的系统总结;是陆羽躬身实践,笃行不倦,取得茶叶生产和制作的第一手资料,又遍稽群书,广采博收茶家采制经验的结晶。《茶经》一问世,即为历代人所宝爱,盛赞他为茶业的开创之功。宋陈师道为《茶经》作序道:“夫茶之著书,自羽始。其用于世,亦自羽始。羽诚有功于茶者也!”

陆羽与《茶经》

      陆羽除在《茶经》中全面叙述茶区分布和对茶叶品质高下的评价外,有许多名茶首先为他所发现。如浙江长城(今长兴县)的顾渚紫笋茶,经陆羽评为上品,后列为贡茶;义兴郡(今江苏宜兴)的阳羡茶,则是陆羽直接推举入贡的。《义兴县重修茶舍记》载:“御史大夫李栖筠实典是邦,山俗有献佳茗者,会客尝之,野人陆羽以为茶香甘辣,冠于他境,可以荐于上。栖筠从之,始进万两,此其滥觞也。”

 

      陆羽在茶学上的成就,主要是《茶经》一书。《茶经》全书共七千多字,分三卷十节,卷上:一之源,谈茶的性状、名称和品质;二之具,讲采制茶叶的用具;三之造,谈茶的种类和采制方法。卷中: 四之器,介绍烹饮茶叶的器具。卷下:五之煮,论述烹茶的方法和水 的品质;六之饮,谈饮茶的风俗;七之事,汇录有关茶的记载、故事 和效用;八之出,列举全国重要茶叶产地和所出茶叶的等地;九之略 ,是讲哪些茶具、茶器可以省略;十之图,即教人用绢帛抄《茶经》 张挂。对于《茶经》,我国不论是大陆还是港台,论著很多,但我们 认为陈彬藩先生在《论茶经》中的三个标题:“茶叶百科全书”、“ 茶叶文化宝库”、“世界茶叶的经典” ,约概大旨,就比较贴切地 说明《茶经》一书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了。

 

      关于《茶经》一书的成书年代,和陆羽的生年一样,也是众说纷 纭。1958年,我国农史学家万国鼎教授在《茶书总目提要》,把 陆羽《茶经》定为成书于乾元元年(758年)左右以后,很多研究 和论及《茶经》者,就都想也都为陆羽《茶经》提出了确定的撰写年 代。笔者约略统计,近年来关于《茶经》撰刊的年代,除万国鼎上说 外,还有“上元辛丑” (761年)说,“宝应癸卯”(763年)说,“广德二年” (764)说,以及初稿“成书于761年以前,后来第一次修改于 广德二年,三稿完成于大历八年 (773年)以后” 等多种说法 。

 

      对于大家把历史上记述不清楚的地方,弄弄清楚的这种愿望,一般都能理解。但是,如有人据宋人陈师道文中讲到他见过四种《茶经 》版本,内容特别是“七之事”部分繁简不同,于是联系陆羽参加颜 真卿主编《韵海镜源》一书,认为这本“癸丑(大历八年)之春”成书的巨著,陆羽在编完以后,当会“从中吸取营养,补充进《茶经》 七之事”,而确定这年陆羽对《茶经》又再作一次修补,就纯属是推测了。

 

      北宋著名诗人梅尧臣诗句指出:“自从陆羽生人间,人间相约事 春茶。” 其实茶事非始陆羽,陆羽对茶业的贡献,也是《茶经》一 书传世以后才有的。所以,对于陆羽及其《茶经》,还是欧阳修评说 得对:“盖为茶著书,自其始也”;陆羽开创了为茶著书立说的先河 ,把茶的有关经验、知识,总结提高为一门专门的学问,从而也创建了我国和世界上最早的茶学。在陆羽之前,如晚唐诗人皮日休所形容 ,旧时饮茶,“必浑以烹之,与夫瀹蔬而啜者无异”。用现在的口语说,过去饮茶,如煮菜喝汤一样,很不讲究。《新唐书》陆羽传中 载:羽“著经三篇,言茶之原、之法、之具尤备,天下益知饮茶矣。 ”这即是说,除茶学上的贡献外,陆羽及其《茶经》对于提高饮茶技 艺、促进茶叶生产和贸易的发展,也都是有其重要作用的,这一点, 封演在《封氏闻见记》中也指出:“鸿渐为茶论(经),说茶之功效 并煎茶之法,造茶具二十四事,以都笼统贮之(应是以都篮或都笼统贮之),远近倾慕,好事者家藏一副,……于是茶道大行。”茶道怎 样大行法?宋代陈师道在再刊《茶经》的序言中称,自此以后“上自 宫省,下迨邑里,外及戎夷蛮狄,宾祀宴享,预陈于前;山泽以城市 ,商贾以起家”。一句话,在陆羽和《茶经》的影响、倡导下,茶的饮用和茶叶文化,在我国全国范围内进一步较快发展了起来。

 

      在隋朝和唐初以前,北方虽然也知道和有少数人饮茶,但毕竟业 茶和嗜茶是盛于南方,属于南方特有的一种区域性的文化现象。至唐代中期以后,如陆羽《茶经》所说:“滂时浸俗,盛于国朝,两都( 长安和东都洛阳)并荆、渝间,以为比屋之饮” ;不只南方,中土 的京畿一带,其对茶叶的崇尚,也和我国茶饮的故土荆、渝地区,没 有什么程度上的不同了。 “两都”是城市,北方农村这时饮茶的情况又怎样呢?穆宗时李 珏称:“茶为食物,无异米盐,于人所资,远近同俗。既祛竭乏,难 舍斯须。田闾之间,嗜好尤切。” 这即指出,其时不但北方城镇, 连农村也和全国“同俗”,已把茶视同粮食和食盐一样须臾不可或缺 的生活必需品,甚至农村对茶的需求,有些地方较城市“嗜好尤切”,“茶作为中华民族或我国全国性的一种文化现象,是唐以后才形成的”,茶从最早的巴蜀,继而扩展为巴蜀和荆楚,再次发展为江淮以南的文化内容,都是 一种区域性的或苗蛮文化,真正站在黄河中土称“远近同俗”的“无异盐粟”的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共同文化内容,则是中唐以后才形成和确立起来的。

 

      讲到唐代中华茶文化的形成,我们还不能不附带谈谈作为其核心之一的茶道文化的形成。关于茶道,和茶叶文化的含义一样,现在各 执一是,说法很多,按我们的理解 —— 即讲究饮茶 (包括物质和精神)之道来阐说:“茶道”一词 ,源出我国,《封氏闻见记》中,已提到“茶道大行”;但这还不是最早的记载。从现存的文献资料来说,最早的“茶道” 一词,可能就算《饮茶歌诮崔石使君》一诗所载了。其句有“ 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之说。《封氏闻见记》成书于 8世纪末,此诗约作于8世纪中期后期,二者相差有十几二十年 ,但一致说明,迟在8世纪下叶的唐朝中期,就派生和存在一种新的茶道文化现象了。联系前面所说,很清楚,我国茶道不早不迟 出现在这个时期,是直接和《茶经》的面世相关的。因为茶道既然是 一种讲究饮茶之道,那么,这种“道”,无疑也首先是通过一定的饮茶活动来体现的。没有茶,有茶不饮或饮而不加讲究,也就无所谓茶 道了。

 

      陆羽之前,饮茶和“瀹蔬而啜”一样,自然也就不会怎样讲究道 ,有道也不会大行。但陆羽通过《茶经》对如何采造茶叶,怎样烹煮 ,应备有哪些茶器和如何饮用一一加以总结和倡导以后,把茶叶的饮用,由单纯的防疫治病、充饥解渴,提高和发展为一门专门的技艺和学问,这时,也只有到这时,我国才开始重视和产生讲究饮茶之道。

 

      那么,能否据封演关于陆羽著《茶经》,讲“煎茶之法,造茶具 二十四事”,由是茶道大行,认为中唐最初提及的茶道文化,就只是一种只讲如何煎茶设具的饮茶物质文化呢?不能。因为茶道文化并不是孤立产生的,它是在先前茶叶文化的基础上颖脱出来的一种次生文化,是茶叶物质和精神文化在饮茶方面的集中体现。也以陆羽《茶经 》来说,《茶经》中虽未提到“茶道”二字,但如封演所指那样,有 了《茶经》,才有茶道和茶道大行;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我们也可 以把《茶经》看作是我国第一本茶道的专著。在《茶经》中除讲到如 何选茶、择水、用火、设具和饮用茶叶之法以外,还提到了“茶性俭 ”,“为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这即是说,在《茶经》和最初的 茶道中,陆羽和大家在讲究饮茶之法的同时,一开始就提到和就具有 精神的一面,而这精神的一面,不是来之于其他,恰好正是从茶文化 的淀积中承继过来的。《茶经》提出的茶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 换句话说,也就是要求饮茶者,饮茶时要修心养性,效做这样的人。 陆羽《茶经》中饮茶之道要求做精行俭德之人的这条,如溯其源,由《晋书》桓温和陆纳传以茶果待客和伴酒并视之为是“素业”, 即可找到其根缘。当然,当时在中唐陆羽、皎然等倡导茶道之时,关于茶道文化的精神内涵,并不只是要求做“俭德”之人一点,至少从 皎然的看法中——“唯有丹丘”才知茶道的“全尔真”,其内容自然 是极其丰厚的。8世纪继陆羽《茶经》之后唐朝的另一本茶书《茶述 》,其对茶和茶文化特点的概括:“其性精清,其味浩洁,其用涤烦 ,其功致和,参百品而不混,越众饮而独高”这几句,对茶道在物质 上如何更好愉悦人生,在精神上如何自我陶冶修养,说直接些,有点现在茶道宣扬的“和敬清寂”的韵味了。

 

      据《日本茶道文化概论》考定,茶和茶叶文化从中国传至日本,大致在“8世纪末、9世纪初期”是毫无问题的;如果这一时间不错,茶传至日本的时间,也是在茶道一词和我们上说唐代茶道文化出现二三 十年以后,中国的“茶道”一词和茶道内涵,当也是这时和中国的茶 籽茶种一起传到日本的。这里需要一提的是中国和日本茶道的传衍,史实和上引仓泽行洋先生的结论是那么的奇妙和巧合:日本茶道的确 是出生于中国,而且还应该说是中国茶道的“独生女儿”,自从远播日本以后,茶道在日本的国土上得到了绵延和发展,但在其故土中国 ,虽然讲究饮茶之道的实际茶道一直长存,但如日本那样的以茶道之 名的“茶道”,似乎在唐代中期出现和发光一段以后,一直没有兴盛起来。

 

      不少典籍中还记载了陆羽品茶鉴水的传说。唐张又新在《煎茶水记》中记述了陆羽这样一件:“代宗朝李季卿刺湖州,至维扬(今江苏扬州),逢陆处士鸿渐。李素熟陆名,有倾盖之懽,因之赴郡,泊扬子驿。将食,李曰:‘陆君善于茶,盖天下闻名矣,况扬子南零水又殊绝,今者二妙,千载一遇,何旷之乎!’命军士谨信者,执瓶操舟,深诣南零。陆利器以俟之。俄水至,陆以杓扬其水曰:‘江则江矣,非南零者,似临岸之水。’使曰:‘某櫂舟深入,见者累百,敢虚绐乎。’陆不言,既而倾诸盆,至半,陆遽止之,又以杓扬之曰:‘自此南零者矣!’使蹶然大骇伏罪曰:‘某自南零 賫至岸,舟荡覆半,懼 其尠 ,挹岸水增之,处,士之鉴,神鉴也,其敢隐焉。’李与宾从数十人皆大骇愕。李因问陆,既如是,所历经处之水,优劣精可判矣。陆曰:‘楚水第一,晋水最下。’李因命笔,口授而次第之。”

 

     《新唐书·列传》的《陆羽传》中,也记有此事,但在说到李季卿召见陆羽时,“羽衣野服,挈具而入季卿不为礼,羽愧之,更著《毁茶论》”,陆羽逝世,后人尊其为“茶神,肇始于晚唐,唐时曾任过衢州刺史的赵 ,其外祖与陆羽交契至深,他在《因话录》里说,陆羽“性嗜茶,始创煎茶法。至今鬻茶之家,陶为其像,置干炀器之间,云宜茶足利。”唐李肇撰《国史补》也说到,陆羽“茶术尤著巩县陶者,多为瓷偶人,号陆鸿渐,买数十茶器,得一鸿渐。市人沽茗不利,辄灌注之。”

 

      陆羽多才多艺,《茶经》之外,其他著述亦颇丰。据《文苑英华·陆文学自传》载:“自禄山乱中原,为《四悲诗》,刘展窥江淮,作《天之未明赋》,皆见感激当时,行哭涕泗 。著《君臣契》三卷,《源解》三十卷,《江西四姓谱》八卷,《南北人物志》十,《吴兴历官记》一卷,《占梦》上、中、下三卷,又据《咸淳临安志》载,陆羽寓居钱唐(今浙江杭州)时作有《天竺灵隐二寺记》和《武林山记》。可惜这些著述传世甚少。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5年7月3日,已超过 1 年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或图片资源、淘宝商品链接失效,请留言反馈,我们会及时处理,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