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西游 连载】第94章、女儿国有何现实寓意?

摘 要

  提到西梁女儿国,许多男同胞们的大脑中估计就会浮现很多幻想。诺大一个女儿国,竟然一个男人也没有,连猪八戒那样的丑男,来到女儿国也成为抢手货。若能穿越前往女儿国,那岂不是幸福加性福?

  提到西梁女儿国,许多男同胞们的大脑中估计就会浮现很多幻想。诺大一个女儿国,竟然一个男人也没有,连猪八戒那样的丑男,来到女儿国也成为抢手货。若能穿越前往女儿国,那岂不是幸福加性福?

【品西游 连载】第94章、女儿国有何现实寓意?

  可惜,这只是美好的幻想。真实的女儿国,不但不浪漫,反倒很可怕。

  走近女儿国都城的时候,唐僧师徒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女儿国都城外数十里地方有一条小河,后来,他们知道叫做子母河。唐僧师徒在河边高喊渡河,喊了很久,从对岸划过来一条船,撑船的竟然是个老年妇女。孙悟空有点奇怪,询问道:“艄公如何不在?”撑船不但是个体力活,并且是个抛头露面的活,按照常理,应该是男人来干才对啊。老妇人只是看着他们微笑,也不答话。

  唐僧师徒一路走来,打杀了不少妖魔鬼怪,自然不会把一个凡人妇女放在眼中。大家高高兴兴上船。到了对岸,唐僧让沙和尚从行李中拿出几文钱做船费,付给老妇女。老妇人也不拘多少,随手收下。

  看着老妇人微笑着走入河边小屋,唐僧师徒虽然觉得略感奇怪,但也没有往深里想。或许老妇人是一个崇奉佛教的女菩萨呢?

  因为口渴,唐僧和猪八戒喝了一口清澈的河水,上路了。

  走了一个小时,唐僧和八戒开始肚子疼,好不容易坚持走到一个村庄。几个老婆婆一看唐僧、八戒的样子,立刻明白了,欣欣然笑着招呼大家进屋,还说:“好耍子,好耍子!你都进来,我与你说。”

  那老婆婆为何放心招呼四个男人到自己家中呢?老婆婆解释说:“我这里乃是西梁女国。我们这一国尽是女人,更无男子,故此见了你们欢喜。”

  原来,并非因为唐僧长得帅,也不是猴哥能降妖,只因这四位都算是男人(猴哥性别不明,算男人吧),于是欢喜。

  唐僧师徒来到,对于老婆婆们是好事。走入女儿国,对于唐僧师徒,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乍一看是好事,仔细一想是坏事。

  孙悟空第二次带着沙僧前往解阳山,唐僧胆小的毛病又犯了,他说:“你两个没病的都去了,丢下我两个有病的,教谁伏侍?”一旁的婆婆立刻接口说:“老罗汉只管放心,不须要你徒弟,我家自然看顾伏侍你。你们早间到时,我等实有爱怜之意,却才见这位菩萨云来雾去,方知你是罗汉菩萨。我家决不敢复害你。”

  孙悟空一听这话语不对,老婆婆什么意思?”实有爱怜之意“,不就是说最开始热情招呼四人进入屋子,是想要谋害他们四个?等看到孙悟空会腾云驾雾,才知道四人都是仙人,故此才不敢再起害人之心?

  孙悟空喝问原因,老婆婆说出真相,让唐僧、孙悟空等人大吃一惊!

  老婆子笑道:“爷爷呀,还是你们有造化,来到我家!若到第二家,你们也不得囫囵了!八戒哼哼的道:“不得囫囵,是怎么的?”婆婆道:“我一家儿四五口,都是有几岁年纪的,把那风月事尽皆休了,故此不肯伤你。若还到第二家,老小众大,那年小之人,那个肯放过你去!就要与你交合。假如不从,就要害你性命,把你们身上肉,都割了去做香袋儿哩。

  原来,因女儿国常年来极少见到男人,一旦见到,必定群起哄抢。若随意走入人家屋中,就会被女子强迫办事。第一个来时,很开心。第二个来时,很满足。第三个来时,有点疲惫。第四个来时已经直不起腰。第五个来时,只好求饶。可是,男人在女儿国乃是珍惜物种,女儿国人绝不肯能轻易放过。一家老小必定都要强迫与之办事。

  于是,男人在女儿国就成了种猪。种猪在办事的时候,经常是一脸的无奈与悲愤。因为成了工作,就毫无乐趣可言。

  更狠的,男人办事不利了,软塌塌不行了,女儿国人并不会将其放走,而是把那男人的肉割下来,分给所有女子,人人腰间带着,充做香囊。——这癖好,想想就蛋疼。

  老婆婆们年纪已经很大了,估计都六七十了,对男欢女爱的事情看得淡了,因此才没有出手伤害唐僧师徒呢。

  老婆婆有没有危言耸听呢?没有。

  唐僧师徒喝了落胎泉水后出发前往女儿国都城。走了三四十里,来到都城。原文说:

  唐僧言未尽,却至东关厢街口。那里人都是长裙短袄,粉面油头,不分老少,尽是妇女,正在两街上做买做卖。忽见他四众来时,一齐都鼓掌呵呵,整容欢笑道:“人种来了,人种来了!”慌得那三藏勒马难行,须臾间就塞满街道,惟闻笑语。八戒口里乱嚷道:“我是个销猪,我是个销猪!”行者道:“呆子,莫胡谈,拿出旧嘴脸便是。”八戒真个把头摇上两摇,竖起一双蒲扇耳,扭动莲蓬吊搭唇,发一声喊,把那些妇女们唬得跌跌爬爬。

  唐僧嘱咐三个徒弟,进入都城后,面对诸多女性,切莫失了本性,丢了佛派高人的脸面,否则观音、如来那里不好交差

  进入街口,女儿国人果然热情如火,不到一会儿功夫,呼啦啦把街道全部堵满,人人拍掌,眼中尽是欲火。当被一个女人这么盯着,男人会赶到幸福;被一百、一千个女人这么盯着,男人就只剩下恐惧。何况人家妇女们人人口中高喊:“人种来了,人种来了。”在女儿国妇女眼中,唐僧师徒,绝非爱慕的对象,而是生育机器,是播种机。

  于是,一贯好色的猪八戒也主动表白:“我是个销猪,我是个销猪!”

  什么叫做“销猪”?这个词估计是《西游记》作者家乡的方言,各种词典中都没有收录。我认为,此处当解释为“臊猪”,即未阉割的公猪。

  其一,在多个地方放眼中,“销”与“臊”同音。

  其二,在原著53回,老婆婆说女儿国妇女经常会把男人连皮带骨给活吞了,猪八戒故意装出坦然的样子说:““若这等,我决无伤。他们都是香喷喷的,好做香袋;我是个臊猪,就割了肉去,也是臊的,故此可以无伤。”

  “臊猪”,即未阉割的公猪。因为没有阉割,所以,其肉吃起来比阉割了的公猪要腥臊。

  一贯好色的猪八戒,在听了老婆婆一番介绍后,恐惧之心已经大于淫乱之心。在美色与小命面前,自然小命要紧。

  《西游记》原作者为何要在西游世界写怎么一个只有女人,没有男人的女儿国呢?

  我们说,西游中的仙佛世界,多是现实世界的折射。在我看来,西梁女儿国在现实世界不但存在,而且历朝历代皆有。

  我们可以从狭义和广义两方面来解读女儿国的象征意义。

  狭义方面,历朝历代的后宫世界,就等同于女儿国。女儿国中只有女性,没有男性,与后宫中三千佳丽,只是等候皇帝一人宠幸,长年幽闭深宫,何等相似?

  唐僧来到女儿国,不但千万百姓欢迎,即便是女王,也愿意把江山抛却,只想着讨好唐僧。后宫佳丽,下至端茶递水的低级宫女,上到高高在上的皇后,无人不把得到皇帝的恩宠最为最大愿望。得知则喜,失之则忧。

  广义方面,宋明以来的广大妇女的生存状态都如同女儿国一般。宋明以来,尤其是明朝以来,理学逐渐变成道学。所谓”存天理,灭人欲“。很多原本正确的观念被扭曲解读。官方对女性贞洁的宣扬日益高涨。不少女性甘为封建礼教的牺牲品。于是,大明王朝走向两个极端。一方面,官方大力表彰各种贞节烈女,另一方面,朝廷民间淫风甚烈,各种春宫图,黄色书刊大行其道。

  就如同女儿国一样,原本,上天制造一个女儿国,是希望建立一个完全脱离男欢女爱的纯洁国度,谁料想事与愿违,女儿国反倒成为一个上至君王,下至百姓,都变态到恬不知耻的性欲之都。

  《西游记》作者,就是要告诉我们,一切反人性的东西,必然是变态的,扭曲的,不值得提倡的。

  那么,在西游世界中,天地间为何会存在女儿国这么一个变态的国家呢?女儿国人其实是可以生育男婴的,为何男婴全部要堕胎,女婴才能留存呢?

作者:叶之秋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2   博主  2

  1. yfm8900 2

    (6)另外,从“销”字的字义上理解,销毁、销除之意也,正好理通“阉割”的意思。

  2. yfm8900 2

    叶老师:
    个人认为:“销猪”,不应该等于“臊猪”,即未阉割的猪。而恰恰相反,应该解释为“已经阉割的猪”。
    理由:
    1、前文已有“臊猪”一词,作者没有必要再造出“销猪”这个生词作为同义词;分析为可能为作者方言,没有基础支撑;
    2、结合全文意思,正如您所分析的:
    (1)进入街口,女儿国人果然热情如火,不到一会儿功夫,呼啦啦把街道全部堵满,人人拍掌,眼中尽是欲火。当被一个女人这么盯着,男人会赶到幸福;被一百、一千个女人这么盯着,男人就只剩下恐惧。何况人家妇女们人人口中高喊:“人种来了,人种来了。”在女儿国妇女眼中,唐僧师徒,绝非爱慕的对象,而是生育机器,是播种机。
    (2)一贯好色的猪八戒也主动表白:“我是个销猪,我是个销猪!”由此可见,八戒是好色,是寻求男女之爱。此处若将其作为播种机,他应该是恐之惧之,避之不及。
    (3)你分析八戒说自己“销猪”为“臊猪”之义,意思是八戒说自己是猪这个动物,女儿国的女人们就会将八戒当作是猪,忌讳人伦之别,会放过他。
    (4)但八戒当时实际上已经是人的身形,最多加上像猪一样的脑袋。正如你的分析,女儿国的女人对男人,是不重相貌,只重功能。八戒即使是猪头人身,只要功能正常,女儿国的人也是不会在意,更不会放过的。
    (5)综上分析,所以我认为,真实的八戒之意,应该因为眼见如此众多的妇女欲火,好色之心已经茫然无存,心下满是恐惧,所以决定撒谎,当众宣布自己是“销猪”,即是已经阉割了的猪人,像太监一样,已经没有性功能。希望通过这种宣告,那些欲火满腔的妇女能够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