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道子:糊涂虫王爷,醉生梦死

摘 要

  晋朝的王爷有不少是相当出名的,甚至他的名声要远超皇帝。比如东晋的司马道子。他他和晋孝武帝是同母兄弟,年少时曾经被名流谢安评为恬静寡欲,后来受封琅邪王,再后来成为会稽王,无论是晋孝武帝时代还是晋安帝时代,他都是实实在在的有权王爷。只可惜,这位有权大爷,偏偏是个糊涂虫,最终惨死,葬送晋朝国祚。

晋朝的王爷有不少是相当出名的,甚至他的名声要远超皇帝。比如东晋的司马道子。他他和晋孝武帝是同母兄弟,年少时曾经被名流谢安评为恬静寡欲,后来受封琅邪王,再后来成为会稽王,无论是晋孝武帝时代还是晋安帝时代,他都是实实在在的有权王爷。只可惜,这位有权大爷,偏偏是个糊涂虫,最终惨死,葬送晋朝国祚。

司马道子:糊涂虫王爷,醉生梦死

说他糊涂,可是有根据的。

他信任小人王国宝,挤走谢安。谢安的上位,固然是为家族着想,但是谢安上台后,却是为国家做了几件大事。他治国注重顾全大局,东晋士族寒门对立严重,但谢安能以儒道思想辅政,缓和社会矛盾,尤其是谢家虽然权势较大,但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如王导执政时的夺位危险,人称“江左风流宰相。”

可是,在司马道子看来,谢安兴,则司马家弱。于是,在谢安女婿王国宝的一再蛊惑下,司马道子离间谢安与晋孝武帝的关系,甚至不惜诽谤以达到排挤的目的。王国宝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典型的奸邪小人,品行极为不端,有奶就是娘的主,因为谢安不给安排重要官职,不惜无中生有造谣生事。司马道子也不想想,将来自己不能满他的意,他岂不是也要被王国宝卖了?事实上后来,王国宝的确是有一度投靠了司马道子的对头——晋孝武帝,后来晋孝武帝死了,他马上再投靠司马道子。当然,这会儿司马道子可没想那么多,他无比宠爱王国宝,最终在他的帮助下夺取了相权。

都说人事有代谢,谢安的离开,是迟早的事。司马道子毕竟是位王爷,能替司马氏办事,未尝就是件坏事。但是司马道子上任后,并不见得有多好。

太元十一年,丁零势力崛起,东晋军队无力进攻,统领北伐军的谢玄因此请求谢罪,后还镇淮阴。第二年即太元十二年,司马道子被加封为太子太傅,兼徐州刺史。徐州是东晋最重要的北部防线,司马道子做了什么呢?十年后,当司马道子把徐州刺史的位子让出去,战力已经急剧下降。

司马道子执政后最爱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和孝武帝一起喝酒。哥俩常一起喝得天昏黑地。晋孝武帝爱喝酒,谁都没敢说。司马道子身为弟弟兼臣子,本应以劝谏为主,怎么可以和皇帝一起比拼着喝呢?要知道,自从谢安走了之后,他的身上可是担着不少官职,如司徒,太子太傅,徐州刺史,扬州刺史,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假节等等一系列名头,这些官职晒出一串来,可对于司马道子来说,还是挡不住哥俩好的诱惑。至于政务,那就交由手下人办理好了。

千百年以后,出了个二十八年不上朝的皇帝,但国家并没有灭亡,就是人家的宰辅班子选得好,——这会儿司马道子选了哪些人呢?以王国宝为首的小人集团,朝政极度混乱,阿谀奉承大行其道,贿赂满天飞,冤假错案多多,加上司马道子信佛,耗费民力大兴土木,士民不堪。

司马道子一党聚敛了大量钱财,晋孝武帝可以忍。但是司马道子时常借着酒意做出失礼的事来,孝武帝就不满了。哥们给你钱,有福大家享,但皇位只有一个,容不得坐两个人啊。于是孝武帝任命大舅哥王恭为青州兖二州刺史,殷仲堪为荆州刺史,郗恢为雍州刺史,朝中则留下王珣和王雅作为身边人,对抗司马道子的势力。而与此同时,司马道子升王国宝为中书令,中领军,加上司马道子本身就是扬徐二州刺史,这样一来,就形成了斗争的平衡。

如果孝武帝能活下去,那么主相之间的争斗未必会造成恶果。但是孝武帝一句酒后戏言,被张贵妃所杀,两方平衡彻底被打破。

傻傻的晋安帝上台后,双方脸面撕破。王雅二人没有实权,而司马道子掌握了权力,他一切以王国宝为重,只要是王国宝说的,他就听。顺便提一句,在晋孝武帝死前的一段时间里,王国宝可是彻底倒向了晋孝武的哟。这会儿皇帝一挂,王国宝马上重回司马道子的怀抱,问题是司马道子此前大怒,但这会儿竟然又万分欣喜地接纳了他!当然,王国宝投桃报李的,既推荐了自己的弟弟王绪壮大中央,又招集了不少僧尼一起出谋划策,于是,朝廷里热闹非凡,佛道通吃!

另一方面,王恭联合殷仲堪等一起以清除王国宝的名义出兵。战火猛烈,但王国宝的人显然只会动嘴上功夫,不久大败。兵临城下,司马道子只得处死王绪,赐死王国宝,向王恭道歉。战事结束。

司马道子并没有能调和矛盾,他做的只是扬汤止沸而已。

王国宝自然是该死,他建议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减去王恭的兵权,丝毫不顾忌这件事引发的后果。也难怪司马道子会选择丢车保帅,但是司马道子就做得完全正确吗?作为当朝宰相,作为当朝皇帝的叔叔,他在王恭的外戚集团与宗室集团之间,选择了隐忍,杀掉了魁首王国宝。看起来是做得很明智。但其实祸端并没有中止,王恭集团内部争斗不断,就是司马道子的儿子司马元显也是积极主战,似乎打得不是内战,而是开疆拓土的对外战争,他父亲是宰执啊,死的可都是自己的人马!

后来刘牢之反,王恭死后,殷仲堪手握大权,杨佺期和桓玄联合抗命,朝廷不得不请求和解,颜面尽失。再后来,司马道子的权力就全被儿子给夺走了,他也就每天醉酒,不醒人事。

隆安五年,孙恩起义,司马道子每天只得在蒋侯庙祈祷,没什么招。

元兴元年,桓玄造反,司马元显被杀,司马道子被流放到安成郡,同年十二月,年仅三十九岁的司马道子被御史杜竹林送来的一杯毒酒结束了生命*……

司马道子的昏庸可想而知,其实在很早以前,他是知道桓玄有反意的。当年桓玄从义兴回京,见司马道子,接见时,身为太傅的司马道子很没有形象的大醉,尽管很多客人在座,但大醉的司马道子还是问他:“桓温晚年想叛乱,这是怎么回事呢?”桓温是桓玄的父亲,一生征战,晚年手握重兵,的确有过造反的想法,但是终究没有成……

身为朝廷重臣的司马道子,在这样的一个接风型的公开场合,大声质问,是非常不得体的。幸好谢景重见机快,马上说桓宣武(温)是功劳远超伊尹和霍光式的人物,提醒司马道子。但是,对子骂父,桓玄记在了心里。桓玄早有反心,在朝政混乱的东晋,与其委屈在司马道子父子手下讨生活,不如自己当家作主,实现父亲当年的愿望。

作为太傅的司马道子,也许是想通过这么一句话来点醒桓玄,让他悠着点,象桓温一样夹起尾巴来做人,比什么都好。但是他不明白,桓温没造反成是因为当时还有谢安等一众人才。东晋早不是那时的东晋,而他,与谢安等人相差那么遥远,激怒桓玄,他并没有好果子吃,因为他并没有什么制得住他的能力。司马道子不明白,对付这样潜在的危险敌人,要么别惹他,要么消灭他,司马道子不懂,于是,色厉内荏的他,终究被人以最喜欢的酒结束了一生。

晋安帝话都说不全,晋恭帝纯粹就是个傀儡,换言之,司马道子是实际掌权的最后人物,他的昏庸无能,葬送了东晋,而此后,以刘裕为首的寒门兴起,掌握了东晋命脉。东晋彻底沦落为历史的烟尘。

作者:婉如清扬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