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婚女”到皇太后,史上最成功的太子妃升职记

摘 要

 混后宫不容易,要想从太子妃升级太后,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虽然历史上从太子妃升级太后的女人不是个例,但有一个女人的经历却特别引人注意,她就是汉武帝的母亲——王娡。她从一个嫁过人生过孩子的平民女子,最终一跃成为皇太后,可谓是最成功的后宫升职记。

混后宫不容易,要想从太子妃升级太后,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虽然历史上从太子妃升级太后的女人不是个例,但有一个女人的经历却特别引人注意,她就是汉武帝的母亲——王娡。她从一个嫁过人生过孩子的平民女子,最终一跃成为皇太后,可谓是最成功的后宫升职记。 

升职计划第一步:抛夫弃女,成为太子妃

汉文帝时,距长安百里之外的扶风槐里(今陕西兴平)有一户人家,父亲王仲早年亡故,母亲臧儿生一男二女。因家贫难以度日,臧儿改嫁长陵田姓,又生下两个儿子。过了几年,长女王娡出嫁,臧儿便与三个儿子王信、田蚧、田胜以及小女儿王儿妁一起过活。

臧儿这个老媪不是等闲之辈,她终日想着如何让一家人出人头地。原来,她就是当年曾被项羽封为燕王的大将臧荼的孙女儿。

有一年,太子的手下在民间采选美女,臧儿听说太子刘启爱美好色,便在自己的两个女儿身上打主意。那天,长女王娡归宁在家,臧儿把她着意打扮整齐,连同未出嫁的小女儿王儿妁一同送到官府。王娡本就贪恋富贵,爱慕虚荣,见有向上腾达的机会,也就顾不上名节,抛弃了丈夫和刚出世的女儿,入宫去了。官府慑于东宫威势,不敢为王娡的丈夫金王孙做主。

从“二婚女”到皇太后,史上最成功的太子妃升职记

刘启的太子宫中,已经搜集了不少的美女,除正妃薄氏是文帝生母薄太后的侄孙女外,还有美女栗姬、程姬等。栗姬出生齐地,姿色绝伦,又为刘启生了长子刘荣,很得宠幸。但是壮年好色的刘启一见王娡姐妹,就被深深吸引了。尤其是姐姐王娡,生得粉面桃腮,眼波似水,像有勾魂摄魄的魅力。她为了邀宠巴结太子,更是使出百般媚态,把刘启弄得神魂颠倒。不多时,她被封为美人,宫人都称她为王美人。

公元前156年,刘启即皇帝位,史称汉景帝。这一年,王美人在接连生下三个女儿之后,又一次怀孕了。有一天,她编了一套话,对汉景帝说:“臣妾昨夜得一奇梦,见神女捧日,投入臣妾怀中。”

景帝大喜,以为是贵兆,他想,王美人若生儿子,必定是个奇男。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后,王美人果真生了个儿子,景帝又惊又喜,对这个儿子格外倚重,取名为“彻”。

景帝即位的第二年,太皇太后死了,她的侄孙女儿薄皇后也跟着遭到了厄运。景帝借口薄皇后没有生育,不配正位中宫,把她废黜了。

中宫虚位以待,大家都在猜测,谁最有希望继承宝座。欲火烧得最旺的莫过于栗姬了。她想,皇帝曾同自己有约,生子当立为储,何况儿子刘荣又是长子,一旦儿子被立为太子,皇后宝座则非己莫属。但是,很快她就发现,王美人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

封建王朝把立太子视为国本,异常重视。景帝也一样,为此事用心良苦。在刘荣和刘彻之间谁取谁舍,他颇为踌躇。立长子刘荣本来顺理成章,但刘彻相貌英武,聪明可爱,而且他心中对王美人说的梦兆深信不疑。他想改立刘彻,又怕栗姬哭闹,更怕废长立幼遭众大臣反对。这件事一拖就是两三年,到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在大臣们的一再催促下,加上栗姬下足了功夫,才说动景帝下决心册立刘荣为皇太子,同时,又封才4岁的刘彻为胶东王。

升职计划第二步:攀附皇姐,成为皇后

立太子的第二年夏天,一天午后,王美人略感身子不适,懒洋洋地躺在绮兰殿休息。忽听宫女来报:“长公主驾到!”她赶紧一骨碌翻身坐起,整了整衣衫云鬓,打起精神出门迎接。

馆陶长公主刘嫖,是汉景帝的同胞姐姐,因姐弟之间从小亲昵惯了,景帝即位之后,她仍经常出入宫阙。窦太后的宠爱,景帝的纵容,使这位长公主在汉宫中成为一个不可小视的人物。王美人进宫之后,十分巴结长公主,两人关系日益亲密,竟至无话不说。

这天,长公主进宫看望王美人,还带着女儿陈娇。王美人一看到陈娇,便极口夸奖陈娇聪明美丽,又命内侍领出儿子刘彻,让两个小孩做伴一起玩耍。

长公主看见窗外院子里,一对幼童依偎在鱼池边,卿卿我我,十分亲密的样子,不禁脱口而出:“好一对佳儿佳媳!”

王美人一听,乘机说道:“阿娇堪配太子为妃,只恐我儿无福,不能得此佳妇。”

这句话,王美人是故意说给长公主听的。果然,长公主沉下了脸,冷笑着说:“废立乃是常事,焉知太子名位已定?她既不识抬举,我也顾不得许多了!”原来,不久前长公主曾向栗姬提亲,欲把陈娇许配给太子刘荣,但被栗姬婉言谢绝了。

长公主提出,把阿娇许配给胶东王刘彻吧,看他俩青梅竹马多要好!

王美人一听正中下怀,一口答应下来,忙令刘彻拜见未来的丈母娘。

长公主越看越喜爱,一把拉住跪在地上的刘彻,将他抱在膝上,抚摸着他的头,问:“彻儿愿娶媳妇吗?”

刘彻虽然才5岁,却十分聪明伶俐,他只是看着长公主嘻嘻笑着不说话。

长公主故意指着一名宫女,问他是否合意,他摇摇头。长公主又指向阿娇,问:“阿娇做儿妇可好?”

刘彻答道:“若得阿娇为妇,当筑黄金屋贮之!”

长公主一听,心花怒放,当下便同王美人议定了亲事。

景帝起初不太同意这门婚事,认为刘彻年纪还小,况且阿娇还比刘彻大几岁。但听到王美人告诉他刘彻“金屋藏娇”的许诺,不禁大笑起来,心想这小小的孩子就懂这些,怕是天定的缘分,就同意了。

一天,窦太后在长乐宫举行家宴,为入朝觐见太后的梁王、她的小儿子刘武洗尘,景帝和长公主也陪坐在侧。席间,太后问起册立皇后之事因何迟迟未决,景帝答道:“拟立栗姬为后,不日即行册后大典。”

长公主一听急了,连忙进谗道:“栗姬生性忌妒,独宠后宫,容不得皇帝召幸别的美人。每与诸夫人会面后,往往以恶语相咒。”

太后素来相信自己的女儿,便训诫景帝说:“若得此悍妇为后,恐又重演‘人彘’惨祸了!”

景帝听了也有些不快。散席后,他踱到栗姬住的宫院,故意用话试探栗姬道:“朕千秋万岁之后,后宫诸位夫人若有生子者,你将如何对待?”

栗姬这几天正为长公主同王美人联姻一事不高兴。她生性忌妒,今见景帝问这话,她猜想一定有人在背后说了她什么,不由得心下恼火,脸上露出怒色。

作者:李安瑜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