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美玉有美德

摘 要

西晋的陆机说得好,“石韫玉而山晖,水怀珠而川媚”。

但在陆机生活的年代之前,距今5000多年前吧,我们的远祖已经懂得这个道理,并且喜欢上玉了,知道使用玉石制作精美装饰物件了。安徽陵家滩考古发掘便是明证,墓主人身上摆放的玉器饰物,竟多达数百件。同时出土的一件小玉人,背部的象鼻穿孔竟然比针孔大不了多少,就是今天的工艺手段,钻好这个孔都很是费力;其精密细微的程度,委实地令现代专家学者们匪夷所思……

西晋的陆机说得好,“石韫玉而山晖,水怀珠而川媚”。

但在陆机生活的年代之前,距今5000多年前吧,我们的远祖已经懂得这个道理,并且喜欢上玉了,知道使用玉石制作精美装饰物件了。安徽陵家滩考古发掘便是明证,墓主人身上摆放的玉器饰物,竟多达数百件。同时出土的一件小玉人,背部的象鼻穿孔竟然比针孔大不了多少,就是今天的工艺手段,钻好这个孔都很是费力;其精密细微的程度,委实地令现代专家学者们匪夷所思……

陆机之前的东汉人许慎作《说文解字》,其中提到玉,说“玉,石之美者”,是说石头中最美好的那种,人们便称之为玉。陆机的“石蕴玉而山晖”,谅必是受许慎的启发了。

然而,在《说文解字》面世之前,春秋时期山东的孔夫子、世界十大思想家之一的孔圣人,已经将中国人对玉的评价作了个很好的总结。他说“昔者君子比德于玉”,意思是在他以前,夏商周甚或更早些的时候,学识渊博而又品德高尚的人便喜欢将自己与美玉相媲美,便要向玉看齐。于是,孔圣人满怀崇尊之心总结了古人对玉的认识,为美玉画了一幅工笔画,说玉有“仁、知、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11种美德。“昔者君子比德于玉”,就实在是太对了。

所以呀,“君子无故玉不去身”,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身上佩挂着的玉器是不会取下来的。

天长日久地演变着,人们发现,要与美玉比美德,无异于做个苦行僧,那样的十全十美是不现实的,那样的比法,可不是说几句大话便办得到的。于是比一比其中的几种,玉的十一种美德中,“温润而泽”、“垂之好坠”、“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瑕不掩瑜,瑜不掩瑕”以及“气如白虹”,渐渐的尤为被人看重,这就人性化多了。

于是,爱玉的人便得着一个选择玉的标准:玉的五德。

寻找古玉的魅力

自古美玉有美德

我曾经拥有过一件“童子玩莲”(上图)小摆件,温润、亦好坠、其声清越、瑕不掩瑜,唯“气如白虹”略逊一些,依旧十分可爱。当然的,美玉琢美器,才有人爱。君看看,“童子玩莲”琢工细腻,造型活泼,于是童子肌肤细嫩,憨态可掬,动态逼肖,真是分外的可爱。至于“童子玩莲”寓有的“连(莲)生贵子”的瑞芳之意,则更是为“童子玩莲”锦上添花。

认真说来,“童子玩莲”是很有些来历的。据说宋徽宗特别的喜欢玉,身上常常佩个“童子玩莲”。那一日,徽宗同嫔妃们在西湖划船游乐,有个妃子看见徽宗腰带上拴着的“童子玩莲”,便要了去看。不料手一滑,那玉人儿掉进了西湖,徽宗好不惋惜……一晃十来天过去了。那天早朝,徽宗发现大臣王钦腰带上吊着个玉雕童子,觉得眼熟,要过来看看,真就是自己掉进西湖的“童子玩莲”。徽宗大惊,说这是他的,怎么会到了他王钦手上。

王钦吓了一跳,一五一十如实相告。他说:“小臣买来的呀……小臣素来喜欢收藏古玩玉器,圣上是知道的啊。昨日去珠宝店走走,发现这小玉人儿玉质不错,雕工亦精美,便买下了。”

如是,徽宗要王钦马上去问问那个珠宝店老板,他这个“童子玩莲”是哪里来的。这一问,便问出一段蹊跷事来——三四天前,有名厨娘去为主人家买鱼,恰逢有个渔夫在叫卖鲜鱼,厨娘便挑了条红色大鲤鱼要了。回去剖鱼,竟从鱼肚里翻出个模样乖巧、胖胖敦敦的玉雕童子,童子肩上扛张荷叶,天真地笑着。厨娘正愁手头缺钱,不由大喜,找来隔邻的货郎,换了500铜钱。货郎岂会白白花钱,他看出那是个和田羊脂白玉雕件,当下就去了珠宝店。珠宝店老板焉能不识货?给了货郎一贯铜钱。至此,玉人儿已经四易其主。王钦次日去珠宝店找老板聊天,见老板正把着玉人儿赏玩,要过来看看,着实温莹精美,再也不忍释手。着人回去取了两贯钱来,“童子玩莲”再次易主……

玉人儿葬身鱼腹,如此的曲折迂回,竟然又物归原主!宋徽宗大喜,赏了王钦,又着人将渔夫、厨娘、货郎、老板一并宣来殿前,男人封官,女人赐封典,人人都给了赏赐。

由是,小小一个玉人儿,招来满城传佳话,说那渔夫、厨娘、货郎、老板都是因为得着了扛莲送富贵的好童子,才有幸得到皇上的恩赐。聪明的玉雕艺人把住了商机,旋即雕琢出许多的“童子玩莲”,一上市便烘抢一空。从此, “童子玩莲”成为世代玉雕题材,人人盼着“连(莲)生贵子”……

自古美玉有美德

我收藏着的另一个玉雕童子(如上图),留着发髻,身着广袖长袍,双手捧一盒。童子表情淡定,姿态端正,显然不是个顽劣孩子,规规矩矩,倒像是个正在进学的幼童。

玉雕童子雕琢古朴,线条粗犷,背部有象鼻穿孔;已成鸡骨白色,仅所捧之盒上可见一小块原生玉质,行里人称之为开了天窗。鸡骨白色者,高古玉之特点之一,茵茵情韵摩挲得它润熟而且温莹,沧桑之吻舔去了它的本色;天窗者,可窥见其“里”也,深土的煨炼已然在岁月的磨难中激活,将童子的白化推演到只剩那个小小天窗的程度。串联工艺、服饰、造型、发髻等特点再行斟酌,认定为宋代古玉就有了依凭。

举托着个数百年前的幼学童子在掌上,由不得你不去追寻昨日的美丽,由不得你不去幻构逝去的辉煌。古玉的魅力,谁能拒绝得了。

但凡君子必爱玉

自古美玉有美德

明清两代的文人雅士喜欢玉雕佛手,爱玉的人视其为宠物,流传至今日的却是稀罕得很啦。

我藏着的和田白玉佛手(如上图),十多年前从“玩家雅集”卖出去过,不料三个多月后,买主竟寻上门来退货,说是花了钱请收藏协会有名的鉴定专家看过,结论是作旧赝品。我还正夜以继日的怀念她,飞去来兮,真是喜出望外。店里入了账不便办理退货,自己当即掏钱购回。记得四五个月前吧,易锦云先生拿来寄卖时,他说他购自左宗棠后人之手,你不会知道我是多么的惊喜吧?道地的和田白玉,日月舔偎,人手摩挲,如今已熟滑莹润,酥洁温婉,它雕琢古拙而明快,真的是可心可意。

佛手被“退”回来不久,我们“艺术玩家”有一期节目,是请黄桂云老师鉴玉。我没有告诉她玉佛手的主人是谁,便同其他几件玉雕一齐拿了去由她作鉴评。黄桂云老师对佛手真是爱不释手,在荧屏上夸赞不绝。她在省文物商店与玉打了几十年交道,有爱美玉的真心情。至于退玉人口里那个有名的鉴定专家,当然就不会是她了。

希望得到我的佛手的大有人在。单单一个复姓欧阳的湖湘文化市场古玩店老板,在杜甫江阁“千年一品”第一次见到它便梦寐以求,是多次央我转让的爱玉人之一。无奈我十分的不舍,他们自然都不好过于勉强。

我不舍自然有我不舍的理由,玉雕佛手是喻指如来佛的手指头的,携之相伴,岂不阴阳五界所指无敌,无所畏惧?玉好,喻好,于是人们绝对是喜欢得不得了的。

自古美玉有美德

林林总总的百年玉牌中,有不少是可以多说几句的。比如白玉牌“江东二乔”(如上图),真是莹润可人,大乔小乔娴淑娇媚,正在庭院中讨论书中的什么。人物虽雕琢得情态俱佳,场景却仅为园石,似乎单薄了些。但把牌在手凝眸再看,立即便会觉得二乔身后的空缈竟是万丈硝烟,硝烟中忽见小霸王孙策执戟飞马而来,继而见火烧赤壁时周郎仗剑仰天大笑,倏忽间闪出个苏轼,他踏歌而来: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于是,我便不以为玉牌是玉牌了,是开启历史之门的钥匙!

自古美玉有美德

很当然的,我的那件汉代玉带钩(如上图),像是被地火烧蒸熟了,温莹可爱极了,便着实的讨人喜欢。带钩为母子螭状,鼻钮成椭圆形,但钩身秀美,小小巧巧。我的许多藏品来自湘南、桂西北一带,玉带钩也当是南越古国的遗存。面对这枚小小玉带钩,君会遐思千里吗?这般的小,我不敢苟同书上所云是“带上所嵌挂物钩”之说。秀美小巧,该不是孩子,抑或又是女儿国里的东西?君不见,长安街上款款而来的二八年岁姑娘,柳腰上的飘忽丝带,不正是小小玉带钩拴结着的吗?

一枚朴素无华的小小和田仔玉,莹明又圆润,些许带些红皮,喜欢的人也同样不少,也无需多少钱便可以揽之入怀。

又倘若,你是将玉比作高士美人的,那么,你是大可以期盼着携之以出尘脱俗的。

无论如何,品玩着、把握着一块美玉的时候,人的心绪竟然就会柔绵纤婉许多许多,君子们是不得不信的。信,就会喜欢玉,绝对的不错。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