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玉大户们的传奇故事

摘 要

  在和田玉石市场和出产地,你根本看不到最好的和田玉,甚至有些玉石贩子也见不上。真正好的、大价钱的和田玉,刚一出来就会被和田几个大户拿走,或者被他们囤积起来,或者几天后出现在北京、上海、广东,甚至香港和台湾等地的收藏家手中。普通人只听说出来了好玉,但他们根本见不到东西。

在和田玉石市场和出产地,你根本看不到最好的和田玉,甚至有些玉石贩子也见不上。真正好的、大价钱的和田玉,刚一出来就会被和田几个大户拿走,或者被他们囤积起来,或者几天后出现在北京、上海、广东,甚至香港和台湾等地的收藏家手中。普通人只听说出来了好玉,但他们根本见不到东西。

和田玉大户们的传奇故事

据观察,无论是在和田加买清真寺门口的玉石大巴扎,还是在总闸口、苏阿库木等临近产地的玉石集散地以及市内的一些玉器商店,几乎看不到十万元以上的玉石,羊脂玉更是难得一见。这也确实印证了朋友们的说法。那么,那些控制和田玉市场、影响和田玉价格的“大鳄”们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们又是怎样控制玉石市场的?

“和田玉王”阿里木

了解阿里木是看了2005年中央电视台“新丝绸之路”节目中有关和田的介绍,他被称之为“和田玉王”。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他看起来是个很忙的人。那天和他约好中午在和田市中心的广场见面,当我们开车从洛浦赶来时,仅匆匆见了一面。他说洛浦苏阿库木挖出了一块好玉,他要赶过去看一下,只好约到下午在我们住的迎宾馆见面。下午,他准时来到宾馆,但手机不停的响,他索性关了手机,给我们讲了他的故事:

我是洛浦县普拉乡人,家就在昨天你们去的总闸口附近。我小时候家里很穷,父母是农民,不会做生意,也不懂玉石。我小学毕业后,由于中学离家太远,家里又没钱供我上学,就辍学回家种地了。1986年我17岁,过古尔邦节时,父亲给了我10元钱,让我自己买好东西吃。我没舍得花这10块钱,就用这10块钱买了一块玉到巴扎上。第一天,巴扎上有人给了我30元,我没有出手。第二天,巴扎上有人给了我50元,我也没有给他。下午有人给了我110元,我认为这块玉值这么多钱就卖给了他。后来,我就用这110元做本钱,买了一块2公斤半的玉,几天后以180元卖掉又赚了70元钱。我一看做这个事情很来钱,就开始搞玉石生意直到现在。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和田玉不值钱。那时不要说一般的和田玉不值钱,就是白玉也不值钱,外地老板要的都是羊脂玉、碧玉。现在值10万元的和田白玉,那时候100块钱就能买到。就拿我第一次的那块玉来说吧,虽然只有拳头大小,如果放到现在的话给12万元都不会出手。

2002年开始,我在河道中承包了一块河滩地,购买了4台装载机、2台推土机,雇了几十个人挖玉,一天的费用就是1500元左右,也挖出了好玉。我现在主要还是从别人手中收购。什么地方出现了好东西,那些采玉人或者我的手下会第一个给我打电话,谈好了直接给现钱,不要了别人才能看。有些时候即使有些人先看了东西,但他钱不够也会找到我,要求我和他合伙购买。我现在一年要外出十几次,主要是到北京、上海等地,给那里的客户送货。

采访中,阿里木告诉我说:玉代表人的品格,我们做玉石生意的人不能玷污玉的这种美德。我的生意能做到几千万元,主要是我不做假、信誉好,许多外地人都愿意和我打交道。

听朋友说,前年有一个扬州人来到和田,花了30万元购买了一密码箱玉石。阿里木看了以后告诉他,这些玉石中有些是假皮子。那个扬州人不信,就去问了几个行家,行家一看认为确实有问题。行家们对他说:“阿里木说是假的就是假的,他从不骗人。”自此,那个扬州人开始佩服阿里木的眼力和为人,他退掉了那箱玉石,花了50万元从阿里木那里购买了真玉石。

和田的朋友告诉我:阿里木不仅做生意诚信,信誉好,而且乐善好施。他赚了钱后每年都要给总闸口附近的学校和贫困户解决冬天的煤,解决贫困学生的学费。像他这样有几千万元资产的人,完全可以像有些玉老板那样,去搞房地产等生意,但阿里木仍然住在总闸口一带,并打算在那里盖一个玉石交易市场。当我问到他这些事情时,他反问我:“如果我赚了钱就把资金抽走,不再收购玉石,那总闸口附近靠玉石为生的上万人怎么办?”

2004年,和田地区的总人口是177万多人,其中维吾尔族就有171万,占总人口的96%以上,汉族人口只有5万多人,仅占3%多一些。在这个以维吾尔族为主体的地方,一个汉族人要想从事玉石生意,除了具备广泛的人际关系和雄厚的资金外,还要懂维语。在和田汉族玉石商户(有一半是外地人)主要以开玉器经销商店为主,直接从事玉石大宗买卖的很少。而和田市工艺美术玉雕厂的刁文奎厂长就是从这些人中杀出的一匹“黑马”。据说他收藏的和田玉目前在新疆排前5名,已拥有了4000多万元的资产。

老刁是四川人,由于在老家时家庭成份不好没上成高中,15岁时他就独自一人来到了和田,投奔了在和田的姐姐。他来和田后先后当过农民、厨师、教师等,并学会了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后来到和田县法院搞企业。1988年,他在法院工作时,因为一起经济案件请教了专家,了解认识了和田玉,而后走上了玉石经营之路。

他作为一个懂玉石雕刻的商人,由于经常切割和雕刻玉石,和一般的玉石大户们相比,他购买玉石时更多的考虑是能做什么东西,亏损也就相对少一些。我以为他经常切割玉石,也许和其他玉石大户相比,看玉石的眼力会更高一筹,不会走眼。但他却告诉我说:“古人有一句话:神仙难断寸玉。在和田玉的交易中,更多是凭借人的胆识和眼力,有时带的是‘赌玉’的性质。”他给我讲述了发生在他身上的几个故事。

1997年,他花了4万元购买了一块6公斤的仔料。这块玉石表面很光滑,而且带皮子,但一刀切下去,只有表皮3公分是玉,里面全是白花,没有任何雕刻利用价值。

1999年,他在玉石大巴扎花了不到50元,购买了一块表皮只露出一点点玉质、重1.5公斤的玉(石包玉),切开以后,里面全是玉。这块玉他花了1万元的雕刻加工费,卖了30万元。

2000年,他在市场看到一块重2公斤的黑皮籽玉,很难看,放了几个月都没人买。最后他用1200元购买了下来,仅花了5000元加工费,2003年就以36万元卖给了别人。后来这个人将这块玉拿到上海卖了120万元。

2006年,他在洛浦县玉石市场看到一块3公斤重的红皮籽玉,由于是假皮子,许多人都不看好。他用1700元购买了下来,目前存放在乌鲁木齐,最少值15万元。

他最后说:现在做假皮子的技术太高了,像我有时也会走眼。今年,我购买了一块2公斤重的和田玉,带红皮子,花了4万元,最后切开一看,只是一块卡瓦石。有些是二次作皮子,有些时候,你根本鉴别不出来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据说和田一个学校的化学老师,研究出利用碘化物做假皮子,做出来的东西让一些行家都走眼,当然,具体的方法是秘不传人的。

采玉大户亚力坤

亚力坤是一个35岁的维吾尔族玉石商人。认识他先是从他的一块重75公斤的和田白玉开始的。那天,他的手下从汽车上抬进来一块用地毯包裹的和田玉和2个密码箱,打开后我们大饱眼福。他说,这块玉是去年购买的,目前开价500万元。我的朋友周顺新给他开玩笑说:“如果用满满一箱子100元面值的人民币,换你这一箱仔玉,你换不换?”他连连摇头,说:“我这一箱子共有80多块手把件,最低的2万元,贵的有8万元。你一箱子才有多少钱。”经过交谈,我了解了他的一些事情。

他是一个从不自满的人,以前在洛浦县种子站工作。看到许多人在河坝里采玉赚了钱,他也加入到了这个行列。他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早晨到玉龙喀什河去,晚上回来时能采到半袋籽玉。当时我们只要羊脂玉和碧玉,那时一块白玉20块钱都没有人要。说到那时和田玉的情况,他连连摇头说,真没想到这个东西现在这么值钱。

从采了第一块玉赚了十几块钱起,他再采玉再出售,到有了钱购买别人的石头,再赚钱,他完成了自己的原始资本积累。同任何生意一样,有大的投入才有大的产出。他有了更多的钱,就可以买到更多的玉石、更贵的玉石,赚取更大的利润。几年前,他凭借自己的精明和胆识,从同伴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和田玉石行业中的一个大户。

目前,他做玉石生意主要还是以自己采挖为主。2005年最高峰时,他雇的采玉农民就有100多人,拥有30多台机械,在玉龙喀什河河道和古代河床上承包了几十亩地。仅这个月(2006年4月)他花出去的人员工资和柴油钱就近10万元,而且还没有挖出好东西。

采访中别人告诉我:亚力坤的东西没有假货,如果别人发现他的东西有问题,可以退货。有些外地客户拿了他的东西,钱不够给他打了几十万元的欠条,他不认识汉字,也不让人看一下,就让人家把东西拿走。

亚力坤说:“我做生意靠的是诚信。如果你骗了别人,传出去以后没有人会和你打交道,也影响和田玉的声誉。去年有一个深圳老板买了一块200多万元的玉石,哪里是什么和田玉,只不过是一块不值钱的东凌石,这给我们和田玉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5年11月10日,已超过 1 年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或图片资源、淘宝商品链接失效,请留言反馈,我们会及时处理,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