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

摘 要

  古时,玉就被认为是美好而珍贵的石头,爱玉、宠玉者众。时至今日,盛世藏玉,和田玉价格暴涨。于是,围绕着一块块和田玉石,一幕幕现实版《疯狂的石头》也开始上演。本文为早些年前关于和田玉暴涨的一篇新闻报道,记录了08年以前和田玉暴涨的历史,虽然如今和田玉渐渐回归理性,但当时的历史仍然值得我们去了解、深读。

古时,玉就被认为是美好而珍贵的石头,爱玉、宠玉者众。时至今日,盛世藏玉,和田玉价格暴涨。于是,围绕着一块块和田玉石,一幕幕现实版《疯狂的石头》也开始上演。本文为早些年前关于和田玉暴涨的一篇新闻报道,记录了08年以前和田玉暴涨的历史,虽然如今和田玉渐渐回归理性,但当时的历史仍然值得我们去了解、深读。

也许谁也没有想到,从和田地区洛浦县玉龙喀什河边的维族小伙,到4000公里之外的浙商富豪,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语言、不同阶层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人的命运,会和一块小小的石头紧紧相连。而更没人想到的是,20世纪70年代末期,80元每公斤都少人问津的上好和田羊脂子玉,到2007年,会涨到近百万每公斤。

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

哪怕是和黄金价格挂钩,最近30年和田玉的价格也至少暴涨数百倍,真可谓“黄金有价玉无价”。和田玉这波价格上涨肇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恰好和改革开放同步。“乱世藏金,盛世藏玉”,所有的和田玉收藏者都认为,正是改革开放的盛世,给和田玉带来了这波好行情。

“君子比德于玉”、“婷婷玉立”、“冰清玉洁”,在汉语词汇中,玉是一个十分常见的字眼,她始终代表着高雅、美丽和纯洁。这个优美典雅的词语背后,却正演绎着一幕幕关于暴富、疯狂乃至欺诈的财富大戏。

“股票算什么?”

黄守民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随父亲从宁夏迁移至乌鲁木齐。20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涉足和田玉。他说,“像刚才我收的那种玉,在20世纪80年代初,对玉雕厂来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价格可能是每公斤10至20元,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这种玉石价格也就几百元每公斤,但到2004年,这种质量的白玉价格每公斤也要2万,现在则可能要达到5万-6万。”

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

黄守民的大侄子李建发1997年就开始炒股,在股市追涨杀跌了5年后,在2002年退出股市,资产也缩水了50%。当年他就随黄守民到新疆捣鼓和田玉,由于买卖都有黄守民的指点,再加上运气好,收到了几块珍品,5年间资产已增值近百倍。当谈起这波牛市时,李建发十分鄙夷地说,“这年头股票算什么?捣鼓起和田玉后,再也不想做其他生意了。”

在新疆和田玉界,几乎无人不知马学武。这位1957年生的回族汉子,是新疆和田玉界知名度很高的人物,除了他是中国玉雕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副会长外,马学武也是十分成功的和田玉商人。他在1997年创办的新疆白玉城,是中国最早的和田玉专业市场之一。

马学武1971年就开始玉雕学艺生涯,他见证了这轮和田玉价格暴涨的全过程。马学武说,“20世纪70年代,好的和田子玉包括羊脂玉,价格就是几十块钱每公斤,如果料不到1公斤,还没人要,因为那时候只做大件,把件挂件不流行”。根据马学武的回忆,当年他在和田,曾以每公斤5元、10元的价格买统料,每年都收500公斤以上。“有时候甚至可以用一个囊饼换一块玉,我们玉雕厂那时候每年扔掉的边角料就有很多,到现在都是宝贝呀。”

张宝喜是甘肃人,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在乌鲁木齐等地做和田玉生意,他说,“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和田玉的价格开始上涨了,特别是好料,档次和其他料拉开了,我记得当时每公斤羊脂玉的价格也要好几千块钱每公斤了。”

但哪怕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和田玉市场仍然谈不上火爆,进入21世纪后,和田玉的涨势更加惊人。

和田玉惊人赚钱效应

在张宝喜经营和田玉20多年里,最大的感慨是好玉难收。但是他也曾抓住过一次极好的机会。2003年,他从一个和田人那里收到一块15公斤的带皮白玉籽料,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8万元成交。到了2004年,有内行人开价100多万。但张宝喜并不急于出手,3年多时间里,他再也没给第二个人看过这块玉石。张宝喜估计,现在这料拿到北京的话,叫价可以到1000万元。

玉龙喀什河两岸的挖玉人之所以驱之不去,利益无疑是其中最大的原因。

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

玉龙喀什河附近的乡村集市,和田玉是最为重要的商品之一。被维族朋友称为玉石巴扎的玉石交易集市,交易者或摆摊、或游走,报价喊价往往浮夸。维族青年艾力曾为记者带路,他说,“像这种巴扎上交易的和田玉也未必全是真货,很多好东西,是不会拿到这种地方卖的。”

和田玉的主产地和田地区,最为神奇的一点就是,这里几乎每个人都与和田玉有关。连10来岁的小孩都会窜出人群,拿出几颗玉石,和路人讨价还价起来。根据当地人的估计,在和田地区,把和田玉作为重要收入来源的人至少有几十万人,除了挖玉人之外,还包括玉石商人、制玉人等等。

除了和田之外,新疆乌鲁木齐和喀什也是和田玉重镇。在新疆做和田玉生意已有20年历史的张宝喜说,“乌鲁木齐的玉石铺子有5000多家,整个乌鲁木齐做和田玉生意的人超过10万。”马学武认为这个数字应该属实。

上海著名海派玉石鉴赏家、收藏家孙敏身边也有和田玉买卖获取巨利的真实故事。1997年,一位章姓玉石老板用40万元的价格收得一块120公斤重的玉石。后来以120万元的价格转手卖给一位赵姓玉石商人。赵老板拿着这块玉料找到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顾永骏,经大师设计后,后来这块玉石做成了《千里走单骑》的玉雕作品,最后以1000多万的价格卖给北京一巨商。

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

浙江温州一位靠服装起家,后来在义乌小商品城发家的老板,在2002年前后听说和田玉市场很火,就找到了孙敏,求教和田玉收藏和投资的技巧。孙敏告诉他,要多收料,收好料。得到真传后,这位老板开始雇人大肆收料,当时15000万的成本,目前这些料已价值10亿元。

和田地区在乌鲁木齐开店的维族老板阿吉说,“我店铺里的和田玉价值也有上千万。”这位满嘴镶着金牙的玉商,在乌鲁木齐玉商圈内只能算是中上。

张裕生1990年代中期开始搞和田玉收藏时,当时资产只有近百万。但在10多年时间里,他的资产已扩张至少100多倍。因为是半路出家,张裕生的收藏策略和别人极为不同,张裕生每次买玉前,都会找地矿部门作鉴定,通过极为严格的化学和物理分析,确定该玉石的产地、质量和纯度。张裕生说,“尽管我凭眼力看玉石十不离八九,但是为了保证判断准确,我更相信科学。我可输不起,我现在每块玉料都价值50万以上。”

张裕生自认为是玩玉致富的典型,他说,“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和四个朋友资产差不多,都在百万左右,一个朋友后来玩股票、期货,哪怕遇到了现在这轮史无前例的牛市,他现在赚的钱三分之一要弥补前几年的亏损。一个朋友投资商铺,还做点不锈钢生意,目前已至少有两千万资产,另外两个朋友做贸易和实业,一个事业红火,资产到底有多少无法估量,另外一个生意经也很不错,但因为好赌,所以增长不快。我自己可能在这几个人中间资产不是最多,但肯定是做得最惬意、最轻松的。”

和田玉利益分布路线图

在和田玉的利益链中,挖玉人无疑是最艰辛的。数以十万计的玉石开采者,他们往往是要投入很大的生产成本或时间成本后,才能得到一块和田玉。与流通领域和收藏领域的和田玉玩家相比,挖玉人的收入微不足道。玉商、收藏家在和田玉的利益链中获益最多,好的玉雕大师也获利惊人。

尽管和田玉的产业链几乎让所有人都可以获利,但是获利程度肯定很不对称。张裕生认为,因为和田玉增值速度很快,玉商、收藏家在和田玉的利益链中获益最多,好的玉雕大师也获利惊人。

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

如果从新疆和田的挖玉人开始,再到和田玉终端的收藏家或消费者,和田玉流通的常规线路是:挖玉人——现场玉石采购商——和田玉零售商——收藏家或玉石消费者。但是,这条常规线路也常常会有N种变通,比如和田玉在玉商之间倒手数次,比如收藏家将和田玉又出售返回到流通渠道等等。

在和田玉的利益链中,挖玉人无疑是最艰辛的。数以十万计的玉石开采者,他们往往是要投入很大的生产成本或时间成本后,才能得到一块和田玉。

阿布都哈力克在和田市开出租车已多年,但因为经不住和田玉暴利的诱惑,曾和几个朋友合伙挖玉,租了挖掘机一段时间,唯一的收获就是一块价值数百元的小玉石,结果亏损数万元。

玉料常常引发刑事案件。王卫国是陕西人,曾在乌鲁木齐做服装生意,听说和田玉的火爆行情后,赶到新疆,花了几十万买了挖掘机,雇了几个人采玉。陆续挖到了一些小玉,但总价值还不够挖掘机的成本。2006年年底,王卫国冒着严寒、带着手下的人在作业段挖玉,当挖掘机撒下一堆砂石时,王卫国看到一块重约2公斤的玉石也掺杂其中。王卫国一眼就认定这是好货,刚有“时来运转”的念头,手下一个工人就拿起玉石,狂奔而逃。王卫国连追数百米,那工人还是消失在了人群和砂石堆间。王卫国现在说起这件事还有些愤怒,他认为那块玉石很可能值一台挖掘机的钱。

但最早开始机械化作业的挖玉人多数赚得盆满钵满。维族青年伊力亚说,“3、4年前用挖掘机挖玉的人还很少,机械运作效率是普通挖玉人的数百倍,挖玉两年赚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案例比比皆是。”

但是,与流通领域和收藏领域的和田玉玩家相比,挖玉人的收入微不足道。张裕生认为,真正捂得住好料的商家或收藏家才能赚到钱。他说,“只要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拿着一批好料捂着不动,升值几十倍是起码的。哪怕到了2003年才入行,买到好料赚个10多倍的也很正常。”

张裕生尽管收玉10多年,并且积累了价值惊人的和田玉料,但因为为人十分低调,并且收玉往往是委托代理人,所以他在和田玉收藏界毫无知名度。但张裕生认为,这个圈内比他低调的人多得是。

和田玉玩家们常常感慨,某个场合看到一块顶级好料后,就再也看不到了。似乎有一种力量,在不断吸纳顶级的和田玉料。张裕生说,“我可以把这个现象称之为“和田玉黑洞”,许多好料或好的作品,圈子里许多玩家都知道,这些好料也常常出现在拍卖会、展览会、展销会等场合,但突然某一天,这料被人买走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就像黑洞吸纳了物质后无声无息一样。我想,和田玉收藏圈内肯定有不便于或不愿意露面的神秘人士,其掌握的资金估计也十分惊人”。

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

正当社会舆论大肆炒作和田玉价格飙升,书写人们一夜暴富的神话时,不少有识之士却冷静、理性地进行了更深层次的思考。艺术史研究者、中国财经传媒人联盟秘书长、南京大学金陵学院新传媒系主任杨溟提出,“我们的不少媒体在报道中似乎忽略了从财经的角度去思考。除了能给商家和藏家带来暴利外,和田玉发展到今天,完全可以承担起更多的责任,足可以成为国家重要产业资源,它的文化性、稀缺性以及具备的独特投资价值,也足以唤起国家从政府层面的高度重视。和田玉这样兼具艺术品、奢侈品又具有资源稀缺性的投资对象为什么不能打造成钻石那样的产业呢?和田玉是否可以与其古老的玉雕工艺一起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否跳出传统圈子,从国家重要产业角度用全球化战略推动和田玉国际化?”

“中国人的钻石”为何没有成为重要产业

尽管和田玉市场十分火爆,20多年里价格飙升数千倍,但是,和田玉市场仍然鱼龙混杂,甚至欺诈、假冒行为盛行,为什么拥有如此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艺术价值的和田玉未能承担起更重要的责任?

谢辰生是中国文物界的泰斗,曾任中国第一任国家文物局局长郑振铎的业务秘书,主持起草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是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他同意杨溟提出的将和田玉与钻石产业进行比较,他说,“和田玉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相当于现在的钻石,爱玉一直是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心理。”但是,尽管和田玉市场经历了长达20多年的繁荣与火爆,但它目前在宝石界的地位,以及为新疆乃至中国经济作出的贡献,则远远不如钻石。

根据有关数据,钻石行业在世界各地直接或间接雇用了约1000万人。由于管理得当并有相应法律的约束,最大限度开发和利用了其自然资源,钻石产业创造出惊人的奇迹,它是一些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诸如医院和学校等重要社会服务建设的至关重要的收入来源。

钻石贸易每年为非洲贡献超过84亿美元。比如,钻石占博茨瓦纳出口收入的76%,政府收入的45%和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3%。根据统计数据显示,博茨瓦纳,这个只有170多万人口的南非小国,经济发展速度举世瞩目,1966-1999年平均增长率为9%,2005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5000美元,跻身中等收入国家水平。

但是和田玉这样兼具艺术品、奢侈品又具有资源稀缺性的投资对象,除了带来了少数人的暴富外,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甚至连和田玉的出产地和田地区,这个人口和博茨瓦纳接近的少数民族地区,至今仍是新疆乃至中国较贫困的地区之一,2006年,和田地区人均GDP不到500美元。

能否从国家资源战略角度发展和田玉产业

杨溟表示,掠夺性的挖掘、真假莫辨的和田玉、不规范的监管,这一切带来的和田玉神话实在令人惋惜。他说,“站在国家高度,要尽早从资源勘探、保护性开发、市场培育、品牌营销、玉雕工艺大师保护以及法律法规完善等各个方面着手进行规划与治理。”谢辰生也表示,“玉雕工艺,只要是传统工艺,都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果已到濒临失传的状态,那么就需要抢救性保护。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这样的非常时期后,包括玉雕工艺在内的传统工艺受到的破坏太大了,许多都失传了。”

张裕生,这位读过MBA的玉石研究者,对此也思考颇深,他说,“实际上,目前的和田玉市场可以说是半自生自灭状态,从勘探、开采领域、加工领域到流通领域,都是如此。以勘探领域为例,从建国后到改革开放初,在地质勘探单位眼里,和田玉矿藏是十分边缘的矿种,不用说煤、铁、石油、有色金属等重要矿藏,可能连石膏、石灰石的地位都不如,到目前为止,和田玉的确切储量、分布仍是众说纷纭。”

杨溟则提出,“国外在对待这一类资源性奢侈品时是采用了钢贸易般手段的。即便有大储量,他也先垄断、再控制开发速度,造成市场的阶段性饥渴,同样赚取高额利润。这种手法,和我们在铁矿石谈判上遭遇的情况一样的,他们都是从产业链出发来做投资。包括美国的石油战略,其实也可看到个中思路。那么,我们的和田玉为什么不能成为一种国家的资源战略呢?为什么连基本的储量都还众说纷纭呢?”

能否用全球化战略推动和田玉的国际化

和田玉属于典型的中国式奢侈品,除了儒家文化圈之外,外国人对和田玉知之甚少。“中国人的钻石”如果只是停留在儒家文化圈范围内,那么其影响力和发展潜力终究有限。

杨溟认为,“用国家重要产业而不只是民间工艺品的眼光看待和田玉,决定了我们是否具备将中国的历史文化优势与经济张力相结合的国家智慧,实际上也是民族复兴中软实力的体现。”

他举例说,中国电影地位的上升与其国际化营销成功密不可分一样,中国艺术品市场和奢侈品市场要被承认必须跳出民族民间工艺品的层面,需要一系列国际化包装、运作与营销,以及法律的保障。国家工艺美术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副会长马进贵的观点是:既然世界艺术品市场能追捧中国国画和中国瓷器,为什么不能追捧和田玉呢?和田玉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决不次于国画或瓷器。和田玉蕴藏的美感和文化底蕴,也决不次于国画或瓷器。

张裕生认为,要让和田玉从中国式奢侈品走向世界性的奢侈品,可以走这样一条路:中国内地——港台——海外华人——儒家文化圈——全世界。也就是说,目前和田玉市场主要是面向中国内地和港台地区的,我们下一步推广的重点应该是海外华人,只要是中国人,都是有爱玉、宠玉心理的,紧接着是东南亚为核心的整个儒家文化圈,他们比较能接受中国式的奢侈品,当日韩、东南亚国家都在追捧和田玉时,距离全世界都关注和田玉,就只有一步之遥了。不过他认为,要把和田玉作为重要产业来培育,光靠地方政府肯定是不够的,特别是和田地区是中国最为贫困的边疆地区之一,财政收入不如东南沿海的富裕村镇,所以,这需要国家这个层面来抓这件事。

2008年的奥运会选用和田玉为奖牌,实际上为和田玉做了最好的国际推介,但这毕竟是无意识的,真正要走上国际化的道路还有漫长的过程。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1   博主  1

  1. 夏日博客 4

    这种好像是可以切开的哪种麽,以前听说别人炒玉,一夜就能开宝马。。

    • 玉满斋-明月登楼

      @夏日博客 你说的是“原石”,也叫“赌石”,在翡翠行里比较多见!有一句话说的很好,把翡翠赌石说的很生动:“一刀穷、一刀富,一刀回到解放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