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不说的人玉缘(上)

摘 要

不过它在历史上的正式名字就只是深衣,远没有被提到汉民族标志这么神圣的地位。等到五胡时代来临,穿起来下不得田也骑不得马的深衣,就自自然然地被短打扮的裤褶赶下了历史舞台。深衣用一圈一寸半宽的与衣体不同颜色的布镶在它的边上,这圈布称作纯或缘,这就是缘最早的本意,边缘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

一个人毫无征兆地毫无理由地与另一个人相遇、相知,无论后面演绎出来的是唯美的爱情,还是肝胆相照的友情,中国人都习惯把这种毫无征兆和毫无理由叫做“缘分”。化蝶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是一种缘分,摔琴的俞伯牙和钟子期也是一种缘分。

缘之本意

一个人莫名其妙地见到一件东西就心有所感、不能自已,必欲得之而后快,这种莫名其妙也被我们叫做缘分。缘分之玄妙是中华文化又一标注。殊不知,“缘分”本非本土货,实在是件舶来品而融入了我们的文化,成了经常拨动一下我们心弦的那个东西,成了我们文化中最温情与最包容的元素。 Ý清青白玉“携琴访友图”玉山子 “缘”在我们的文化里本没有那层如纱如雾的玄妙感。《说文解字》:“缘,衣纯也”。《礼·深衣》:“纯袂、缘、纯边,广各寸半”。先说深衣,深衣是从周代开始一直到两汉的标准服装,为诸侯﹑大夫等阶层的家居便服,也是庶人百姓的礼服。《孔氏正义》曰:“所以称深衣者,以余服则上衣下裳不相连,此深衣衣裳相连,被体深邃,故谓之深衣。”说白了,深衣就是一个连体大袍直垂至脚面,将身体全部包裹住,然后左领压右领,最后领露于右肋称为右衽,腰间一大带分出上下身。想象出来了吗?没错!它在当下有个炙手可热的名字——汉服。不过它在历史上的正式名字就只是深衣,远没有被提到汉民族标志这么神圣的地位。等到五胡时代来临,穿起来下不得田也骑不得马的深衣,就自自然然地被短打扮的裤褶赶下了历史舞台。深衣用一圈一寸半宽的与衣体不同颜色的布镶在它的边上,这圈布称作纯或缘,这就是缘最早的本意,边缘这个词就是这么来的。因为缘都是丝织物,丝线通常用来系连物品,于是这个字后来又被引申出连接、连络之隐意,这就给后来变身为缘分埋下了伏笔。

不能不说的人玉缘(上)

长沙马王堆出土素纱单衣

这应该是我们能见到的最早的标准深衣了,那几圈黑色的宽边就是“纯”“缘”

华夏佛缘

东汉有一位皇帝叫做汉明帝,他是光武帝刘秀的儿子,还算是个有作为、有思想的帝王。有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高大的金人,头顶上放射白光,降临在宫殿的中央。明帝正要开口问,那金人又呼的一声腾起凌空,一直向西方飞去。梦醒后,汉明帝百思不得其解。第二天朝会时,他向群臣详述梦中所见,大多数人都不知其由。后来,他有个博学的大臣(傅毅)说那可能是西域的佛陀。明帝听说西域有神,其名曰佛陀,于是派使者赴天竺求得其书及沙门,并于洛阳建立中国第一座佛教庙宇——白马寺。这就是著名的夜梦金人的故事,也是中国佛学的起点。其实佛学东来最早在什么时候并不是定案,《三国志》裴注引鱼豢《魏略·西戎传》的记载,说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大月氏使者伊存口授博士弟子景卢以佛经的材料,这就比明帝的求法早了66年,但这个记载因为没有什么故事性,远没有夜梦金人那么深入人心、流传广布。 那时,大乘刚刚在印度兴起不久,中国佛学的起点就是小乘与大乘并行。最早的一批佛教经籍分别由汉桓帝时候的安世高和支娄迦谶译成汉文,这两个人都来自西域,一个是安息的王子,一个是大月氏人。安世高译的是小乘的佛经,支娄迦谶译的是大乘的佛经并且着重于“般若”学说。般若是现在大家最熟悉的佛教名词之一了,哪怕只是细读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里面乌巢禅师传给唐僧一部《心经》,这部《心经》的全称就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凡是爱看古装神魔剧的还知道有一部经书是鬼见鬼怕、妖见妖愁的,就是《金刚经》。《金刚经》的全称是《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般若是智慧的意思,波罗蜜多是到彼岸,般若波罗蜜多就是通过智慧达到涅槃之彼岸,简称般若。在佛学中,就属这个思想有一丝丝的中国味道,因此最后汉地佛学的主干就是般若,我们要说的缘从衣服镶边向缘分的转化也附身在般若之上。

不能不说的人玉缘(上)

唐咸通九年刻《金刚经》卷首

佛学进入中国不久,适逢魏晋南北朝的大激荡时代,是其不幸,也是其大幸:不幸,乱世强者为王,思想者不得不依靠王者传法,就得屈身改辙地去迎合一个又一个的强者;大幸,若不大乱,儒学地位无可撼动,没有佛、道生存空间。东汉儒学著于私门,大乱打破了格局,世族流离、经学失据,就给了佛教和道教上位的机会,三家互相融合最终形成了后一千多年中国的意识形态结构。

魏晋南北朝可称中国思想史上第二个伟大的时代,是一场延宕四百年的舞台大戏。东汉学术讲究“家学”,儒家经典的研究和传承分别存留于各高门大姓中。南北分裂后,这些高门一部分南渡,一部分留在北方,这就使儒家分成了北南两个支流:留在北方的儒学坚守了汉儒的传统,特别是推崇经纬和义疏之学;南下的儒学以《周易》为宗加上《老子》和《庄子》,形成了风靡二百年的“玄学”。

不能不说的人玉缘(上)

麦积山石窟菩萨与比丘塑像

此时的佛教、道教二家,佛教还处于刚进入中国的水土不服期,道教则处于黄巾起义失败后的低迷蛰伏期,此二家都需要在乱世思想分裂的环境下找到崛起的机会,因此他们都需要向王权和主流意识形态靠拢,释道安就很直白地说“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不过,此时的佛教、道教面前都有两道坎难以逾越。

  • 一、从与王者的关系来说,佛教的印度传统是“沙门不礼王者”;道教更麻烦,它因为黄巾起义的“前科”被视为贼教,是专给王者捣乱的。
  • 二、从思想体系说,佛教的理论颇不服中国水土,而道教当时只以五千字的《老子》为宗也显得很是寡淡。

佛教、道教两家必须进行改造才能生产出符合当时市场需求的“产品”。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5   其中:访客  3   博主  2

  1. 阿里书籍 0

    大师级别的鉴别哦

  2. 28兼职网 1

    感谢分享哦。

  3. 懿古今 2

    博主对玉的了解已经达到专家级了,涉及到的东西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