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玉包围的天子:天子和皇帝

摘 要

中国历史的准确纪年起始于公元前841年,就是有名的“共和元年”。西周共和时期是指周厉王逃离镐京后至周宣王登位前的一个时期,即约前841年至前828年。

公元前1046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这一年周武王在牧野打败了商朝的军队,迫使帝辛也就是纣王带着自己所有的玉器自焚而亡,商朝灭亡,周朝建立,是为“牧野之战”。这一年的重要,首先,因为它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而不仅仅是一个新的朝代,这个新时代就是“王权”由萌芽时代进入了固化的时代。其次,这一年的重要还因为1046这个数字得来的成本太高,来头太大。

一、周人始祖

中国历史的准确纪年起始于公元前841年,就是有名的“共和元年”。西周共和时期是指周厉王逃离镐京后至周宣王登位前的一个时期,即约前841年至前828年。周厉王胡暴虐侈傲,宠信虢公长父、荣夷公等佞臣。大夫芮良夫曾加劝谏,指出荣夷公好“专利”(霸占土地山川的产物),会酿成大难,厉王不听,终以荣夷公为卿士,执政用事。芮良夫又告诫执政诸臣,不可“专利作威”,否则国人将“为王之患”,也未得结果。国人对厉王不满,“谤王”,厉王大怒,命卫国之巫监视国人,有“谤”者杀,致使诸侯怨恨不朝,国人不敢谈论政事。大臣召穆公虎进谏,指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厉王仍不听。经过三年,国人愤而起义,攻袭厉王,厉王逃奔到彘。太子静藏在召穆公家,被国人包围,召穆公以自己之子代替,太子才得免难。厉王出奔后,由大臣召穆公、周定公同行政,号为共和。共和十四年,厉王死于彘,周、召二公共立太子静,是为周宣王,共和乃告结束。共和元年(前841年),为中国古史有确切纪年之始。

在北京世纪坛有一条大道,上面用西元的年份对应中国历史纪年,逐年地标注着中国历史的每一时刻,而它的起点就是“公元前841年——西周共和元年”。在此之前的年代因为没有确切纪年无法换算为西元,所以我们无法准确知道在此之前的某件事到底发生在哪年。比如著名的“牧野之战”,史书记载是发生在武王十二年,可问题是没人知道武王十二年是哪一年,因为武王元年是哪一年就无从知晓。这个问题直到规模宏大的国家级工程《夏商周断代工程》才得到解决,最终将其定为公元前1046年,这一年正式成为周朝的起点。

被玉包围的天子:天子和皇帝

利簋

于西周武王时期铸造,1976年3月陕西省临潼县零口镇南罗村出土。该器最有价值的是腹内底部铸的铭文,4行32字铭文,铭文很简略:“珷征商,唯甲子朝,岁鼎克,昏夙有商。辛未,王在闌师,赐右史利金,用作施公宝尊彝。”该铭文记载了周武王伐纣的史实,也有人称其为“武王征商簋”。它是目前确知的最早的西周青铜器,也是有关牧野之战的唯一文物遗存

周是来自于中原以西的民族,它与商族截然不同,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农耕民族。从周朝开始,史书的记载开始像真的历史了,而不再和夏、商那样,历史看着如同神话。当然,我们总结出来的那两个毛病是必然存在的,在史书里周还是黄帝的苗裔,始祖的出生也依然伴随神迹。《史记·周本纪》记载:“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适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原来,夏、商、周的祖先都是堂兄弟,商祖契与周祖弃还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这两个兄弟都很神奇,一个是母亲吞食了玄鸟之卵就生了出来,一个是母亲踩到了巨人脚印就生了出来。我们简直看不出在这两个孩子的生命里,他们的父亲帝喾做了什么贡献。不过弃没有他的兄弟契幸运,他被视为不祥之人而多次遭到遗弃,可总是有各种神迹保护他无恙,于是他才被重视起来,才得以长大。

这位弃是一个农业天才,《周本纪》里说他“弃为儿时,屹如巨人之志。其游戏,好种树麻、菽,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相地之宜,宜谷者稼穑焉,民皆法则之。帝尧闻之,举弃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曰:‘弃,黎民始饥,尔后稷播时百谷。’封弃于邰,号曰后稷,别姓姬氏”。他还是个孩子时玩的游戏就与众不同,喜欢种菽和麻。“菽”就是豆类,是粮食;“麻”在古中国有两大类普遍种植,一是大麻、一是苎麻,主要用来提取纤维做衣服,但大麻籽也曾经作为粮食被食用过,周人所在的甘肃、陕西一带应该主要种植的是大麻。弃从小就喜欢种豆子和大麻,长大以后成为了中国第一位农学家,因此被帝尧聘用为农师教人民种植粮食,因此他被称为后稷,是后世尊奉的“农神”。

周族从根上就是一个农耕文明的民族。后稷在他堂兄禹手下当“农业部长”,死后他的儿子不窋继承了他的职位,可惜好景不长,不久“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不窋丢了官,为了不再丢命他只好带领族人逃到了野蛮民族出没的地区。这个地方在哪里呢?《史记》的注说“不窋故城在庆州弘化县南三里”,也就是现在的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

二、从公刘到亶父

在周人的祖先里,一共有三位是划时代的,一位是后稷,一位是公刘,一位是古公亶父。公刘是不窋的孙子,他“虽在戎狄之间,复修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自漆、沮度渭,取材用……公刘卒,子庆节立,国于豳”。公刘虽然身在戎地,但坚持恢复了本族农耕的传统,没有让周人戎族化,并带领族人南下,渡过漆水、沮水、渭水三条河流,最后来到了陕西境内找到了适于农耕的地方豳定居下来,从而奠定了周人繁衍的根基,这个“豳”就是现在陕西彬县一带。公刘之后周人在豳生息了九代,直到古公亶父。

古公亶父是公刘九世孙,《周本纪》记载:“古公亶父复修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薰育戎狄攻之,欲得财物,予之。已复攻,欲得地与民。民皆怒,欲战。古公……不忍为。乃与私属遂去豳,度漆、沮,止于岐下。豳人举国扶老携弱,尽复归古公于岐下。及他旁国闻古公仁,亦多归之。于是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在古公亶父的事迹里,已经有了后来周朝立身的几大要素:一是明确提出了“君”的概念,这就已经把一族首领的地位从族长提升到了“王”的级别,有了君臣之分;二是人民追随和其他氏族归附古公亶父的原因是“仁”,这已经是周以“礼”立国并最终产生儒学的前奏;三是古公亶父最后止于岐下,这个岐就是“凤鸣岐山”的那个岐;四是古公“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开始建城盖房,原始氏族时代过去了,周人开始以一个国家的形态存在于世。

被玉包围的天子:天子和皇帝

周原遗址分布图

被玉包围的天子:天子和皇帝

周原遗址凤雏甲组建筑基地平面图

三、天子来了

武王克商之后开始分封诸侯,中国历史书上所说的“诸侯”从此时起含义有了质的变化。在史书中,从三皇五帝到夏、商,都一再地提及“诸侯”:黄帝的崛起是因为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凌,黄帝几经征伐,诸侯咸来宾从;尧、舜、禹禅让天下,无不是诸侯争相朝觐拥戴;启得诸侯拥戴而立夏朝;成汤率诸侯伐桀而有殷商。这些“诸侯”我们既看不到他们的封号,也看不到他们的封地,更看不到他们的名字,究其实他们不过是部落联盟里的各小部落首领。国家的形态尚未完全形成,成体系的政治制度也未建立,所以,“诸侯”二字大概是史家把后来的政治名词类比到了上古时期的部落首领身上。到了西周的分封就不一样了,完全是一种正式的国家形态下的政治体系构建,诸侯分为公、侯、伯、子、男五等,周初分封共七十一国,其中与周王同姓的姬姓有四十国,兄弟之国有十五国。

有封地,有封号,有爵位级别,在一个大国家下存在着一大批小国家,各个小国家有自己的政府、军队和经济,中国进入封建时期。封建者,分封建制。能建自己的制度体系和政权体系是关键,而给予了诸侯封建地位和作为诸侯国共主的周王,此时有了一个更为高贵的称呼——天子。

正是因为周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国家了,有了体系化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它所分封的诸侯才比上古那些所谓的“诸侯”高贵和正式得多。也因此,周王自然也就不满足于还跟以前的夏王、商王们的职称一样,无论如何也要比他们听起来更高级一些才好。于是,在“王”这个正式的职称之外,周王又有了一个非正式的但却是最常用的称呼“天子”。这个称呼可以说是王权发展史上的一个分隔符,以它为标志,王权彻底切断了远古部落联盟盟主的余脉,向着后来那个唯我独尊的地位大踏步地前进,那个至尊的称呼是“皇帝”。

中国的封建时代其实只有短短的八百年,也就是西周与东周,这八百年的封建,在“天子”这个盖子的掩护之下,王悄悄地走在向皇帝转化的路上。东周历经春秋、战国两个乱世,诸侯国从大大小小近百个变成只有七个——秦、楚、齐、燕、赵、魏、韩,这七个国家已经不再愿意顶着“诸侯”这样一顶小帽子了,于是他们都称了王,七个王加上一个已经气息奄奄的周天子,怎么看都是一个蠢蠢欲动的格局。潮流的涌动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谁都明白七个王里总有一个会升级成天子,这就是两千多年前的天下大势。最终,还是来自西方那周人祖地的王——秦王升级成功,秦国扫平六国统一了天下。在前面我们讲过嬴政君臣议帝号的典故,天子所附着的王权,它的正式职称终于变成了皇帝,它所代表的就是一个王权新时代的来临。始皇帝废分封、立郡县是封建结束的开始,在汉初反复了一下后,以汉武帝的推恩令为标志,中国的封建时代正式结束,随之确立的就是运行两千年直至1911年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中国式政治体系——中央集权。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