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

摘 要

从头到手是说从头部开始全身佩戴、装饰玉器,最远处到达手部;从生到死是说生前全身佩玉,到了死后依然要全身使用葬玉。

贵人当然也分大、中、小,不是所有量级的贵人都能做到浑身是玉,不过就算最小的贵人,也必然是会有一堆玉在身上的。总结说来,贵人用玉可以算是“从头到手、从生到死”。从头到手是说从头部开始全身佩戴、装饰玉器,最远处到达手部;从生到死是说生前全身佩玉,到了死后依然要全身使用葬玉。

一、贵人用玉准则

上面说了中国官制的变化,要知道在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混进贵人的行列都不是件省心的事,规矩太多,规矩后面的门道也太深。这里我们就要先说说贵人们戴玉的规矩,那就还是要先从中国思想体系最核心的地方说起。《礼记·玉藻》:“天子佩白玉而玄组绶,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组绶,大夫佩水苍玉而纯组绶,世子佩瑜玉而綦组绶,士佩瓀玟而缊组绶,孔子佩象环五寸而綦组绶。”这是中国佩玉等级制度的根,后世各朝代的用玉制度基本都参照它而来,它的理论基础还是“礼”。

这个等级规定有两个有趣的地方:一个是它不光是玉,连佩玉的绳子也一并规定好了;另一个是悄无声息地把孔老夫子塞了进去,可又显得极不合群。组绶就是用来系玉的丝带,是用多股丝线编成的,这就让它可以进行颜色组合,也就是彩绳。天子佩戴用黑丝带系起的白玉;诸侯佩戴用红丝带系起的山玄玉。郑玄的注里说:
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唐青玉花卉纹带 和田青玉即所谓水仓玉

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

辽青白玉镂空飞天 发淡黑色的和田青白玉即所谓山玄玉

“山玄、水苍,如山之玄、如水之苍”。看起来山玄玉就是淡黑色的玉。纯是黑色发赤黄,水苍玉就是深青色的玉,那么大夫佩戴的就用黑中带赤黄色组绶系起的深青色玉。瑜玉有两种解读。一种是说瑜玉就是红色的玉,那么它很可能是玛瑙;一种是孔颖达的疏,说瑜玉就是美好的玉。从上面各个级别佩玉都讲究颜色看,我们还是相信第一种说法吧。綦是苍青色之意,那就是世子佩戴用苍青色丝带系起的红玉。瓀玟乃石次玉者,也就是今天考古学所说的“假玉”们,就是松石、水晶、玉髓之类。士比之真正的贵族要差一级,所以只能佩戴用黄色丝带系起的“假玉”。
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
唐水晶八瓣花式盏

当我们把这个佩玉的规则序列展开之后发现了如下一些非常重要的文化信息。

  • (1)为什么要把玉和系玉的丝带配成套来规定?我们知道一个名词叫作“礼乐制度”,礼崩则乐坏。礼代表规矩和秩序,乐是它外在的艺术形式用以教化人心。佩玉既然是按照“礼”来安排,是“礼”的表现,那么当然还要有一个东西来代表“乐”与之配套。它就是同样具有一定艺术观感的彩色丝带。因此玉和丝带的同时被规定,对应着“礼乐”体系。
  • (2)天子白玉系黑丝带,黑、白分明,这是阴、阳之喻,是中国最核心的思想,阴阳和谐则万物自清。要知道天子最重要的一个职能就是和谐阴阳,所以古代皇帝祭天时总要自称“统领山河、协理阴阳”。
  • (3)诸侯是淡黑色玉配红丝带,世子是红玉配苍青色丝带,正好相反、相对应的两套颜色!原来这是一对父子的装束,这又是一组阴、阳关系。
  • (4)分配给士的是“假玉”,因为士的地位称不上真正的贵族,玉以明礼,所以按照秩序就给他安排了“假玉”。但同时分配给他的丝带却是五方颜色中地位最高、居于中心的黄色,玉和丝带的这一卑一尊无疑又是一组取得了和谐的阴、阳关系。

所以,在这套指导了中国历代用玉制度的原则背后,就是中国哲学最核心的东西——“礼”和阴、阳。也就是儒和易,以易为本、以儒为用就是中国历史两千年的动能来源。

孔夫子也被塞进这个体系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人家都是规定的级别或职位,只有他老人家是个有名有姓的人。可见这个系统一定是在西汉董仲舒以后才确定的。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这又是《礼记》为汉儒伪托之作的一个证据。其实按照孔子作过鲁国大司寇的身份,他应该属于大夫这个层次,理应佩水苍玉而纯组绶。可在这个体系里,至圣先师偏偏别出心裁地戴了个配上苍青色丝带的象牙环,可见后世的硕儒们如此安排,定有他们的私心杂念。这个私心大概就是:他们需要让孔子成为圣人,而不是凡臣;需要孔子具有一种既在世俗功利体系中,又高于这个体系的超然地位。因此孔子既在这个贵人的用玉等级秩序里而又特立独行,他佩戴的是同样很珍贵,但又绝不是玉属的象牙。象牙的颜色是牙白,也就是偏一些色的白,而这个象牙环上系着的丝带是苍青色,就是偏一些色的黑。这是一个巧妙的安排,它和天子一样直接统领了阴、阳和谐,但又稍低天子一点——没有使用天子的正黑与正白。这就暗喻了孔子的地位,应该是比天子略矮一肩而远高于他人的。换句话说就是,天子是在用王权领导着天下,而孔子代表的儒们是用思想领导着天下——事实上从西汉后期直到清朝,中国确实一直在这样一种格局下存在着。

二、用玉制度

现在我们来看看这套原则是如何指导后世用玉的,就拿“尚玉”的唐朝来说吧。因为在中国历史上的大帝国里,汉、唐、清是控制了西域,玉料来源最为充足的。但汉时用玉制度还未臻成熟,清时玉已经进入了世俗化时期,因此以唐为标本最为合适。各朝代的用玉制度一般都包含在服饰制度里面,唐代的服饰制度包括冕服、朝服、公服和常服几大部分,当然皇帝和皇太子的服饰是自成一系的。根据《旧唐书》和《新唐书》里《舆服志》的对比,关于用玉有如下规定。

1.皇帝和皇太子

皇帝与皇太子身上用的玉全部是白玉。他们所着的所有冕与冠上的导和簪都是玉制的,所谓的导就是冕冠上横贯冠体与发髻的那根大发簪。他们身上挂两副白玉佩,腰间系白玉带 的革带。腰间同时还会配一柄玉具剑——在剑柄与剑鞘上镶嵌的玉称之为玉剑饰,饰玉的剑称作玉具剑。一副完整的玉具剑由四个玉饰物组成,它们分别是剑首、剑格、剑璏、剑珌。

玉具剑本来是与青铜剑伴生的,它的形制完全是按照青铜剑的要求而设计:玉剑首是圆的,中间有孔洞,用以安插固定于棍状的青铜剑柄顶端。玉剑璏实际是一个长条形的别子,它固定于剑鞘之上,用以将整个青铜剑竖着别在革带上。也因此,我们看到的汉以前的贵族画像,他们的佩剑都是从肋边竖着露出来,而不是像后世那样横着悬于腰下。这是因为青铜柔脆,无法制成大尺寸兵器。因此,青铜剑远比铁剑短小,竖着别在腰上,使用起来更为方便。玉剑格呈较宽的矩形,因为青铜剑较铁剑宽又短,所以与后世铁剑剑格不同,青铜剑剑格两端几乎与剑刃平齐。玉剑珌是方形或梯形的,这依然因为青铜剑远较铁剑短宽,因此其剑鞘便也显得短而宽,如果尾部如后世铁剑鞘似的成圆弧形便不美观,是以青铜剑鞘尾部采用方形或梯形。玉具剑起源于西周,成型于东周,盛行于战国至两汉,是天子与诸侯贵族标示身份的重要宝物。尤其战国与两汉的玉具剑,极尽巧思与精美,同时体现着威严与华贵的风韵。
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汉代玉具剑

2.品官

(1)头上之冠

唐代大臣还可以按《周礼》之说在大典礼上按品级穿戴相应的冕服,因此冕冠是最高级别的冠,但臣子之冕不可用玉簪、导,需以角为簪、导。

冕冠之下等级最高的是通天冠,按《新唐书》,“五品以上通天冠双玉导、金饰”。武官与卫官着公服时头上戴的叫平巾帻,按《新唐书》,“平巾帻金饰、五品以上兼用玉”。
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
宋·聂崇义《三礼图》所载通天冠

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
河南邓县画像砖墓(南朝)画像砖 牵马武士所戴即为平巾帻

(2)身上之组玉佩

按《旧唐书》,“诸佩,一品佩山玄玉,二品以下、五品以上佩水苍玉”。从这一点看,完全遵照了《礼记·玉藻》的原则,天子佩白玉,一品对应了古诸侯佩山玄玉,二品至五品对应了大夫佩水苍玉。

(3)腰间之带

按《新唐书》起梁带之制“三品以上玉梁宝钿,五品以上金梁宝钿”。这里的梁就是带 ,三品以上可用玉带 ,也就是唐代三品以上方可使用玉带。

(4)常服

按《新唐书》,“亲王及三品、二王后服大科绫、罗,色用紫,饰以玉”。这里的二王指的是北周和隋两代的皇室后裔,也就是唐朝的亲王、宇文氏和杨氏的直系帝裔以及当朝三品以上的官员,常服上的饰物可以使用玉器。

从唐代的制度可以看出,在《礼记》的原则之下,一个有着充足玉料的王朝依然小心谨慎地发放佩玉的许可证,五品是一条线,五品以下就没有佩玉的资格了。那么唐代的五品大概是个什么官呢?按《大唐六典》,京县的县令是正五品上,用我们今天作比较就是北京下属各区的区长,他们是可以佩玉的;而畿县的县令就变成正六品上,也就是相当于今天北京下属各县的县长,他们就已经没有佩玉的资格了。可见,佩玉对于古代的贵人们是一种多么严格的身份界定。

当然,也有一些佩玉朝廷不大管,而给了官员们一定自由空间。比如头上的冠和帽正,手上的指环和扳指。这里的冠同各朝《舆服志》里的通天冠、远游冠、进贤冠等不同,指的不是这些属于正式礼服、朝服一部分的冠,而是属于休闲服装一部分的冠,也就是束发冠。这种冠不大,通常仅仅是能够把发髻扣住就可以了,它很多时候外面还会再套上纱帽(比如明朝都是在束发冠外再套纱帽或方巾的)。可见它就是一件有钱、有地位者的发髻外包装而已,因此朝廷不予干预。朝廷一不干预,它就展现出了极强的艺术性,有各种各样的极具创造性和美学价值的样式出现,它的材质有金、银、玉、犀角各种。玉束发冠是非常多见的,同时发冠上用以贯穿发髻的玉簪子自然也就大行其道。

自从南北朝后期出现幞头这种从头巾演变来的帽子之后,它就一路演变,从软到硬,从拼接型到一体型,最终形成了纱帽,也催生了一种新的玉头饰——帽正。就是传统戏服里乌纱帽前面正中必有的那一块或方或椭圆的玉片。这个东西乌纱帽上用,家居的纱帽上用,文士的方巾上用,最后清朝的日常瓜皮帽上也用,成了最有生命力的男性玉头饰。

玉指环起源极早,良渚文化就已经有出土,它一路走到今天,几千年从未离开首饰行列,可以说是玉饰品里最为长寿的。不过,对于手上的玉饰品来说,玉指环或玉戒指称不上王者,真正如雷贯耳的是玉扳指。扳指的前身叫做,《说文解字》曰“,射也”,说明此器为骑射之具。它是一种护手的工具,戴于勾弦的手指,用以扣住弓弦。
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
安阳妇好墓出土商代晚期玉

同时,在放箭时,也可以防止急速回抽的弓弦擦伤手指。古人亦称为“机”,意义类似于“扳机”,表示扳指的作用相当于扳机。初见于商代,在春秋、战国的时候就十分流行使用扳指了。几千年来,扳指的形制,出现过很多种样式。最为主要的,是坡形扳指和桶形扳指。坡形玉扳指后来慢慢演化成了一种著名的玉器,就是“玉”,俗称“鸡心佩”,它已经从人的手指上转移到了腰间,成为一种极富盛名的玉佩。而桶形扳指则在清朝八旗的手上登峰造极。满族人入关后,大量贵族子弟不再习武,却仍然佩戴扳指。由于炫富的需要,扳指的质地亦由原来的鹿角,发展为犀角、象牙、水晶、玉、瓷、翡翠、碧玺等名贵的原料。旗人佩戴的扳指,以白玉磨制者为最多,扳指也由此成为现在玉器收藏的一大宗。
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江苏吴县出土宋代白玉束发冠

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

清代扳指

三、用玉保卫的魂灵

这些说的都是贵人们活着时佩戴的玉饰物,当他们面对死亡时陪伴他们的依然是玉,这就是古玉中的一大门类——葬玉。葬玉作为一种制度和文化,有它自己的起源和背景,我们将在本书的第四编中详细介绍,这里只简单说一下最为重要,也是最后保护着贵人们,最后能显示他们身份的两种大型葬玉,玉衣和玉覆面。

玉衣是供皇帝和贵族死后穿的葬服,又称玉柙或玉匣,是用许多四角穿有小孔的玉片并以金丝、银丝或铜丝相连而制成的,分别称为金缕玉衣、银缕玉衣和铜缕玉衣。关于玉衣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东周时的“缀玉面幕”和“缀玉衣服”。1954—1955年,在洛阳中州发掘的春秋战国墓葬中,尸体面部有带孔的玉片,按五官的位置排列,尸体上也有玉片,这可能是玉衣的前身。

玉衣至汉代才正式见诸记载:“汉帝送死,皆珠衣玉匣,匣形如铠甲,连以金缕”。在汉代,玉衣是皇帝、诸侯王和高级贵族死后穿的殓服,大致出现在西汉文景时期。但在西汉时尚未形成严格的等级制度,故已发现的西汉诸侯王的玉衣,既有金缕,也有银缕、丝缕。到东汉时则实行了严格的玉衣等级制度,只有帝王才有资格在驾崩时穿金缕玉衣,而诸侯死去时只能穿银缕玉衣,一般的贵族和长公主只能穿铜缕玉衣。三国时期,曹操的儿子曹丕做了魏国的皇帝,他认为使用玉衣是“愚俗所为也”,在公元222年下令废除了以玉衣随葬的制度。至此,从西周初到两汉鼎盛的玉衣随葬制度退出历史。

至尊的重负:贵人用玉广州南越王墓丝缕玉衣

古人曾认为玉可以保证尸体不腐烂,正是缘于这种说法,西周时期,一种特殊的丧葬用玉——玉覆面出现了。它用各种玉料对应人的五官及面部其他特征制成饰片,缀饰于纺织品上,用于殓葬时覆盖在死者面部。当然,这种奢华的丧葬品仅出现于贵族墓葬中。玉覆面在两周盛行一时,玉面罩是由近似人面部五官形式的若干件玉器按人体面部大小形态缝缀在布料上,形式各不相同,有的是专门而作,有的似用其他玉器改作或合并而成,每套中的各件数量不等,各呈扁平形,边角有穿孔供缝缀用,使用时凡有饰纹部分皆朝死者面部。也可以说玉衣实际是将玉覆面所带动的风俗,一步一步搞扩大化而最终达到的顶点,因此,这两种东西可以视为一体,它们是顶级贵人们最后的荣光和玉缘。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1   博主  1

  1. 明月登楼的博客 5

    不错,支持一下!很喜欢这个输入评论的特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