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的遗绪玉圭与玉璋:说璋

摘要

因此,所谓赤璋绝不可能是玛瑙制品,那么就只有一条路可行,就是染色。给玉染色在中国是历史非常悠久的,所以后来才能在古董做假的领域里,把假玉色做得如此神乎其技。在金沙出土的玉璋上已经见到,有的纹饰上饰有朱砂。根据金沙玉璋与西周玉璋的联系,我们大约可以猜测,西周礼南方的赤璋之“赤”极可能是来自于朱砂。玉璋这种和玉圭一样来自于远古的遗绪,到此时不得不染面示人——为了汉儒的新儒学理想。

在古代,如果一户人家生了个大胖小子,出门碰到熟人,人家都会拱起手来给一句真诚的祝贺:“恭喜弄璋”!收到的贺礼帖子上,多半也会写“贺某某弄璋之喜”。这是一个来源古老的习俗,起自三千年前的西周。《诗经·小雅·斯干》:“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生了儿子得让他用小手摸弄一下玉璋,久而久之生儿子就被称为“弄璋”了。为什么一定要让儿子摸弄玉璋呢?因为要让儿子将来成为“君子”,玉德比君子嘛。注意,这个时候还是西周,“君子”还是大人物的代名词,而且家里可以有玉璋放着等儿子出生的,也绝不是普通人家,必是贵族。

一、弄璋

那么为什么是摸弄玉璋而不是其他玉器呢?《说文解字》:“半圭为璋”。圭是何等之物我们刚说完,“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国。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至少是伯以上的诸侯才可以执圭!想来绝大部分贵族都不够执圭的资格。在西周那个严格遵守等级的时代,让初生的儿子弄圭显然是太过僭越,会惹出麻烦,所以就拿半圭的玉璋来代替。说到底,“弄璋”寄托的是对儿子光大门楣的期望。等到“礼崩乐坏”之后,社会重构,君子不再代表等级地位。特别是科举实行以后,理论上任何人家的儿子都有可能成为社会的上层。于是弄璋之礼虽然没有了,弄璋之名却下沉到社会所有阶层,任何人家生了儿子都可以听别人恭维一句“弄璋之喜”了。在这件事上倒是真正实现了各阶层平等,也因此,“璋”大概就是玉礼器里唯一跟平民能扯上关系,最接地气的一个。
22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夏代玉璋

璋号称“半圭”,当然就跟圭渊源极深,或者说它几乎就是玉圭的伴生物,从有玉圭起就有玉璋。但这个半圭之“半”可不是拦腰一斩,事实上玉璋的个头只比玉圭大不会比玉圭小,这个“半”是在玉圭的顶部做文章。因为在汉代以前,大部分玉圭是平头顶或弧形顶的,半圭的意思就是把玉圭的顶部斜着削掉一半。如此说来,玉璋就应当是一个顶部为直角三角形的条状玉器。在吴大澂的《古玉图考》里,“璋”的图示上确实就画的是这么一个东西。
23

24《古玉图考》·璋

不过,在传世玉器和考古发现玉器里,玉璋却是最模糊不清的一种玉礼器。特别是在各种考古报告里,我们会发现考古学家倾向于把所有无所依归的长条形玉器都叫做“璋”。这反而让璋的形象更具疑问,因为我们实在不能想象六器之一,用以礼南方的玉璋是这么一种随随便便的东西。但是璋这种玉器,在考古的发现里确实比玉圭、玉璧都要少,大概只有一个金沙遗址中有大批的玉璋出土,并且形成了灿烂的玉璋文化现象。可以说,金沙文化之于玉璋就如同良渚文化之于玉琮。

二、金沙之璋

金沙文化遗址是位于成都市城西苏坡乡金沙村一处商周时代遗址,是公元前12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长江上游古代文明中心——古蜀王国的都邑。遗址出土了世界上同一时期遗址中最为密集的象牙、数量最为丰富的金器和玉器。它的发现,把成都城市史提前到了3000年前,由此被视为成都城市史的开端。它距离三星堆遗址50公里,该文化所处年代约在公元前1250年至前650年,在公元前1000年时较为繁荣。金沙文化和三星堆文化的文物有相似性,因此通常把它的前期视为三星堆文化的最后一期,代表了古蜀的一次政治中心转移,而它的中后期则相当于商代后期和西周时期。
1三星堆玉璋图

金沙文化出土玉器400余件,有玉琮、玉璧、玉璋、玉戈、玉矛、玉斧、玉凿、玉斤、玉镯、玉环、玉牌形饰、玉挂饰、玉珠及玉料等。出土的玉器十分精美,其中出土的最大一件高约22厘米的十节玉琮,颜色为翡翠绿,其造型风格与良渚文化的完全一致;大量玉璋雕刻细腻,纹饰丰富,有的纹饰上饰有朱砂。从其出土的玉器中我们可以看出以下几件事。

  • 1.六器中的璧、琮、璋都有出土,而最重要的圭反而未见大量出现,这说明了金沙文化确实是流离于中原文化之外的。
  • 2.金沙玉琮与良渚一致,说明金沙文化并非是独立发展的,也在与其他文化进行着交流和融合。
  • 3.金沙的前期文化层还出土了大批石璋,这些石璋制作极为粗糙,与位于中后期文化层的玉璋之精细天壤之别。而金沙的中后期已经相当于商末周初,似乎可以将其制作精良的玉璋视作西周玉璋的一个分支来看待。因此也可以说,审视金沙玉璋几乎就等于看到了周代玉璋的真面目。

玉璋对于玩古玉的人来说是个无可奈何的物件,因为它形无定论。收藏古玉的人玩到最高阶段通常是要看各种考古报告的,在各种有大量玉器出土的考古项目报告中会发现:似乎所有长条状的不能被称为玉圭的玉器都会被专家称为玉璋。就像这三幅图中的玉璋,从逻辑上完全得不出它们顶部形状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答案。最左边这幅图里的就是《古玉图考》中的牙璋,它又确实很像商代的玉刀。或许,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在古代,似圭非圭者即为璋。从这个角度说,跟玉圭比,玉璋确乎不那么高大上,是一种稍显马虎的礼器

25金沙文化玉璋

三、玉璋源流

金沙玉璋的顶部有的似玉圭切去一角呈一面坡,有的似玉圭顶部被挖掉一个三角呈V字形,总结起来共有五种形态:凹弧形、斜弧形、V字形、鱼嘴形、平方形。而底部则明显比圭长出一截并带有装饰性扉棱,按照高古玉器“形必有用”的原则,玉璋的拿法很可能是用手握底而持,这就与玉圭有着明显不同,从敬畏程度来说要比玉圭差一档次了。此时,就到了要考虑玉璋从何而来的时候了。从它与玉圭的关系来看,它也是出自远古兵器无疑。但是什么兵器呢?难道跟玉圭一样也是石斧吗?又显然不是。否则干吗要将石斧最重要的顶部削来削去变成璋呢,要知道石斧的刃在顶部,破坏了顶部就不是斧了。

在《古玉图考》里还有一种璋的图示,它被单列出来,叫做“牙璋”,就是金沙玉璋里斜弧形顶部的那种。如果把这种牙璋横过来,我们几乎马上就可以找到它的源头——是玉刀。在考古发现中也可以找到这种渊源的证据:金沙的刀形玉璋和三星堆遗址的刀形器十分相似,而三星堆的这种刀形器又与二里头出土的七孔玉刀纹饰相近,足见三者之间是有演变关系的。而二里头遗址是夏朝中、晚期的都城,是绝对的中原文化,至此,可以说玉璋应该就是由玉刀发展而来。

26河南偃师二里头出土夏代七孔玉刀

27安阳妇好墓出土商代晚期玉刀

这两个相距几百年的玉刀,几乎揭示了玉刀形制演化与牙璋之间的逻辑关系,这也就解释了它与玉圭虽然皆是远古兵器的后裔,但为何到了玉礼器里,地位却相差甚远:因为玉圭的前身玉斧是王权的象征,而玉璋的前身玉刀却只是个为王权护驾的仪仗器而已。同时,这也说明了玉圭为什么进入六瑞,成为王与诸侯的身份信物,而玉璋在六器之外获得的却是另外一种身份。《周礼·春官·典瑞》:“牙璋,以起军旅,以治兵守”。其注曰:“牙璋,若今之铜虎符”。牙璋是兵符。这就把玉圭和玉璋的来龙去脉解释得节节相扣了:作为兵器的石斧,变成了象征王权的玉斧,又变成了作为王权信物的玉圭;作为兵器的石刀,变成了护卫王权的仪仗玉刀,又变成了同样由王权指挥的代表兵权的兵符——玉璋。

四、赤璋何物

当然,兵符只是玉璋的兼职,它的正差依然是六器之一:“以赤璋礼南方”。《冬官·考工记》一共记录了三种玉璋的尺寸:“大璋中璋九寸,边璋七寸,射四寸,厚寸,黄金勺,青金外,朱中,鼻寸,衡四寸,有缫,天子以巡守;牙璋中璋七寸,射二寸,厚寸,以起军旅,以治兵守”。玉璋礼南方,南方属火,代表的是炎热的夏季,配祭的也是带着两个“火”字的炎帝,自然根据五行原理此璋必须是红色的,就是赤璋。

但这里就出了一个很尴尬的事情,在自然界里就没有红色的玉!除非是使用红玛瑙。确实,从史前文化开始,玛瑙就作为玉的第一备胎使用。从史前文化一直到战、汉时期,组玉佩里都有红玛瑙制作的玉管、玉珠存在,不过还没有发现过用玛瑙制作的大器,更遑论礼器。试想一下,同为六器,其他几种都是用上好的和田玉制作,唯独玉璋用属于“假玉”的玛瑙制作,这不是故意轻视南方的“王气之神”吗。

28金沙文化带朱砂痕的玉璋

因此,所谓赤璋绝不可能是玛瑙制品,那么就只有一条路可行,就是染色。给玉染色在中国是历史非常悠久的,所以后来才能在古董做假的领域里,把假玉色做得如此神乎其技。在金沙出土的玉璋上已经见到,有的纹饰上饰有朱砂。根据金沙玉璋与西周玉璋的联系,我们大约可以猜测,西周礼南方的赤璋之“赤”极可能是来自于朱砂。玉璋这种和玉圭一样来自于远古的遗绪,到此时不得不染面示人——为了汉儒的新儒学理想。



历史文章推荐:

weinxin
玉满斋微店
玉满斋官方认证微店,玉满斋品质保证全部为天然玉器,假一罚十,五年口碑相传!
玉满斋 独山玉 冰种 飘花 平安扣
和田玉鉴定师与和田玉投资培训课程
金明珠珠宝,京东直营,厂商批发!
心欣翡翠-缅甸A货翡翠挂坠/吊坠/手镯/镶嵌工厂价销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用QQ信息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