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摘 要

汉玉之类、之形、之技大体若此。其背后之文化蕴含,以及华夏思想史之大整合时期的风貌亦已毕现,第一帝国之玉可以明矣。

汉武帝的“穷兵黩武”,对于中国玉器史倒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匈奴人的失败和西域的臣服,意味着玉料之王的和田玉,第一次变成了华夏民族自家后院的石头,可以源源不断地供应长安以及洛阳的少府。就如同神枪手都是用无数子弹练出来的,顶级的玉工和顶级的玉器,也都是在充足的玉料供应基础上才能产生。占据中国玉器顶峰的汉玉,首先就是搭乘着大汉的赫赫武功而来,因此它天然地就带着自信与恢宏的气质。面对它们,首先就可以感受到的是汉武、汉昭甚至卫青、霍去病们雄睨天下的气概。

一、汉玉的总体格局

汉朝的军事成就决定了汉玉的质量和气度,而汉朝的思想形态就决定了汉玉的内涵和文化背景。我们可以这样说一句话:就所表现出的思想内涵来看,汉玉作为一个整体是充满了矛盾的。比如说它的工艺风格:一个朝代的玉器,工艺通常应该是统一的风格,或为精细,或为洗练,或为粗犷。清代是典型的精细到极致,明朝是有名的“糙大明”。而汉朝则精细与洗练、粗犷兼容,并且这不同的工艺风格还都在当时达到了极高的水准,各自拥有当时独有的工艺:一个是“游丝毛雕”;一个是“汉八刀”。再比如说玉器的题材:一个朝代的玉器,它会有不同的类型,但其题材表现出来的文化应该是基本相同的。汉玉不是这样,它表现出来的文化多种多样:有表现道家文化的神仙题材,有表现儒家文化的礼器和葬玉体系,还有表现巫术和方术的辟邪玉器。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广州南越王墓出土西汉前期犀牛形玉璜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陕西咸阳渭陵出土西汉玉鹰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西汉前期角形玉杯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东汉飞熊形玉水滴

二、神仙和玉

自古帝王对神仙迷恋和向往的很有那么几位,但都无过于秦始皇。始皇帝在痴迷仙道上先后做了三件垂于史书之事:第一个是“齐人徐市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市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史记·秦始皇本纪》)。这件事最为有名,甚至由此演绎出了日本始祖就是徐市的说法。第二个是“三十二年,始皇之碣石,使燕人卢生求羡门、高誓。刻碣石门……因使韩终、侯公、石生求仙人不死之药”,这个羡门、高誓都是传说中的古仙人。第三个是卢生说始皇以真人,于是始皇曰:“吾慕真人,自谓‘真人’,不称‘朕’。”这是五迷三道到连帝王尊严也不要了。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西汉玉辟邪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东汉玉辟邪

历史上往往秦皇汉武并称,毛泽东主席就把这二位连在一块说“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其实,他们最相近之处除了武功之外,还有对神仙的追仰。第一次看《史记》的人,往往会被《孝武本纪》搞得一头雾水。这本应该是记述刘彻英雄伟业的传记,里面却一点有关他治国理政和打败匈奴的信息都没有。原来,该篇是《史记》中十二本纪的最后一篇,由于司马迁与汉武帝是同时代人,所以该篇原名为《今上本纪》。《史记》成书后,司马迁上呈汉武帝,武帝见《今上本纪》时,“怒而削之”。故而,今天我们看到的《孝武本纪》已非司马迁的原著,而是后人抄录《封禅书》补缀而成。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陕西咸阳渭陵出土西汉玉仙人奔马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河北满城出土西汉中期玉人

那么这一篇《孝武本纪》里主要记了些什么呢?我们吃惊地发现,很多地方都记录了武帝对神仙的向往,与秦始皇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是时上求神君,舍之上林中蹄氏观。”

“是时而李少君亦以祠灶、谷道、却老方见上,上尊之……以少君为神,数百岁人也……于是天子始亲祠灶,而遣方士入海求蓬莱安期生之属,而事化丹沙诸药齐为黄金矣……求蓬莱安期生莫能得,而海上燕齐怪迂之方士多相效,更言神事矣。”

“其后则又作柏梁、铜柱、承露仙人掌之属矣。”

“公孙卿候神河南,见仙人迹缑氏城上,有物若雉,往来城上。天子亲幸缑氏城视迹。”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作为两汉最大牌皇帝的汉武帝,如此的信仰仙道,自然,整个的西汉、东汉皆弥漫着崇仙之气。因此,玉器中的神仙题材便既多且广,具有代表性的题材有:仙人奔马、玉辟邪、玉胜等。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上海博物院藏东汉“长宜子孙”玉胜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河北定州出土东汉玉座屏

 

三、方术与辟邪

汉代在意识形态上经历过两次改变:建国之初选择的是黄老之术。后来,以“七国之乱”为节点开始削藩,武帝“推恩令”彻底结束封建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汉朝从水德变为土德,从尚黑变为尚黄,是为第一变。西汉末,刘向、刘歆父子为王莽操刀改制,定古书、修五德、造符瑞,儒学终成一大体系。汉由土德变成火德,由尚黄变成尚赤,而东汉因之,东汉学术亦由此夤缘分为“明经”与“谶纬”,此第二变。

经此两变,汉朝的思想体系乃固定下来:以儒学为本。可实际上由黄老、符瑞、方术糅杂而来的“谶纬”亦是显学,甚至成为了官方儒学的一部分。连最大牌的硕儒郑玄,也精于历数图纬(即谶纬)之学:据《郑玄别传》记载,郑玄17岁时,有一天正在家读书,忽见刮起了大风,他根据自己掌握的一些方术来推算,预测到某日、某时、某地将要发生火灾。于是,他立即到县府去报告,让政府早做准备。到了某日某时,某地果然发生了火灾。据此,我们说他同时是一个方士也不为过。

方士是秦汉间的一大特别人群,他们或指自称能访仙炼丹以求长生不老的人,或指从事医、卜、星、相类职业的人,是后世道士和术士的前身。他们与儒生既相依附又相争斗,实际上,就与皇帝和贵戚的亲密度来说,他们是远超儒生的。可以形象地说,汉朝的很多皇帝、贵族,在朝堂上明着遵奉的是儒学,可回到宫中、家里,真正信奉的还是方术甚至巫术。他们中最著名的就是汉武帝,同样是在《史记·孝武本纪》中,记载了大量武帝亲近方士的事情。而他这一生因信奉方术,还犯下了最大的一个错误:巫蛊之祸。

晚年的汉武帝,因为怀疑别人以巫术害己,派江充去查,江充指使胡人巫师檀何指称宫中有人用巫蛊,由此构陷太子刘据。刘据被迫起兵诛杀了江充,最后兵败逃亡自杀,是为戾太子。武帝以一老人落得个父子相残、社稷震动,皆因巫蛊盛行而起,巫蛊就属于方术的一类。连尊儒的奠基人刘彻,实际上都是方术的拥趸,更遑论他人。

终汉两朝,方术始终是思想体系的一极,而方术中的辟邪之道,则更是最为深入人心,最为实用。因此,汉代玉器中便有一个大类“辟邪器”,最著名的便是“辟邪三宝”:刚卯、翁仲、司南佩。其中的刚卯双印——刚卯、严卯,甚至在东汉被定为国家制度,凡着朝服,必须佩戴。在朝服之仪中规定了辟邪器,这在历朝历代可称空前绝后,反映了汉代思想体系的双重性。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安徽亳州出土东汉玉刚卯、严卯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汉代玉翁仲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河北定州出土东汉司南佩

四、厚葬与葬玉

但儒学毕竟已经占据了庙堂的正位,皇帝们不管转过身去如何地喜欢方术方士,正面形象是要坚决高举儒学旗帜的。那玉器的主流就一定是在体现儒家的文化:所以,在服饰用玉方面,汉明帝亲定“大佩之制”;在礼器方面,汉代也终于“六器严整”了。这些前面的章节里都曾经详细介绍过,汉代表现儒学思想的玉器系统还有一个,就是葬玉体系。

汉尚厚葬,是以葬玉体系极为庞大,这个尚厚葬来自于儒学对于“孝”的重视。百善孝为先,不孝亲自然难以忠君。所以从汉朝开始,各中央王朝无不标榜以孝治天下,汉代皇帝的谥号俱带一“孝”字是为明证:孝文、孝景、孝武皆然。汉之厚葬几乎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如今考古界最辉煌的考古成就大多为汉墓,几乎每一个够级别的汉墓都可以原地支撑起一座博物馆,足见汉之厚葬规模之大、随葬品之宏博。

汉之葬玉系统更是极为丰富,葬玉是一个大的概念,一个汉代墓葬里出土的玉器应该有两大类:一种是墓主生前使用的玉器,是为陪葬玉器;一种是专门为此次丧葬制造的玉器,它们各自都有专门的用途,是为丧葬玉器。我们这里关注的是第二种丧葬玉器,而丧葬玉器又可细分为两种,一种是葬玉,一种是殓玉。殓玉顾名思义为装殓之玉,故此必在逝者身上,包括著名的玉覆面、九窍塞、玉琀、玉握,以及大名鼎鼎的玉衣。而除此之外的那些则是最狭义的葬玉,主要是大量的饰棺玉器,以玉璧为主。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河北满城出土西汉金缕玉衣(右男左女)

所有殓玉,大到玉衣,小到玉琀,实际都是汉人对于灵魂的认识论的反映。汉人对于死亡与灵魂的看法更多来自于古老的传承,而不是黄老或儒学这些年轻的学说。我们在上一编介绍玉璧时曾顺便介绍了周代人对于死亡和灵魂的看法,汉去周不远,汉人在这方面的认识论明显是承继了周人。汉人依然认为灵魂当上天,因此同周代一样,在棺上使用了大量的饰棺玉璧。而玉衣虽然是一个封闭的匣子,它的顶部却是一枚玉璧,这明显是给灵魂上天留下的通路。而这一点,说明传承于远古宗教的认识,还是融进了一部分新思想的内容:灵魂只从头顶大穴出入明显是道家的东西——我们在后世的道蔵里,甚至是《西游记》《封神榜》这类有大量道家法术描写的小说里,都经常看到泥洹宫这个说法。想必这个新变化是来自于黄老学说。

另外,汉人与周人有了一个明显的区别,就是汉人认为保证灵魂能够上天的,不再是依靠什么摄入精物,而是要保证尸体不腐。玉作为天地精华所在,其作用就变成了死者肉体的保护者。玉衣就是一个大玉壳子来保证尸体不腐的,而那些玉琀、玉握以及九窍塞,就都是护住关键部分以使肉身长存。当然,这一思想不如周人的浪漫,但它所动用的资源却是远超周人的。目前发现的几件玉衣,它所使用的玉料皆不高级,既不是白玉也非和田,甚至还有好多明显是由旧玉改制。可见,即使玉料供应充足的汉朝,真要实现他们的丧葬理想也是极为吃力的。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江苏盱眙出土西汉玉蝉

此为汉代最常见的玉琀,放置于墓主口中,也称“含玉”,是最典型的“汉八刀”技法玉器之一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河南永城出土西汉玉猪

五、汉八刀与游丝毛雕

由玉琀和玉握,我们将要引出的是汉代著名的工艺“汉八刀”,它是中国玉器工艺史上洗练的代表,也是把粗犷的艺术之美推至顶峰之作。“汉八刀”的代表作品为八刀蝉,八刀蝉的形态通常用简洁的直线,抽象地表现其形态特征,其特点是每条线条平直有力,像用刀切出来似的,俗称“汉八刀”。其“八刀”表示用寥寥几刀,即可给玉蝉注入饱满的生命力。也就是说汉八刀是指一种刀法简练的工艺风格,而不是一个工艺专用名称,更不是专指某一玉器。大家都知道,实际上它不是用刀刻出来的,而用铊具制成的。或许是汉代厚葬之风使得玉琀大量生产的原因,汉八刀的琢工极具特色,凡是真的“八刀工”,都是下“刀”既准又狠,起“刀”收“刀”,干净利落。而且多为“斜刀”,即一面浅,一面深。汉八刀工艺品是中国玉器史上的代表之作,具有很高的工艺水平和艺术价值。在中国玉器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汉以后不再觅有此风格的玉器。

第一帝国和它的玉:说汉玉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汉八刀玉琀蝉八件之一

汉代思想上的多样性依然投射到了玉器的工艺风格上,因此,有了至为朴拙的“汉八刀”,与之相对就会有至为精巧的工艺。这个工艺也是汉所独有的,就是“游丝毛雕”。明代高濂《遵生八笺》卷十四的《燕闲清赏笺·论古玉器》:“汉人琢磨,妙在双钩,碾法婉转流动,细入秋毫,更无疏密不均,交接断续,俨若游丝白描,毫无滞迹”。这是古文献中对于“游丝毛雕”最清晰的一个表述和记录。西汉早期玉作中“游丝毛雕”的形态及刻划风格,直接从战国中晚期沿袭而来,至西汉中期“游丝毛雕”始有趋于简约疏朗之风。西汉晚期至东汉之际,汉玉“游丝毛雕”阴刻线有了明显变化,有些玉作精品中的“游丝毛雕”,阴线刻划得极为细浅,肉眼观之时隐时现、若有若无,几乎无以窥其全貌,微痕观察却又条分缕析、流畅自如、精整考究。至此,汉玉精巧而又不失灵性的风韵展示得淋漓尽致。

汉玉之类、之形、之技大体若此。其背后之文化蕴含,以及华夏思想史之大整合时期的风貌亦已毕现,第一帝国之玉可以明矣。



历史文章推荐:

avatar
精品玉器商品展位开售!
心欣翡翠-缅甸A货翡翠挂坠/吊坠/手镯/镶嵌工厂价销售
玉满斋 独山玉 挂件 菩提树下 收藏级精品
本站承接网站建设业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