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帝国和它的玉:从“糙大明”到“乾隆工”

摘要

从清中期以后,玉器进入彻底世俗化、珠宝化的快行道。嘉庆朝以后的民作玉器,已经完全融入到了社会各阶层生活中,玉器彻底结束了它数千年的神坛生活,转而以一种纯商品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这就是:有钱就能得到玉,而玉的制作也愿意迎合大众的口味。玉器带着几千年的底蕴思凡下界,终于成了大众身上的国石。

明、清两代的玉器在古玉行里叫做“大开门儿”,意思就是开门见山的东西,没什么难度。这里的难度指的是,鉴别明、清玉器不需要太多历史知识和文化底蕴,只需要掌握好对老工艺和包浆的认识能力,就八九不离十了。而这些能力在古玉收藏领域属于外缘的皮毛,比较好量化和掌握。所以,刚进入古玉收藏的人都会先从清中、后期开始上手,然后进入到明。

一、明清玉器的格局

明、清玉器之所以能作为古玉行入门的阶段,就是因为,这两个朝代的玉器没有什么文化内涵。玉器的形制和功用,已经基本和我们现代玉器相同,现代人在初接触它们时,不会有太大的神秘感。而这两朝玉器在中国玉器史上,唯一可以拿出来说道说道的,也只有它们的工艺。因此,“糙大明”和“乾隆工”就成了它们各自的代名词。

二、“糙”大明

从明太祖为明朝进行顶层设计开始,第三帝国就注定不会在思想、文化上取得什么成就。除了一位王阳明,为理学系统打了个“心学”的补丁以外,第三帝国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建设性成绩了。

元代让汉族书生的处境,从天上跌到地下,科举一度中断达七十余年。终元之世,考试制度时兴时停。这使众多士人失去进身之阶,社会地位急剧下降,以至出现“十儒九丐”的说法。曾经在两宋高高在上的儒生被翻到了下层,就代表着传统社会阶层结构被颠覆。这才给了最底层农民朱元璋出头的机会,也才让明朝创业团队的那个荒谬结构得以出现。

玉组佩 清宫收藏

但是从明太祖为明朝做的一整套设计看,他在内心深处,实际是忌惮甚至厌恶儒家知识阶层的。所以,他废除了相权,把皇权加重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把整个宗室集团都置于官僚集团之上:连三公和大将军碰到亲王都要让道、叩拜(在此之前的大部分朝代,宗室封王是要礼敬三公的)。他让宗室集团成为整个国家的寄生者和吸血者,过得骄奢淫逸。而帝国官僚的工资条上,却写着羞于见人的数字。他把科举变得极为简单和机械化,让读书人从小只在可控的范围内死读书,从根上杜绝了出现变革性思想的可能性。

在这一系列的设计下,明代的文化阶层,大部分变成了这样一群人:他们思想僵化,甚至已经丧失了真正的思想能力;他们领着微薄的薪水,但大部分却过着甚为富足的生活,因为形成了制度性、系统化的腐败;他们很多都蝇营狗苟,从一进入士绅集团就只想着钻营。《儒林外史》就是照出这些人原形的镜子;他们虽然占据着文化的庙堂,但绝大部分人,实际没有文化情怀和雅致的审美;他们以圣贤书取官位,但很多人寡廉鲜耻,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明朝大部分的时间里,就是以这样一群人为主构成上流社会。

可以想象,在这样一种基调下,以宗室集团和官僚集团为使用者的玉器,怎么会再附着什么思想性和文化内涵。因此,除了玉礼器和组玉佩继续在前代基础上吃老本,还保留着一丝意识形态意味外,其他玉器完全地世俗化了。玉器正式进入珠宝化进程,玉器的一切演变都是为享乐主义服务了。

 

 

明青玉荷花洗

既然明代玉器,已经确定走上彻底世俗化和珠宝化道路,它就应该越来越走向精致化和繁琐化。但事实是,明代玉器在中国玉器工艺史上以“糙大明”著称,这又应该做何解呢?实际上,这个“糙”是一种风貌和气韵,而不是指工艺真的很粗糙,因此这个“糙”和“汉八刀”的意趣有几分相似。说到底,明王朝虽然没有什么思想成就,但在思维体系上却是异常保守的,和唐朝走的是两个极端。因此,明代的审美严守着汉文化的审美标准。虽然体现出来的内部精神,已经不是那种自信和昂扬,但依然崇尚简明和写意。这一点上,明代玉器与明式家具是相通的,都是这种汉文化审美观的有力注脚。

但是,与“汉八刀”不同的是,明的“糙”恰恰是建立在精细工艺基础上的糙,也就是说,它是一种驾驭了工笔之后的写意。我们曾经介绍过的陆子冈,作为中国制玉史上的里程碑,他正是以精致的做工而闻名于世。明朝出现了水凳,让制玉工艺实现了一个飞跃,很多前代真正粗糙的工艺到了明代变得精细。比如玉器的镂雕以及多层透雕,再比如拉丝工艺,在明代得到了革命性的发展,这为清乾隆朝达到制玉工艺顶峰打好了基础。

 

三、病态的艳俗

清朝全面继承了明朝的制度衣钵,从这个基础来说,它就不可能脱出明朝玉器的窠臼。事实上,它在明朝搭出的架子上又往前迈了两步,而这两步基本上给乾隆朝以后的玉器定下了基调,一直到现在。

其一,清朝彻底摒弃了汉文化的传统审美情趣,皈依的是自己带来的少数民族审美观:直接、热闹和排场。

汉文化崇尚的最高美学价值——简约和含蓄,不再是雅致的象征,而成了供在桌子上的牌位。清朝的审美不但是工笔的,而且还是铺满整个空间的重彩工笔,毫无留白,也就毫无意境。所以,清代的各种艺术皆喜繁琐的堆砌,而且是用华丽的效果来堆砌,最后得到一大片充溢视线的色彩和富贵气。这种视觉效果,只能止步于眼眶,几乎无一丝可进入人心里的那块本真。而这种艳俗的审美情趣到乾隆朝达到了顶峰,并体现在所有的艺术品类与生活中。

  • (1)戏剧:雅部(昆曲)本是宫廷和官方文艺活动的法定演出剧种,因此对花部(梆子、秦腔等非昆曲剧种)有着极大的优势。乾隆帝八十圣寿引出的四大徽班进京改变了局面,“合花部诸腔”的京剧诞生。它作为一个集大成的俗文化,终于以花哨的唱腔、通俗的唱词、热闹的音乐和火爆的场面上位。最终挤占了昆曲的位子,成为了官方和宫廷的文艺活动主体。
  • (2)瓷器:不但瓷器最高审美标准,由宋代的青瓷转向了明代的青花,清代又进一步转向更为艳丽的粉彩和五彩。到乾隆朝,终于达到了它以繁缛、艳俗、堆砌为美的顶峰,毫无一丝空隙,满眼皆是华丽元素,堆满了金属光泽的珐琅彩瓷器,成了宫廷珍视的宝物。
  • (3)玉器:亦成重灾区。乾隆皇帝热爱古玉,并像一个考据家一样,亲自考据内府所藏古玉。他号称最爱高古玉器,尤其是战、汉玉器,因此命玉工大量的仿制。可惜,仿出来的徒有其表,战、汉玉器的大巧不工完全被无处不工代替。由此,“乾隆工”享名于世,它在技法层面上,确实达到了中国玉器工艺的顶点,精细度无与伦比。乾隆朝喜欢制作大型的陈设器,其形大都依古,但却并无古意,充斥着珐琅彩一般的炫耀感和艳俗气息。

这些艺术品类风格和审美观的转变与定型,全部在乾隆朝完成,绝不是一种巧合。它代表着中国文化从昂扬、自信走向萎靡、病态的一个临界点。以物可观气运,第三帝国从明太祖的起点,就设计的是造就僵化与苟且的机制,到了清高宗终于达到了它的顶点。同时,这也是第三帝国,以及整个中华帝制时代的回光返照,之后的历史铭之于国人之心。

 

其二,从清中期以后,玉器进入彻底世俗化、珠宝化的快行道。

嘉庆朝以后的民作玉器,已经完全融入到了社会各阶层生活中,玉器彻底结束了它数千年的神坛生活,转而以一种纯商品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这就是:有钱就能得到玉,而玉的制作也愿意迎合大众的口味。玉器带着几千年的底蕴思凡下界,终于成了大众身上的国石。



历史文章推荐:

weinxin
玉满斋公众号
玉满斋官方微信公众号,10多万玉友订阅的玉器知识分享公众号,欢迎您的关注。
和田玉鉴定师与和田玉投资培训课程
金明珠珠宝,京东直营,厂商批发!
玉满斋 独山玉 冰种 飘花 平安扣
心欣翡翠-缅甸A货翡翠挂坠/吊坠/手镯/镶嵌工厂价销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用QQ信息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