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公好龙”式的当代玉文化

摘 要

  2010年3月14日,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的矿物学博士王春云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随口说了一句话:“今天在市场上炙手可热的‘黄龙玉’其实并不是玉,它的准确称谓应该叫做黄蜡石。”谁知,话音刚落,立即遭到网络围攻,有来自赏石界的声音称他的观点为“歪理邪说”。如此反应,令王春云陷入了极度郁闷之中。

2010年3月14日,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的矿物学博士王春云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随口说了一句话:“今天在市场上炙手可热的‘黄龙玉’其实并不是玉,它的准确称谓应该叫做黄蜡石。”谁知,话音刚落,立即遭到网络围攻,有来自赏石界的声音称他的观点为“歪理邪说”。如此反应,令王春云陷入了极度郁闷之中。

“叶公好龙”式的当代玉文化
黄龙玉

“黄龙玉”产自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2004年始,“黄龙玉”引发了一场收藏热潮,并迅速波及大江南北。原本几毛钱1公斤的石料,两年中被爆炒至2万元1公斤,迄今市场温度仍高烧不退。在这样的背景下,王春云简单的一句话遭到攻击就不难理解了——他可能触及到了某些利益关系。

耐人寻味的是,王春云在接受访问时并没有说“黄龙玉”值不值钱,只是说“黄龙玉”命名应该遵守学术规范,以“玉”来命名缺乏依据。而王春云的反驳者最大的不满之处也正来自这里——说“黄龙玉”不是玉,他们无法接受。

到底是不是玉,有那么重要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黄龙玉”如果名正言顺地归入玉的行列当中,那就自然成为中国玉文化的一部分,按照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玉文化特征,卖出怎样的高价都理所应当。但如果被摒弃在玉文化之外,那么,“黄龙玉”就找不到相应的文化归属,在市场上很难有过硬的底气。

“叶公好龙”式的当代玉文化
“桂林鸡血红碧玉”

无独有偶,就在王春云发表“黄龙玉”应为黄蜡石看法的当天,位于北京的新华社院内举行了一场“桂林鸡血红碧玉”研讨会。这又是一种公开向社会发布的新石种,且同样有着令人迷惑不解的称谓——“桂林鸡血红碧玉”到底是什么?是鸡血石?还是碧玉?

在权威地质部门出具的鉴定证书上,“桂林鸡血红碧玉”石材鉴定结果被标明为“碧玉原石”。稍有玉石常识的人都知道,今天我们说的碧玉,是指一种绿色的软玉,如新疆玛纳斯碧玉、俄罗斯碧玉等,怎么忽然又冒出来一种完全不同的“碧玉”来?

面对专业的地质学问题,可能也只有王春云才会哈哈一笑,他的回答居然是:关于碧玉的问题,恐怕全中国都没有人可以说得明白。

的确,碧玉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山海经》中。不过,第一次明确碧玉指绿色软玉是在清末民初。按故宫专家杨伯达的说法,在清前期,当时人们把来自云南腾冲等地一种绿色的玉称为碧玉——此时的碧玉就是指翡翠。这就很有趣了,今天我们说的绿色软玉,在清前期竟然是指“硬玉”。在清代之前,碧玉指什么,对我们而言仍是一个谜团。

既然如此,那今天权威部门鉴定证书上的碧玉名称又是怎么来的呢?答案是,从日本引入的,而日本又是从欧洲引入的。只不过,日本在对欧洲矿物名称进行翻译的时候,参考了中国古代典籍中的命名。比如,有一种矿物,按音译翻译为托帕石,日本翻译为黄玉。这个黄玉,就引用了中国古代典籍中的命名。日本人在研究我们的古代典籍,而我们没有。在引入日本矿物学时,我们只把日本人从中国古代典籍中找到的“黄玉”命名原封不动地拿了回来。

“叶公好龙”式的当代玉文化
托帕石

这就造成了一种混乱,因为古代典籍中的黄玉,确实不是托帕石,而是一种黄色软玉。于是今天的市场上,既有管托帕石叫做黄玉的,也有将黄色的软玉叫做黄玉的,二者所指完全不同。碧玉所遇到的情形与黄玉相似。按照“矿物学命名”的碧玉也源自日本的说法,和我们常说的碧玉截然不同。我们似乎只管引用,也敢公开使用,但却从不探究命名的源流以及是否合适。

作为中国玉文化的主流品种——和田玉命名至今悬而未决。如今只要接触和田玉的消费者都会面临一个共同的麻烦,那就是当他在正规商场里买到一件带权威鉴定证书的和田玉制品后,遇到收藏圈里的玉器行家,行家很有可能会毫不客气地告诉他:你买的并不是和田玉。

难道权威检测部门的鉴定证书都有问题吗?对。因为收藏圈里所说的和田玉,专指新疆和田玉,而权威检测部门所称和田玉包括俄罗斯玉、青海玉、加拿大玉、韩国玉等,也就是说所有以透闪石成分为主的玉石,都被认为是和田玉,这些被称为“和田玉”的玉石与新疆和田玉存在品质上的差异。新疆和田玉,尤其是其中河床中所产“籽料”,质地的细腻温润是其他产地透闪石玉所无法企及的。既然并非产自和田,并存在品质差异,那为什么都会叫和田玉呢?和田玉到底应该是专指,还是泛称?和田玉命名究竟怎样更合理?至今谁也无法回答这些问题。

如果把目光放得更为开阔些,那么就会看到,近两年,一个个新的“玉种”更是粉墨登场,“黄龙玉”、“金香玉”、“鸡血红碧玉”、“大化玛纳斯碧玉”、“泰山玉”……通通都被冠之以“玉”。在每一“玉种”背后,都能看得到业内专家忙碌的身影。但是,这些“玉种”真是玉吗?没有学术界的声音。所有新“玉种”登场全都打着“弘扬中国玉文化”的招牌,所有的专家们也都似乎在为“弘扬中国玉文化”而大声疾呼,可是,玉文化在哪里?连什么是玉都搞不清楚,哪里来的玉文化?

早在1992年,王春云就写了一篇文章,谈玉的命名应遵循怎样的学术规则。他认为,玉的命名在理论上应该是早已经解决了的——什么是玉,什么不是玉,根本算不上多么复杂的问题,老祖先在两千年前就已经说明白了。他说的老祖先即:孔子的“君子比德于玉”,其中提出玉的“十一德”;《管子》提出玉的“九德”;东汉许慎《说文解字》提到玉的“五德”,这些“德”就是以玉的物理属性来比喻人应该具有的德行,换言之,古人已经清楚地讲明了玉的物理属性。什么是玉,什么不是玉,一清二楚。可是,两千年之后,玉变成了说不清楚的东西。真的说不清楚吗?

王春云在1992年也提出了一种解决方案,那就是“二名法”。按照“二名法”的命名原则,一件矿物岩石类商品,要同时用两种名称来标识,一种是工艺名称,在这个名称里可以以大家约定俗成的说法来命名,比如可以叫“黄龙玉”,可以叫“鸡血红碧玉”,但在出现工艺名称的同时,还要附有第二个名称标识,即材料名称,也就是成分——这一商品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然而,二十几年过去了,看起来并没有人希望把问题搞清楚,浑水摸鱼显然好处更多——加上玉文化的装饰效果,一切皆有可能变得金光灿灿、熠熠生辉,谁会跟繁荣景象过意不去?叶公好龙,因为不知道真龙是什么样子,于是宁愿喜欢一个虚幻的龙,请人将龙画在自己屋子的梁柱、门窗上,而不喜欢真相。谁敢对叶公说,雕梁画栋本质可能是一件无聊的事情呢?就像现在,即使有人已经对“叶公们”喊出了真话,换回的不过是徒增自己的郁闷和不快而已。

作者:韩涧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1   博主  1

  1. 高端婚礼定制 2

    对玉不是很懂,只知道好多人说,玉养人,而且得经常戴,这样才会对身体好。不过玉文化确实是中国文化很重要的一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