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玉的误区:玉之稀缺考

摘要

增供给实现起来已经毫无障碍,从此我们说,现在和田玉不再稀缺了。由此,青海玉、俄罗斯玉甚至韩国玉都昂首进入了和田玉的行列,“泛和田”这一崭新的名词也顺理成章地诞生。曾经的“假和田”们被扶正了,商家一片欢呼,行业得以续命,消费者却因此一头雾水。由此,我们甚至可以宣布:和田玉永远不会再稀缺了。因为可以创新一次国标,就可以再创新出N次国标。即使青料、俄料乃至韩料又都枯竭了,只要还能找到新的替代矿源,“和田玉”就不会稀缺。

21世纪最初十几年的中国,什么东西涨价涨得最吓人?答曰:房价!不独然,还有一样东西涨得比房子更为夸张。十年间房价涨幅不过以十倍计,此物涨幅直以数十倍至百倍计,而且据说还要一路看涨。此物即为玉,特别是和田玉。如果你问商家:“为什么涨得这么厉害啊?”我们都能想象出,商家做出个极富表演性的表情,然后给出个标准答案:“稀缺啊!没有啦!还得涨呐!”这话对不对呢?这是个问题。涉及这个问题,要有一定的逻辑思辩能力,要从四个不同角度辩证地看这个事。

一、从历史角度看,玉从来都只是极少一部分人的“奢侈品”。

玉在上古时代只有巫师与首领阶层才能拥有、佩戴。进入有史时代,从商至汉,玉都是贵族和高级别官僚才能使用的。在上一编里,我们详细地介绍了从西周一直到清代的玉器制作与使用管理。从西周开始的“玉府”,演化到汉代的少府,唐代的少府监,玉器的制作与管理始终掌控在朝廷手里,用玉制度也极为严格。礼玉、佩玉、饰玉、葬玉各成体系,各有制度,不可僭越。唐代连五品以下的官员身上都没有资格佩玉,更不要说民间。所以,至少在宋以前,玉是极为稀缺的。这种稀缺不是资源性稀缺,而是制度性稀缺,也就是使用资格指标的稀缺。

从宋朝开始,虽然直到清以前法律还在规定“庶民不得用玉”,但是商品经济的迅猛发展,再加上玉已经走下神坛开始世俗化进程,玉事实上已经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不过,这个“寻常”指的是头顶上没有乌纱帽,在经济上可一点也不能寻常,不是富商和土豪是消费不起玉的。宋、明、清三代,除了京师以外,杭州、苏州、扬州三地,是民间玉作坊的聚集地,也是玉器工艺的巅峰之所,更是玉器买卖的核心区。这三个地方在中国古代经济史上处于一个什么位置不言而喻。

  • (1)扬州:从唐朝开始就是天下繁盛,到了清代更因盐商驻所而富甲天下。
  • (2)苏州和杭州:是江南核心经济区的核心。明、清两代,以苏州为中心的苏(苏州)、松(松江)、常(常州);以杭州为中心的杭(杭州)、嘉(嘉兴)、湖(湖州),总称江南六府。这江南六府支撑着全国的经济,产出天下一半的钱粮。

玉器的制作和买卖根植于这苏、杭、扬三地正说明:只有经济最为发达,富人最为集中的城市,才能承载玉器行业。因此,宋代以后,玉出现了双重的稀缺性,一个是延续唐以前的使用资格的稀缺(毕竟很多玉器形制还是民间绝不能使用的),也就是有钱也不能买;另一个是对经济实力的要求造就的稀缺性,就是没钱买不起。

需要注意的是,即使出现了民间制玉、买玉的风尚,和田玉从明以后,也一直没有出现过纯资源性的稀缺。虽然古代都是在玉河里捞取玉石,也没有因开采过量而造成玉料紧缺。因为,毕竟玉在古代是顶级奢侈品,普通百姓还是消费不了的。近代以来:一方面因为现代机械的应用使开采山料已经不在话下;另一方面我们经历了几十年的“去珠宝”式生活;再加上直到二十年前,社会经济一直也不发达,所以我们从未感受到玉会稀缺,因为大部分人没有需求,直到十几年前,玉的价格也是普通人可以消费一把的。

近十几年,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富裕度的大幅提高,中国人对玉的需求量,超过了过去几千年古人的使用量。准确地说,是古人“限购”留下的家底,被我们用十几年的时间掠夺性地快造光了,连古人无力采用的山料存量都已告急。于是玉又稀缺了,这种稀缺就是真正资源性的稀缺了。请注意,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说的玉都是指的和田玉。

二、现在玉是不是真的稀缺了呢?

这是一个悖论式的问题:应该说玉是不稀缺的,因为中国产玉的地区很多,只不过大家只盯着一个和田玉罢了。这就是当下关于玉的第三个认识误区——“唯和田论”。似乎说玉就是和田玉,其他的玉种要么根本没听说过,要么就是有意识地把它们归入“不值钱”的范畴。这是玉器珠宝化和世俗化之后出现的一种必然,人们心里把玉作为一种保值的商品看待,不再关心它背后的历史和文化。

其实,就玉质而言,岫岩的河磨玉、南阳的独山玉里,都有不逊于和田玉的品种,就是地方的杂玉里,也有佼佼者。但是,在信息碎片化的时代,人们是盲从的,口号式的信息就足以让消费者跟风。这些非和田的优秀玉种,不管在历史上曾经多么辉煌,承载过多么丰厚的文化内涵,都毫无例外地做了“唯和田论”的炮灰。

其实在当今中国,光是几个著名的玉种:南阳玉、岫岩玉、蓝田玉,就连稀缺的边都靠不上,更何况还有很多不为人熟悉的众多的“地方杂玉”存在。不过这些地方杂玉很多并不以本来面目出现,因为攀附名门比“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更为划算。比如河南的西峡玉,相信大部分人都没听说过,因为在俄料没有大批引进的时候,此玉种大部分用来冒充和田玉,并惟妙惟肖。

三、和田玉是否稀缺了呢?

新疆出的和田玉肯定是稀缺了,这个毋庸置疑。古代的稀缺是一种制度性稀缺,它既是用“抑需求”制造出来的,同时古代又在用“抑需求”来压制稀缺与市场的矛盾——这有点像靠搞限购调控房价。但现在的稀缺是一种实打实的资源性稀缺了,而玉早已市场化和世俗化,不可能再有什么“抑需求”这种手段操作的空间。

资源稀缺作为一个大自然无法解决的问题,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人是一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的。这种市场经济采用的手段与“抑需求”恰恰相反,是增供给。不过,似乎在这里出现了一个悖论,明明是资源接近枯竭而造成的稀缺,又怎么可能增供给呢?拿什么来增呢?市场之手的能量是巨大的,它可以在我们的正常思维之外开辟出新的道路,而且出手就是决定性的,釜底抽薪式的:几年前,在政策层面上,创造性地制定了“闪石玉等于和田玉”这一新国标,从而有效地解决了这一问题。

增供给实现起来已经毫无障碍,从此我们说,现在和田玉不再稀缺了。由此,青海玉、俄罗斯玉甚至韩国玉都昂首进入了和田玉的行列,“泛和田”这一崭新的名词也顺理成章地诞生。曾经的“假和田”们被扶正了,商家一片欢呼,行业得以续命,消费者却因此一头雾水。由此,我们甚至可以宣布:和田玉永远不会再稀缺了。因为可以创新一次国标,就可以再创新出N次国标。即使青料、俄料乃至韩料又都枯竭了,只要还能找到新的替代矿源,“和田玉”就不会稀缺。

四、最后一个命题:古玉是否稀缺呢?

答案是肯定稀缺,而且这是任何人想任何方法都无可改变的事实。因为它的稀缺性是由时间赋予的。任何现实中的权势,面对着时间都是苍白和无力的,都是无法与之抗衡的。如上面所表述的,历史上任何朝代的玉都处于制度性的稀缺状态,现在它们都成为了古玉。是以,古玉在它所处的时代本身就是稀缺的,而时间又赋予了它更大的稀缺性:附着于古玉之上的老工艺、历史信息、文化信息和岁月痕迹都是不可再生和无可替代的。道理异常明了:时间不可能倒流,历史也不可能回头。我们能创造国标但回不到从前,更修改不了历史,除非我们真的能“穿越”。

历史文章推荐:

weinxin
玉满斋微店
玉满斋官方认证微店,玉满斋品质保证全部为天然玉器,假一罚十,五年口碑相传!
心欣翡翠-缅甸A货翡翠挂坠/吊坠/手镯/镶嵌工厂价销售
玉满斋 独山玉 挂件 菩提树下 收藏级精品
本站承接网站建设业务
精品玉器商品展位开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用QQ信息填写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1   博主  1

    • themebetter 来自天朝的朋友 QQ浏览器 Windows 10 天津市 联通 9

      对玉了解不多,只知道有“玉养人”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