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现代玉雕器皿艺术特点与审美取向

摘 要

  人们对于玉雕艺术创作的精神性、审美性的自觉追求,赋予了现代玉雕艺术比传统玉雕艺术更具魅力的人文精神价值。随着民族文化意识的觉醒,传统文化的复苏,中国玉雕艺术走向本土化、多元化的发展方向。在东西方文明相互碰撞、相互交融的发展中,一种新的具有中国意蕴的现代玉雕艺术审美取向呼之欲出,玉雕器皿艺术在此呈现出一番新的面貌。

  人们对于玉雕艺术创作的精神性、审美性的自觉追求,赋予了现代玉雕艺术比传统玉雕艺术更具魅力的人文精神价值。随着民族文化意识的觉醒,传统文化的复苏,中国玉雕艺术走向本土化、多元化的发展方向。在东西方文明相互碰撞、相互交融的发展中,一种新的具有中国意蕴的现代玉雕艺术审美取向呼之欲出,玉雕器皿艺术在此呈现出一番新的面貌。

论现代玉雕器皿艺术特点与审美取向

 

  古代玉雕器皿类艺术作品的种类主要有:各种香炉、玉鼎、杯、壶、瓶、薰、碗、洗、觚、花插等。其制造风格多样,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类,即“京作”、“苏作”和“番作”。京作玉雕器皿以大气、沉稳、凝重见长。

 

  苏作玉雕器皿类作品以清丽秀雅,细腻精致为佳。而番作玉雕器皿风格独特,有着浓烈的异域风格和韵味。《黄玉三羊尊》:此器黄玉质,局部有褐色浸痕,圆形口外侈,颈部有环状凸棱,腹部凸雕三个羊首,三羊前足形成器足,足下衬一圆托,三羊组合的艺术造型和纹饰图案在清代非常盛行,除玉器之外,陶瓷,绘画中也往往以“三阳开泰”为题材作为岁月首称颂之辞。但黄玉的三羊尊这样的器物非常少见。此器沉稳、凝重且又见大气,其气势之恢宏堪称经典。我个人认为其当为“京作”之典型。

 

  另有作品《青玉把莲水虫荷叶洗》,此器物呈荷叶状,叶心下垂,叶边内卷,形成内凹的洗心,底部和叶边四周浮雕水草、荷花、小荷叶及蟹、螺、蛙等物相配。此洗雕工精细,莲叶造型与其它附属物纹饰相映成趣。与其它荷叶洗不同,本器以把莲为形制特点,雕琢的物象生动逼真,呈现细腻精致,富于自然生趣中又透露出清丽秀雅。此器应为“苏作”特色。

 

  故宫博物院所藏玉雕器皿颇多,材质风格尽不同,论玉雕器皿的美,浅而易见的,当然是其轮廓,色泽,材质,纹饰等,但美的大部分精神所在,却蕴于其权衡中;线条长与短之比,平面上各大小部分之分配,立体上、各体积、各部分之轻重均等,所谓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的玄妙。但无论美的精神多缥缈难以捉摸,玉雕器皿在纹和造型时呈现的美,都不能脱离合理的,沉稳的结构。  

 

  一、玉雕器皿作品的造型

 

  玉雕器皿作品的造型可以融入更多其他领域文化元素。有意识的接收创新和交融发展。从古至今,各个时代的各种物质文明与风土人情的理解和接纳吸收,都可以运用到玉雕的造型中,作为具体的描述对象。无论是对自然物的直接描摹,选取动植物等的写实主义风格,或是几何抽象形式,都属于人性品格和人文品格的外化和张扬,它折射出创作者的综合素质,包括性格特征、道德修养、学识品味。名扬古今的青铜器、陶瓷器华丽的纹饰和多变的器形也是玉雕器皿创作值得借鉴的对象。这些器物构思巧妙,技艺精湛,纹饰优美,造型生动,藏礼于器,寓教于艺,蕴含着丰富的思想和美学追求。尤其是一些宫廷用瓷,无论是在造型上的设计还是纹饰方面,民族性与文化性的直接渗透,给人以“适情顺性”的情趣。

 

  二、制作器皿类玉器,在原材料的选择

 

  设计和制作器皿类玉器,在原材料的选择方面很关键,材料与主题的合适与否,材料的密度,色泽等都会直接影响到一件作品的效果及其在制作过程中的难度。优质的玉材对于一件成功的作品非常重要,如玉质、玉色、光泽、致密度、裂伤、杂质、污点等等都是判断玉料等级的要素,须严格把关,精挑细选。

 

  玲珑剔透、明清风韵是我在创作玉雕器皿时定下的艺术个性。如海绵一样从精湛的明清玉文化中汲取养料,挑选不同的上好美玉作为载体,反复地进行构思,然而反哺到自己的作品中,在继承传统和创新中,再现明清风韵。  玉雕器皿在创作过程中,要强调用料的品种,创作的主题对象,更多的是强调作者的风格,主观情趣,文化底蕴,让作品达到形神兼备,遵循“立象之尽意”的原则。玉雕器皿的美,浅而易见的,当然是其轮廓,色泽,材质,纹饰等,但美的大部分精神所在,却蕴于其权衡中。

 

  三、“西番作”、痕都斯文、纹饰与设计

 

  综上,我谈了玉雕器皿的造型,但是玉雕炉、瓶、器皿的艺术价值在于它的制作工艺,而好的制作工艺重点在器身、器盖和器表的装设图案上。例如:图(一)、《西番莲纹双耳瓶》造型修长,作琵琶形,纽盖、细颈鼓腹、圈足,瓶颈采用透雕手法琢 制双菊花耳。瓶身压地隐起浅刻西域花卉纹,和田玉凝脂般的光泽与清秀。 图(三)《白玉天官炉》。天官是我国古代传说“天、地、水”三官中的“天官”。“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是道家原始的祈福消灾理念。构成这件双耳熏炉的主角无疑就是那位赐福于人间的“天官”。此炉为和田籽料白玉所制,器型端庄大气,以圆器形为主体,圆盖,子母口;圆体,鼓腹,圈足外撇。一对天官耳素面向上外撇,双耳与炉口之间对称琢制柱形贯耳。炉身以伏地隐起手法雕制了西番缠枝卷草莲纹,雕工纯熟,抛光圆润,凝重古朴。两器皿是用痕都斯坦,西域花卉纹文饰,运用圆雕、浮雕、镂空雕等不同的雕刻技艺,是典型的“西番作”即痕都斯坦风格的东西方文明相互碰撞、相互交融的发展中,一种新的具有中国意蕴的现代玉雕艺术作品。

 

  艺术,是指运用特定的表现手法来反映生活、传承文化、揭示思想的一种行为。玉雕艺术就是利用玉这种特殊的载体,通过雕刻、琢磨等工艺手法,以景寓意,借作品内容表达创作者思想的艺术。艺是工的升华,它带给人们的首先是视觉上的美感,进而是精神上的启迪,是一件作品的灵魂所在,是玉雕艺术的潜在生命力。当艺术家在创造形式美的过程中,把自己强烈的思想感情倾注于艺术形象之中,把审美理想熔铸到作品之中,作为作品的血肉和灵魂。无论选择怎样的创作对象,无论创作风格近似哪一个时代,多要兼应潜下心来,厚积艺术底蕴。

 

  玉雕器皿艺术创作在追求新思维的同时,要坚守文化内涵,重视艺术性,让作品的特征除了“视觉艺术”的共性外,还蕴藏丰富的文化品格。只有坚持这种认识并指导艺术实践,我们的玉雕创作才有可能提升到一个更高的艺术境界。

 

 

作者简介: 

 

  朱玉峰,男,1977年出生,工艺美术师。沉于钻研,深得精髓。多次在各类国家级博览会上获得大奖。作品得到众多专家和收藏人士的好评。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5年9月3日,已超过 1 年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或图片资源、淘宝商品链接失效,请留言反馈,我们会及时处理,谢谢!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