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体》——一部不折不扣的道教外丹宣传片

摘 要

距离电影《超体》上映已经过去了两个年头,期间看了两遍,第一次看是因为惊叹整部电影所带来的理念冲击,第二次看是因为要仔细琢磨一些被忽视的细节,以及在惊叹之余想就我所知的知识加以相互印证一下。

距离电影《超体》上映已经过去了两个年头,期间看了两遍,第一次看是因为惊叹整部电影所带来的理念冲击,第二次看是因为要仔细琢磨一些被忽视的细节,以及在惊叹之余想就我所知的知识加以相互印证一下。

首先初步介绍下所谓的道教外丹是怎么一回事,外丹是相对于内丹而言的,多称之为黄白术,因为外丹讲究安炉立鼎烧炼金石矿物,配制成药饵,做成长生不死的金丹,以期望飞升登仙。炼丹术在我国起源甚早,约产生于上古时期,道家外丹黄白术在中国盛行了近两千年,在唐代达到全盛期,至宋末逐渐衰弱以致不振。因为外丹术在一定时期一定区域广布发展,之后人们逐渐从实践检验中发现外丹术积弊太多,一不小心是要吃死人的,于是外丹术悄然退出历史舞台,内丹术应运而生。

《超体》——一部不折不扣的道教外丹宣传片

那么影片《超体》又跟外丹有着怎样的关系呢?很简单,一切还是从回到电影世界中逐步解答。影片女主Lucy本是个人畜无害的傻白甜,本来可以安安静静的傻傻幸福的生活下去,无奈因为脑残男友的关系卷入了一场腹内藏毒铤而走险而又飞升的故事。她连同三个倒霉催的男人一起被硬生生的将新式毒品——CPH4缝进了肚子里,按照黑帮的指示进行一场跨国贩毒,关键词——CPH4,按照电影的讲述CPH4本来是怀孕母亲身体分泌的一种微量物质,经过邪恶科学家的研究终于可以大量制出,而且其威力狂甩其他毒品十条街,在这里可以将CPH4理解为烧制成功的外丹,比如《西游记》中太上老君葫芦里的丹药,吃了能起死回生的。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等到Lucy双眼一闭又一睁的时候竟然是另一幅境地,她被劫了,准确的说是被另一伙黑帮绑走了,地下密室,五花大绑,一言不合,拳打脚踢,一个不小心就把缝在肚子里的CPH4打漏了,影片的转折点就在这里,众大汉走后独留鼻青眼肿的Lucy在地下室,因为CPH4在体内泄露与身体血液结合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Lucy经过了一次彻骨铭心的浴火之后重生了,以前的傻白甜变成了现在的“女超人”,Lucy的潜力被不断开发出来,令脑中约90%的神经元相继苏醒。伴随着身体的飞快进化,Lucy掌握了越来越多人们所谓的超能力,包括心灵感应、瞬间吸收知识等技能。重生之后的Lucy陆续扮演了阻止邪恶,打击恶势力的角色,最终在众人的惊叹中白日飞升,并留下了一句“我无处不在”。

《超体》——一部不折不扣的道教外丹宣传片

南怀瑾曾对外丹道论述过,他说自古以来吃外丹吃死的不少,尤其是皇帝们,他们掌控天下,富有四海,还想妄图长生不老,像秦始皇和汉武帝,都做过寻仙吃丹药的事情,但是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外丹都是铅汞药石锻炼制成的本身都含有剧毒,而人体是一部容器,需要提前打扫干净才能承载外丹,否则多半都会中毒,皇帝们一个个的饱食淫欲,本身都不是清净之体,凡垢太重,徒然吃外丹不吃出病来才是怪事。

在电影中淡去了吃外丹需要的自身条件这一层含义,放大了吃外丹后超生的情节。Lucy在转变之后她的三观也得到了彻底的更换,可以说是由物质层面转换精神层面,脑洞大开并敬畏知识的存在,看透了世界的本质,不存在分别和你我,契入了庄子所描绘的“天地一马,万物一指”的境界,道教修炼讲究道法自然,Lucy通过超能力逐步领会了这一层含义,在消灭了邪恶后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地步,从大道中来还归大道中去。

这里需要强调一点的是,有很多人在看完影片后觉得女主最后寂静涅槃了,也难怪,如今佛学成为一种流行,即是很多人不明白涅槃寂静是什么意思,也多爱附庸风雅牵强附会一回。佛教常用寂静涅槃一词,是形容释迦牟尼最后在菩提树下入寂灭海,得般涅槃,所谓“生灭灭矣,寂灭为乐”,也就是说释迦摩尼已经不会再轮转而是归于永恒的寂灭当中。用现在的话说涅槃就是释迦牟尼死了,这个身体不用了,弃掉了,灵魂或魂识或真如或本性或阿赖耶飞升了、超脱了,再也不用投胎受苦了,归入到了无何有之乡。

《超体》——一部不折不扣的道教外丹宣传片

道教的内外丹成就说指的是阳神冲举,白日飞升,这个身体躯壳并不舍离而是一同飞升成就,换句话说并没有死这一过程,纵观影片,Lucy的最终飞升过程也不包含死这一环节,而是自然而然的在众人面前消失了,但同时又无处不在,所以说Lucy最后涅槃了颇为不妥,因为私下和同志们讨论电影的宗教思想时,和一修佛好友针对“涅槃寂静”和“天人合一”等论断产生过一系列激烈探讨,故此重申,以彰本意。

《超体》——一部不折不扣的道教外丹宣传片

已故仙师陈撄宁老先生曾说过仙学是研究人类进化之学问,而外丹术恰恰就是这门学问的一个分支,《超体》以电影的手段向人们展示了外丹术的某些层面,但是因为现代人对这方面的了解匮乏,因此多半不能领会电影表现的这一层含义。本片导演吕克贝松说过“电影不过是一片阿司匹林”。

天才的导演通过天才的想象将古老的外丹学说与现代电影相结合,并构建了一套颇为梦幻的哲学思想,这对于沉闷的现代人的启发而言无疑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