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破译(七): 周族的避祸与回归

摘 要

周族人的祖先名字叫着弃,据说是帝喾的养子。弃擅长播植百谷,被尧帝知道后,任命为农官,负责指导人民开荒种植,播种稷麦,有计划地发展农业生产。

周族人的祖先名字叫着弃,据说是帝喾的养子。弃擅长播植百谷,被尧帝知道后,任命为农官,负责指导人民开荒种植,播种稷麦,有计划地发展农业生产。

弃熟知《易》,按照时令安排农业生产,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极大改善了人民的生活水平。所以尧帝就将弃封在邰这个地方,即今陕西省武功县西南,称号为“后稷”,另立姬为姓。在陶唐、虞、夏三代,周族均为农官,家族由此而兴盛起来。

商族人的祖先契与周族人的祖先弃一样同为尧帝的大臣。《五帝本纪》说:“弃主稷,百谷时茂。契主司徒,百姓亲和。”弃主管农业生产,相当于现在的农业部部长;契主管土地与人民等,相当于现在的政府总理。国家在两人的管理下,粮食常常丰收,民风淳厚和谐。

 周族的避祸与回归

可见,商族的祖先和周族的祖先都是夏朝极有名望的大官,他们的后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官n代。

避祸戎狄

夏朝末年,夏后氏罢了周族农官,随后爆发了商汤革命。商汤经过11次战争,取得了绝对的优势,使夏王朝大为孤立,大约公元前1600年,商汤利用有娀氏的反叛,于鸣条之野打败夏桀,一举灭夏。由于商汤以武力灭夏,打破国王永定的说法,从此中国历代王朝都是如此更迭,因而史称“商汤革命”。

周族和商族到了夏朝末年,估计两家关系不咋的,很可能还是政敌,周族祖先被罢官说不定也与商族有关,至少两族政治立场是不同的。所以商族建殷后,周族人为了避祸,流亡到了西方戎狄游牧民族控制的山区。

流亡之初,周族处境艰难。在不窋、鞠、公刘三代族长的带领下,经过了不懈的努力和顽强的斗争,终于在山区争得了一块较为稳定的地盘,并在公刘的儿子庆节时期建立了国都,即邠邑。这个山区估计有很多野猪出没,所以山名也称为豳,就是诗经里《豳风》的豳,在今陕西省郴县和句邑县一带。养猪很可能是周族的一大经济支柱,文王对这项业务也相当熟悉,他后来不但造了“遯”字代表放养的家猪,还把纣王比作阉割过的野猪,以嘲笑纣王外强中干、虚有其表。

之后,周族又经过庆节、皇仆、差弗、毁隃、公非、高圉、亚圉、公叔祖类八代领袖的领导,传位到古公亶父。

回归岐下

公元前1200年上下,周族传位到古公亶父,由于周族日益强大和不断扩张,引起了戎狄的警惕和不满,戎狄放言准备攻打周族,收回豳地。此时周族虽然也有一战之力,但古公亶父审时度势,忍痛决定再次避祸迁徙,保存实力。于是周族派人积极地与商王朝联络,在获得商王朝的接纳下,古公亶父率领族人,沿着漆水,翻过梁山,迁回岐山(箭括岭)下的故里周原。

 周族的避祸与回归

周原位于陕西关中平原的西部,它北倚巍峨的岐山,南临滚滚东流的渭河,西侧有汧河,东侧有漆水河。东西长约70余公里,南北宽约20余公里。岐山山脉绵亘东西,以西北诸峰为最高,山麓的平均海拔在900米左右。周原水源丰富,气候宜人,土肥地美,适于农耕与狩猎,岐山更是天然的防卫屏障。

离开豳地的时候,古公亶父特地做了一场“仁德秀”,因此“拐带”回不少豳人。他说:“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大意是我不忍心让人民为我战死,所以选择迁移。后来罗贯中写《三国演义》的时候,把这件事改编后套在刘备身上,于是有了刘备带领江陵百姓逃亡的故事。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商王之所以同意将岐下给回周族,就是看中了周族有不弱的武装力量和对付戎狄的丰富经验,他要利用周族作为抵御戎狄的前哨和藩篱。说穿了,在商王的眼里,周族就是一个金牌打手、双花红棍。如果没有让商王看得上眼的利用价值,恐怕周族的命运就很悬了。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回归岐下之前,古公亶父未雨绸缪,让三子季历娶了商朝贵族的女子太任。并通过太任家族的关系积极联络投靠商朝、回归岐下的事宜,图谋一举囊括从豳地到岐下的大片土地。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引发了戎狄的恐慌和强烈不满,爆发了扬言要将周族占有的土地和财物分给戎狄人的危机。

周族在豳地生活了十多代,估计有四百年左右的时间,其装束和生活习惯上已经完全戎狄化了。为了赢得商王的信任,更好地融入商朝社会,他们一回到岐下,马上进行去戎狄化,“贬戎狄之俗”,从装束上、习俗上彻底摆脱戎狄的影子。但不管怎样,这样的家族要想赢得商王的真正信任,是非常不容易的。周文王也常常提醒自己要“明夷”,明白自己在商王眼中如同“夷人”的尴尬处境,所以要谨慎低调地待人处事,以免招来被大弓射杀的灾祸。

周族迁回岐下后,原来与周族为邻的小部落也纷纷扶老携弱地下山来投靠。古公亶父在岐下筑城修屋,设立“五官有司”,妥善地安排人民住进规划好的村邑,并分配土地给他们耕种,得到了人民的拥戴,“民皆歌乐之,颂其德”。

于是,一个以周族为中心的小国就在岐下周原形成了。

《诗经•大雅•绵》记载了古公亶父率族迁于岐下的事情:

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亶父,陶复陶冗,未有家室。

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

周原膴膴,堇荼如饴。爰始爰谋,爰契我龟,曰止曰时,筑室于兹。

乃慰乃止,乃左乃右,乃疆乃理,乃宣乃亩。自西徂东,周爰执事。

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其绳则直,缩版以载,作庙翼翼。

捄之陾陾,度之薨薨,筑之登登,削屡冯冯。百堵皆兴,鼛鼓弗胜。

乃立皋门,皋门有伉。乃立应门,应门将将。乃立冢土,戎丑攸行。

肆不殄厥愠,亦不陨厥问。柞棫拔矣,行道兑矣。混夷駾矣,维其喙矣!

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后。予曰有奔奏,予曰有御侮!

译文:

长长的蔓藤上结满了大大小小的瓜。周族刚开始的时候,从杜水边的豳地迁往漆水边的岐山下,古公亶父带领人民挖窑打洞,还没来得及建造房屋。

古公亶父一大早驱马而来。沿着西边的河岸走,一直走到岐山之下。于是与其妻太姜一起,来视察住地。

周原沃野千里,这里生长着苦堇、苦菜都有一种像糖一样的甜味。于是开始规划建造房舍在此定居之事,于是用龟甲占卜。所得卜辞是:就住在这里吧,就在这建造房屋吧。

于是定居在这里,划定左右区域。整修田界,整治土地,开沟挖渠,修垄垒畦。从西边到东边,大家都在那里辛勤劳作。

于是召来司空,召来司徒,让他们主持建造房屋之事。用拉直的准绳取直,将夹墙板捆在木柱上使其固定,建起宗庙庄严雄伟。

装土入筐扑扑作响,填土入板轰轰作响。夯土筑墙通通闷响,铲削土墙霍霍作响。多堵墙一齐建起,擂鼓的声音也比不上劳动声音。

于是建起了外城的城门,城门巍峨矗立。于是建起了王宫的正门,宫门庄严堂皇。于是建起了大社,民众就在那里听从大王的调度。

古公亶父虽然不忘对强敌的仇恨,也不断绝他们派使节来聘问。柞栎树和棫树都拔除了,道路平整四通八达。昆夷四散奔逃,他们喘息未定,心惊胆战。

虞芮两国在文王感召下各自实现了和平,文王由此迅速崛起。我有善于团结各邦的贤臣,我有辅佐政务的得力干臣。我有宣传德政的贤臣,我有驰骋疆场保境安民的贤臣。

作者:一艸(cǎo)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