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破译(十五): 乱世妖姬

摘 要

有人说,妲己这个人不一定存在。即使存在也没那么坏,那些劣行不过是别人给她泼的脏水。她不过是男人输掉江山,为推卸责任而推出来的替罪羊而已。

个人认为,妲己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也许史书记载的关于她的恶行是夸张了一些,但妲己的确是造成商王朝快速崩塌的祸端和导火索。

说到殷商历史,还有一个人我们不能不提,那就是妲己。商之妲己与夏之妺喜、周之褒姒以及春秋之骊姬合称“中国古代四大妖姬”。

有人说,妲己这个人不一定存在。即使存在也没那么坏,那些劣行不过是别人给她泼的脏水。她不过是男人输掉江山,为推卸责任而推出来的替罪羊而已。

个人认为,妲己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也许史书记载的关于她的恶行是夸张了一些,但妲己的确是造成商王朝快速崩塌的祸端和导火索。

关于妲己的出身,据说是有苏氏首领的女儿。在纣王征伐有苏氏的时候,有苏氏把她献给纣王为妃。《国语·晋语》说:“殷辛伐有苏,有苏氏以妲己女焉。”

妲己天生丽质,美艳无双,能歌善舞,妖媚动人。《封神演义》说她是千年狐狸精幻化成人,专门下界来蛊惑纣王荒淫误国的。商灭后,妲己被处斩,其美艳程度,甚至让行刑的刽子手也被眩惑,举刀手软而不忍下手。

纣王继位的时候,大概是三十岁左右,在年近八十的周文王眼里,他就是个“孩童”、“小子”(《竹书纪年》记录的年份应该是纣王的年龄,而不是继承王位后的纪年,其中谬误颇多)。纣王在即位初期,还是相当英明而有作为的。他囚禁周文王、杀伯邑考等行为,从商王朝的角度来说都没有错。后来周文王遇姜子牙时,也坦陈周族从他爷爷开始就有了造反之心。

纣王执政的前十年,其在政治上、军事上的一系列胜利,对诸侯们形成了绝对的威压,就连最让商王朝头疼的西伯姬昌最终也不得不“服了软”,主动割让了洛西之地。这些成就,让年富力强的纣王更是得意非凡,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如此的伟大,行事也越发变得独断专行,听不进逆耳的忠言,渐渐身边围拢的都是些善于阿谀奉承的佞臣。

妲己可以说是纣王的人生拐点,也是商王朝国运的拐点。在获得妲己之后,本来资辨捷疾的纣王象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把内心的狂妄、残暴、专横、荒唐、享受都彻底释放了出来。

他沉迷于妲己的美色,对她宠爱有加,通宵达旦地淫乐嬉戏,好酒宴游,不思朝政。他对她言听计从,到了“妲己之所誉贵之,妲己之所憎诛之”的地步。他甚至让妲己代为批阅奏章,视国家大事如儿戏。《史记殷本纪》记载,殷纣王“好酒淫乐,嬖于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吕氏春秋•先识》:“商王大乱,沉于酒德,妲己为政,赏罚无常。”

据史书记载,他“以酒为池,悬肉为林”,每宴饮者多达三千人,令男男女女裸体追逐其间,肉欲横流,不堪入目。

他大兴土木,建造鹿台。为此提高赋税,横征暴敛,使人民生活苦不堪言,怨声载道。

他令乐师师延作新淫之声,北鄙之舞,靡靡之乐。在宫中日夜欢歌曼舞,纵情声色。

他滥施酷刑,屠戮忠良。发明了“炮烙之刑”,将铜柱涂油,燃以火炭,令犯人行其上,直至烧死。在犯人的惨叫和皮肉烤炙的嗤嗤声中,他们得到了变态的刺激和满足。他以此刑残害了不少直言进谏的忠臣,使得朝中文武百官人心惶惶,再不敢多言。

以上种种,都是史书里讲的,虽然可能不免有不实和夸张之辞,但终究结果是商王朝灭亡了,其灭亡必有导致其灭亡的缘由。

我们前面说过了,纣王内心埋藏着狂妄、专横、残暴、享受的因子。这些东西,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只是被道德、纪律、理性等因素不同程度地约束住了而已。纣王地位和权力使得他心中的这些负面因子可以不受任何约束、毫无顾忌地爆发出来,尤其是在他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建立了至高无上的绝对威势之后。

妲己不仅仅是个千娇百媚的绝色美女,更是一个很爱玩,也很会玩的尤物。她的出现,使得纣王很快丧失了自控能力,不由自主地放下一切,陪她疯狂,陪他荒唐,陪她沉沦。

一个沉湎酒色的君王,身边必定围绕着一群善于奉迎的佞臣,比如费仲、尤浑之流。他们成天想着的是如何变着花样陪君王去玩,讨君王的欢心。更坏的是,他们为了一己私利,还不时说朝中大臣的坏话,诬告他们有不臣之心。被酒色淘虚了身子,昏乱了理智的纣王处置这些事情的方式通常都是简单粗暴的一个字--杀!到了后来,连敢于进谏的忠臣也杀了,这造成了君臣之间巨大的猜忌和隔阂,可以说是彼此离心离德了。

乱世妖姬

另外,妲己是个经历过亡国之恨的女人,或许战争的残酷和亲人离散的痛苦让她对商朝的贵族产生了深深的恨意,看着他们一个个痛苦悲惨的死去或许让她感到了复仇的快感。所以她助长纣王的残暴,参与甚至主导虐杀大臣的活动,把杀人当作娱乐,可以说是已经到了变态之极的程度。

胶鬲可能没有直接参与这些残酷的杀人游戏,但在他那一套“受命于天,国运久长”之类的蛊惑之辞迷醉下,纣王越发有恃无恐,变本加厉了。周族的种种军事行动,在文王不断将掳获的财富进贡,以维持纣王的奢靡生活的情况下,并且在胶鬲的极尽美言之下,这些行动就变得无可厚非,甚至是纣王所万分期望的了。可以说,周文王、胶鬲才是纣王腐败堕落真正的幕后推手。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妲己本来只是嫔妃身份,并不可以为所欲为,宫中自有宫中的规矩。所以她要想得到最大限度的自由自在,首先必须扳倒皇后和一切对其有威胁的敌人,然后自己才能上位。

宫中女人之间斗争的激烈程度和牵涉之广、影响之大绝不亚于男人的战场。所以有着强大家族背景的姜皇后被害死了,位列三公的九侯的女儿也被害死了,连带着九侯本人也被剁成了肉酱。《史记》说九侯的女儿是因看不惯妲己的狠毒及纣王的荒淫残暴而被杀的,这不过是周朝统治者为了安慰和拉拢九侯的后人,给这位女子死于大义的褒奖而已。究其根本,其实就是一场残酷的后宫权力斗争。

皇后被阴谋害死了,太子的地位也就难保了。我没有从史料上查到关于殷太子的确切信息,只知道《封神演义》里说太子是姜皇后的长子殷郊。不管纣王是否曾经立过太子,此时都面临着立嫡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纣王显然让王公大臣们失望了。按形势发展下去,就等着妲己生个儿子来继承王位了。这是王公大臣们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有人站出来说话了。纣王的叔叔比干指责说:“不脩先王之典法,而用妇言,祸至无日。”结果在妲己的怂恿下,比干被剖心而死。从此,再也没什么人敢直言进谏了。

纣王与宗亲国戚的关系渐渐变得疏远,以箕子(帝乙的弟弟,纣王的叔父)、微子启等为代表的宗亲势力暗中甚至有了废黜纣王的想法。箕子被察觉后靠装疯侥幸逃了一命,但依然被囚禁在监狱中,直到武王伐纣成功后才把他解救出来。《史记》记载,西周建立后,箕子到朝鲜半岛与当地土著建立了“箕氏侯国”,史称“箕子朝鲜”。

商朝内部正在分崩离析的时候,周武王可一直没闲着。《吕氏春秋·慎大览第三·贵因》说:

周武王派人刺探殷商的动静,探子回到岐周禀报说:“殷商大概要出乱子了。”武王说:“乱到什么程度?”那人回答说。“邪恶的人胜过了忠良的人。”武王说;“还不是时候。”那人又去刺探,回来禀报说:“它的混乱程度加重了。”武王说。“达到什么程度?”那人回答说:“贤德的人都出逃了。”武王说:“还不是时候。”那人又去刺探,回来禀报说:“它的混乱很厉害了!”武王说:“达到什么程度?”那人回答说。“老百姓都不敢讲怨恨不满的话了。”武王说:“啊!”赶快把这种情况告诉太公望,太公望回答说:“邪恶的人胜过了忠良的人,叫做暴乱,贤德的人出逃,叫做崩溃,老百姓不敢讲怨恨不满的话,叫做刑法太苛刻。它的混乱达到极点了,已经无以复加了。”

于是,武王作《太誓》说纣王听信妲己之言,自绝于天道,犯下毁坏“三正”(可能是指违背了关于祭祀、朝纲、立嫡等方面的祖制),残害、疏远同宗兄弟等罪行,号召众诸侯起兵讨伐纣王,替天行道。在武王、姜子牙的指挥下,经过“牧野之战”,商王朝灭亡了。

作者:一艸(cǎo)


历史上的今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