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版的“指鹿为马”,襄樊与南阳的诸葛亮之争

2011年12月18日10:40:00 2 7,485
摘 要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出自诸葛亮《出师表》。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出自诸葛亮《出师表》。

诸葛亮的躬耕地实际是在南阳,襄阳隆中一说是后人杜撰的。

南阳是汉朝当时的大都市,科技、经济都很发达,有点类似如今的上海。所以许多有志之士都云集南阳,以求来日寻找发达的途径。三国时的襄阳只是一个普通的城市,所以不可能成为“自比管仲乐毅”的诸葛亮之首选之地。况且隆中在三国时期也不叫“隆中”,晋朝之后才出现“隆中”这个称谓。即便是当时就叫“隆中”,但距离襄阳城 20 里,也肯定是人迹罕至,消息闭塞,怎么能使诸葛亮对天下形势多变的局势了若指掌?只有在政治、经贸中心的南阳隐居,才能满足诸葛亮的政治和信息需求。

南阳三面环山,中间是肥沃的平原,伏牛山有一条余脉延伸到南阳平原上,就像一条巨龙趴在地上,余脉形成的高岗就叫“卧龙岗”,诸葛亮住在岗上,就自称“卧龙”。

卧龙岗的南面就是一条贯穿陕、豫、鄂的古道,来往的商旅、军队、行人特别多,因此诸葛亮每天都可以了解到新的消息,这也是诸葛亮了解天下大势的主要原因。

再说刘备处境困难,屯兵新野,新野距北边的南阳 60 公里,距南边的襄阳也大概 60 公里,但到襄阳不但要从“南阳郡”地域跑到“南郡”地域(据史书记载:三国时襄阳归南郡管辖),而且要过汉江,怎样逾越汉江天险和军队防线?“一顾”尚且艰难,何谈“三顾”?其实,南阳、襄阳有关诸葛亮的躬耕地之争是从明代后期才出现的,明代之前都公认是南阳“卧龙岗”。李白、杜甫、岳飞都到过卧龙岗,而且都留下诗篇、墨迹。隆中却没有类似唐宋早期朝代的名人光顾,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南宋绍兴八年(1138 年)八月,攻打金兵的岳飞路过南阳,谒武侯祠,岳飞在“跋”中写道:“绍兴戊午秋八月望前,过南阳,谒武侯祠,遇雨,遂宿于祠内。更深秉烛,细观壁间昔贤所赞先生文祠、诗赋及祠前石刻二表,不觉泪下如雨。是夜,竟不成眠,坐以待旦。道士献茶毕,出纸索字,挥涕走笔,不计工拙,稍舒胸中抑郁耳。岳飞并识。”
南阳的“诸葛庐”曾经在元朝、明朝都被皇帝下诏书拨巨资翻修过,隆中却没有,这不也能说明问题了?

古代朝中文武大臣祭拜诸葛亮的大型活动都是到南阳“卧龙岗”,尤其以元、明两朝规模最为庞大。元朝皇帝还为此专门下诏书规定:朝廷祭拜诸葛亮的地点指定在南阳卧龙岗。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的真伪吗?

那么,为什么现在人们会大多认为诸葛亮的躬耕地是在隆中?其实主要 1980 年开始,襄樊人靠花钱、送礼跑出来的;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隆中对”三个字给闹的。要知道中学课本上的“隆中对”是节选《三国志》上面的一段文章,是教育部负责课本编辑的人临时给这篇节选起的名,也就是这篇课文,教育影响了多少代人?其实查阅古代资料你就会知道,古代只有“草庐对”,没有“隆中对”!

形成现在“襄”盛“宛”衰的局面,让人很感叹!一是为著名学术专家、新闻媒体为襄樊“推磨”;二是为风气不正可以颠倒黑白;三是为“九头鸟”“神通广大”。

让人无奈!只有感叹!!!

襄樊改襄阳,襄阳改襄州,一则是小事,二来我认定是邻居的家事,所以没怎么往心里去,虽然也有关注。下午闲坐,打开电脑,发现襄樊在网络上如小月月一般已成功炒热,正中官方“将会扩大该市知名度,提升城市文化内涵,扩大城市影响力”之怀。各路好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通过网络纷纷发表意见,闹闹哄哄,成份却简单,基本上分为两类,一类是专家叫兽或官员,另一类是原籍或现住襄樊的人,嘲笑和自嘲者居多,但普遍在拳打脚踢解构改名时不忘点一下“三国文化,襄樊是诸葛亮躬耕之地”。

火慢慢地烧到了这里,不知诸葛亮会作何想?借更名之际又一次“被”强化和误导了自己躬耕故地,大约孔明也很无奈,但南阳的失语,却让我不得不拍案而起!

诸葛武候躬耕地之争,确切地说南阳襄阳之争,虽然我也觉得是伪命题,但出于尊重历史,我仍然认为这是一个严肃的学术问题,要留待专家学者们去考证。但一方面说襄樊在东汉末年是南阳管辖的一个宜于隐居的偏僻幽静(或曰不毛)之地,另一方面却又挺胸腆肚地吹嘘自己是有着 2800 年历史的古城重镇,显然不但城市性格不厚道,而且逻辑关系上也不科学。其实历史并不是面团,一来二去马脚自己就露了出来,一般来说,如果说襄樊是历史文化名城,南阳人就笑了。毫不夸张地说,东汉时中国在地球上的地位和重要性远远超过了今天的美国,南阳是帝都,是东汉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东汉的南阳在世界上的位置远远超过了纽约,在这样的一个国际性大都市附近产生哪怕一打的诸葛亮也就如美国批量化生产诺贝尔奖一样,不足为奇,科圣张衡,医圣张仲景,商圣范蠡等等如灿灿星斗,基本上都产生于那个时期。英才浩如繁星,加之大气的文化实力和底蕴,所以南阳人也的确没有把诸葛亮太当成一会事,在宣传造势和策划设计上“争”的力度不够。依我看,为了“对历史文化传统的尊重,凸显了襄阳市的历史文化底蕴”,不如按照襄樊自己的说法,按大汉建制,仍旧将襄阳恢复为南阳的一个县得了,这样也少了对诸葛躬耕之地处心积虑地设计和觊觎,各自省事,皆大欢喜。

其实襄樊也好,襄阳也罢,虽然官方给出的说法是可以“以更开放的姿态”融入世界,但都还是南襄盆地边缘那么大的一片地儿。平心而论,按照国际惯例,你改什么,我便称呼你什么。正如韩国觉得汉城听着不舒服改首尔,我就称呼首尔,倭国觉得名字刺耳改日本,我便称你日本,没什么不可。你改你的名,想叫什么都可以,但你借势打诸葛亮的主意是动机不纯,在网络上四处发布误导子弟就更是可恶,如果自己也真的深信诸葛亮这样的人才能孤立地存在或产生于当年那偏僻荒芜的襄樊,就是尔愚蠢了。

  • 玉满斋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订阅
  • weinxin
  • 玉满斋微信小程序
  • 扫一扫添加收藏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1   博主  1

    • 襄阳人 襄阳人 0

      作为一个襄樊人,我觉得我有必要说出我的想法,首先对于诸葛亮之争,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争什么了,不管你怎么说,历史就在那里,有学者去考证这个东西。我不知道作者是谁,如果你觉得你那点历史知识可以拿出来在市井卖弄就去卖弄去,历史是严谨的,不会因为个人的想法就改变,你这篇文章只会让人感到好笑。对于文章的标题和内容我觉得你应该对历史道歉,对襄樊人民道歉。

        • 明月登楼 明月登楼 Admin

          @襄阳人 @襄阳人: 呵呵,襄樊人民威武!我是南阳人,这文章就是我的观点!无所谓的,用什么方法去颠倒是襄樊政府的公关能力强!但“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这句话我想不是靠公关能力可以改掉的吧!当然如果个真的改了,我也信了!新社会嘛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