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石与女人

摘要

陈发根看着手中淡灰色赌石,突然又得到一种感悟:石头就是石头,是贪欲给了它迷惑众生的光环。他高高举起赌石,奋力把它扔到山下奔腾的江水里。

在云南瑞丽,男人或多或少同赌石有点牵扯。一块赌石,眼尖的,能隔着包皮看到里边绿莹莹的翡翠,让你一夜暴富;不小心走了眼,刹那间又叫你成为穷光蛋。

赌石与女人

一、女人的预言:你行

陈发根等瘫在床上的老娘死后,跟着马帮翻山越岭,来到中缅边境产赌石的一个叫莫龙的坑口,想弄块赌石改变命运。谁知道,还没有落稳脚头,由于水土不服,他就倒在路旁一个被挖坑人废弃的草棚里,吐泻不止,浑身烫得像火烧。当他昏昏沉沉快要去见老娘的时候,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柔软的躯体上,非常舒服。他慢慢抬起像石门一般沉重的眼皮,发现自己被一个女人搂在她胸前。女人正端着只粗糙的大海碗,一口口向他灌又苦又涩的药汤。他是个光棍,从没有这样贴紧过女人,身子像过电,一下弹起来,撞得女人碗里马尿似的药汤泼了她半身。

女人30多岁,黑黑的脸盘,粗手大脚,皮肤粗糙,是个很丑的婆娘。她说:“兄弟,别动,喝下这碗汤,出身汗,养几天就好了。”

不一会,陈发根就出了身汗,感觉好多了。女人问他:“兄弟,你是来坑口发财的吧?”

陈发根点头,说做梦也想发财,想女人。

“不想发财,不想女人的不是好男人。”女人眼睛一红告诉他,“10多年前,她跟一个男人出来,也落脚在莫龙这个坑口,可惜男人命不好,摔下几十米深的坑口……”

女人离开前留下一瓶酒,一只熟鸡和当地烙的一堆油馍饼,说她叫阿菊,三天后,她再来。

陈发根躺了3天,身体也有了力气,虽然那个叫阿菊的女人长得丑,但他此刻骨子里感激她。他想她的时候,阿菊来了,说:“兄弟,跟我走。”

阿菊带着陈发根来到坑口姓谢的老板那里,说:“我兄弟来了,给个切石的活儿。”

陈发根一听,心里有点不乐意了。切石就是把坑下挖起来的毛料切开,看看里边有没有绿,绿就是翡翠。如果切口显绿,就成了价值非凡而又神秘的赌石。有时也替客人花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赌来的赌石开切,看看是涨了还是跌了。这是桩流汗的苦活,干一辈子也发不了财。阿菊看出他心思,说:“兄弟,别小看了这切石,学问多着呢,‘一刀生,一刀死;一刀穷,一刀富’,全在你刀下。兄弟,我没有看错你,你行,好好在谢老板这儿干3年,到时你就可以挣座金山银山!”

陈发根耳朵进了阿菊最后一句话,大受鼓励。他对谢老板说:“中!”

阿菊叮嘱他:“切石的时候,多长一只眼。”

当天,陈发根就留下。几十米深的坑口底部,男人把开出的毛料扛到坑口,谢老板根据毛料的沙皮、硬度、颜色、纹路,一块块亲自过目筛选,再让陈发根架在切石机上沙沙沙切。常常是切开上百成千块,才能切出块含有翡翠的毛料,然后让各路商人买去作赌石。

如果有商人带赌来的赌石切,那场面可热闹了,观看的人里三层外三层,一刀切下去,涨的,主人高兴得发疯;跌了,甚至切开的是块废石,主人瘫下去半天爬不起来。不过,那激动人心的切石场面毕竟不多,大部分活儿陈发根觉得枯燥乏味。可只要在他稍起退堂鼓念头的时候,阿菊准会来到他住的草棚,把穿的一下捋光,陈发根热血沸腾扑上去……满足后,阿菊轻声柔语劝他:“我知道切石这活儿苦,可干满3年,你一定能切到金,切到银,听姐话,姐从不哄你。”

陈发根又坚定了信念,对阿菊说:“姐,发了财娶你。”

阿菊穿着衣服,笑着回答:“男人哪,都这样对我许下的。”

三年切石的苦日子终于熬过来了,陈发根的双手被一块块尖利的毛料,磨得满是粗糙的老茧,因为老板只管饭,因此他还是两手空空,十分沮丧。阿菊说:“别急,就在眼前了。”

没有过几天,坑口来了个新加坡商人,带块10多公斤重的赌石,这块赌石已经有了几道擦口,也就是说,从毛料开始赌,已经赌过不少人,到他手里涨到600万。如果切开后看到窗口色好、水好,新加坡商人还将带着它去大地方赌。谢老板郑重交代陈发根:“看准了切,一刀就显绿。”

立刻,观看的人同以前一样,里三层,外三层,把赌石围了个水泄不通。陈发根感到今天的气氛同往日不一样,像决定他命运的关键时刻。他深深吸口气,双手捧住赌石,翻来覆去看,寻找这一刀该从哪个角度下手,既要切得让窗口显出迷人而又神秘的绿色,又不能切伤了它,如果切错一刀,客人就要损失上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这是块缅甸老坑口产的赌石,皮黑红有光泽,俗称“狗屎蛋子”,这种赌石如果显绿,里边肯定是上好的翡翠。他仔细瞧了会,收住眼光,突然对新加坡商人说:“不能切,你照价卖出去吧!”

新加坡商人瞪大眼睛,信心十足回答:“师傅,你大胆切。”

陈发根说:“切开不值10万!”

新加坡商人十分气愤,还没切就说晦气话,脸涨得通红。

“啪!”谢老板手掌重重落在陈发根脸上,恼怒斥责:“陈发根,你懂不懂规矩,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在赌石场,切石的只管按客户的要求切,万万不能说三道四。就在陈发根有点动摇的时候,他看到围着的人群里,投来阿菊鼓励的目光。他不想让眼前的新加坡商人血本无归,诚恳地说:“这块赌石虽然擦口有点显绿,并且绿得挠心,可它是块外绿内白的沙头石,里边那点绿,值10万不错了。”

新加坡商人哪里肯信,这块赌石不知经过多少行家瞧过,都说赌一次,涨一截。他气愤地朝陈发根喊:“你一个切石仔子懂得个屁,只管切!”

看热闹的人也乱哄哄高叫:“切,切,切!”

陈发根抬起头,又对上阿菊热辣而坚定的目光,仿佛在说:“兄弟,大胆切,你有眼光了。”

陈发根不再犹豫,把那块“狗屎蛋子”赌石架上切石台,随着沙沙沙的切石声,所有人朝切石机瞪大眼睛,一颗颗心都被吊到嗓子眼……

二、女人离开他,只要一块石头

一支烟的功夫,那绿越切越淡,最后成了白迷迷一片,在陈发根看来,惨相已经明显,

他又劝道:“现在停下,到别处去赌,说不定还能捞回点血本。”

新加坡商人牙一咬喊:“切别的擦口!”他不信,花600万赌来的赌石是块废物。

石屑飞溅,在新加坡商人的叫喊声中,这块赌石所有擦口一气被切开,可那绿色像魔鬼似的一齐跑得无影无踪。“一刀生,一刀死;一刀穷,一刀富”。新加坡商人一下瘫倒。

陈发根违背了切石不多言的规矩,谢老板绷紧脸,把他领到一个地方,那里堆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毛料,对他说:“你翅膀硬了,莫龙坑口已经容不下你。你可以闭上眼睛,摸10块毛料,摸准了,算你有运气。”

陈发根顷刻热血奔涌,觉得出头的日子真的来到了。在干切石的时候,他牢牢记住阿菊反复交代的一句话:多长一只眼。因此,在谢老板筛选毛料时,什么料有什么特征,他暗暗记在心头。特别是替客户切赌石,他更是一刀刀仔细留神。跟着谢老板无数次的选石、切石,他终于能从石料表皮的颜色、蟒纹、绺裂等特征,判断出里边有没有翡翠,成色、水色如何的本领。今天,他大着胆子,第一次叫板新加坡商人和坑口的谢老板,他居然成功了。

陈发根闭上眼睛,摸了10块大小不等的毛料,装上一辆胶轮小车运回他住的草棚。一路上,阿菊帮着他吱咯咯推,告诉他,凡坑里的老板都一样,挖石或切石的人离开,老板让他闭上眼睛摸毛料。摸准了,一夜发财;摸不准,两手空空。

陈发根借来切石机,抖着双手,托起块拳头般大小的淡黄色毛料,左看右看,包皮光溜溜的,凭他三年的切石经验,告诉他是块死料。以前,这种石头少说被他扔了成千上万块。可此刻他不敢轻易扔掉,兴许是块绿料呢?沙沙沙,由于石头小,不一会便切开个窗口,屁点绿都没有。他摇摇头扔开,又捡起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每切一块,他心里焦急地喊:“见绿吧!”

阿菊冷静地站在一旁,不出一声,只是用坚定的目光鼓励他。他切一块扔一块,手越抖越厉害,掌心冷汗直沁,切完第九块,还是见不到一丝绿。他绝望地对阿菊说:“谢老板哄我哩,够损的。”

阿菊不动声色说:“还有最后一块。”

最后扔着的一块毛料,是块说多丑有多丑的粗灰石,状如一只趴在地上的癞蛤蟆,同刚才切的死料一样,石皮上根本见不到一丝蟒啊,绺呀什么显绿的特征,陈发根摇摇头,连拾都懒得拾了。

阿菊捡起丑陋不堪的那块蛤蟆石,托在掌心仔细观察。陈发根寻思,你一个女人家,能看出什么呢?阿菊对蛤蟆石吐口口水,再用手指重重一擦,喊:“兄弟,你来看!”

陈发根眼光落在蛤蟆石上,惊得他眉毛一下竖起来。在阿菊吐口水的石皮上,经她手指一擦,竟然出现一颗芝麻粒般大小的绿点。他疯了似的大叫:“见绿了,见绿了!”

阿菊淡淡地对他说:“这块毛料用不着再切,光凭这点绿,等着发财吧!”“外显一点绿,里面一团绿。”当晚,陈发根把蛤蟆石抱在胸前,兴奋得整夜没有合上眼皮。

陈发根摸到一块蛤蟆石的消息传出去,许多商人纷纷前来看货。阿菊沉着地对陈发根说:“别急,要等大户。”

过了个把月日子,来了几个财大气粗的翡翠商,陈发根开价30万。这回来的翡翠商都是玩赌石的老手,看上这块好料,赌价一路攀升,最后由马来西亚翡翠商以800万拿下。

陈发根晕了,身子东歪西倒的,被阿菊扶住。他没有忘记对阿菊的许愿,在离莫龙坑口10多公里远,一个叫东冲的小县城买座别墅,要娶比自己大七八岁的阿菊。阿菊说:“算了吧,我一个人过惯了。”

陈发根跪在阿菊面前,流着泪恳切地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又是我翻身的指路人,我要和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白头到老。”

阿菊眼圈一红说:“男人要女人的时候,都这样说。”

陈发根指着头顶罚咒:“日后我陈发根变心,财富归天,还我一个穷光蛋。”在陈发根再三恳求下,阿菊答应了他的求婚。陈发根把婚事办得十分隆重,新郎新娘站在豪华的、打扮得十分漂亮的敞篷跑车上,兜在县城的大街小巷,着实风光了一回。

陈发根有了本钱,开始做赌石生意。人走运的时候,赌石到了他手里,十赌九赢。小县城谁手头有了赌石,都恭恭敬敬请他看。他说涨,涨得让你眼睛喷血。他说这石不能赌,如果不听,一定输得叫你撞墙跳河,他很快被捧为这个小县城的赌石王。

钱多了,女人像苍蝇逐屎似的盯来。起先,陈发根想着阿菊对他的好处,硬是憋着不动心。可是,那些女人年轻、漂亮。再看看阿菊,长得要多丑有多丑,同她在一起,一点男人的欲望都提不起。慢慢的,陈发根偷偷摸摸在外头包女人,一包就是3个,还给她们买房子。他白天在赌石场赌石,赢大把的钞票,晚上泡在女人的温柔乡里,觉得这日子比神仙过得还惬意。

陈发根包女人的事,很快传到阿菊耳朵里。那天,陈发根忐忑不安回到阿菊身边,等待着女人一场暴风骤雨般对他的惩罚。可是,出乎意料之外,阿菊笑着对他说,成功的男人嘛,哪个没有女人盯着。他十分愧意地说:“阿菊,我对不起你。”

阿菊平静地说:“我俩的缘分已经到了,我该走了。”

陈发根签了张500万的支票,满脸羞愧地交到阿菊手里:“谢谢你,没有你,我不能有今天。”

阿菊笑笑把支票推开,说:“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有双手,这些年不都过来了?”

陈发根以为她嫌少,说:“再加500万。”阿菊笑得更厉害了,说:“你们男人哪,就知道钞票、女人。”

陈发根怔怔地问:“你要什么?”

阿菊把陈发根拉到外面院子,指着墙角一堆石头说:“让我挑一块,也不枉我俩好过一场。”

陈发根想,这女人邪了,那堆石头是别人拿来请他鉴别,被他扔下的死料。现在他的双眼已经磨炼得像架透视镜,绝对不会走眼,他答应了阿菊,让她挑。阿菊捡了块巴掌大小淡灰色石头,离开了。

赌石与女人

三、女人跑了,财运也跟着跑了

阿菊离开不久,怪事出现了。陈发根在赌石场屡赌屡输,连别人请他鉴别赌石,他同样屡屡走眼,害得他们也损失惨重。难道阿菊是财神菩萨,一旦离开,财运也跟着跑了?

一天,他来到离县城不远的胡口镇,那里有个规模不小的赌石场,翡翠商人来自世界各地,像篮球场一般大的赌石场,堆着产自不同坑口的大小赌石。陈发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瞪大眼睛,寻找合适的赌石,妄图一赌翻身。这时,有块100多公斤重的红沙皮赌石前围满了人,他一个激灵,挤过去细细观察了会,判断出这块赌石产自缅甸著名的奈良坑口。那里出产的赌石皮薄、绿正、水色好。如果擦出的窗口显绿,那怕一点点,一丝丝,里边肯定藏着极品翡翠。他怀着怦怦的心跳,围着这块红沙皮赌石兜了几个圈子。他发现,这块赌石的上下左右都擦出了铜钱般大的窗口,更让他欣喜的是,窗口都露出朦朦胧胧的淡绿。赌石开价50万,价格翻上10倍、20倍也不算多。可是,只有人围着观看,没有人接口。因为谁都明白,如果你走眼,转眼间这块赌石一文不值。陈发根也不敢贸然下手,他手头只剩下最后的500万赌本,对赌石生意的人来说,是笔极少的本钱,他必须慎之又慎。

当天,他在赌石场附近的旅馆住下后,出去走走。小青石铺的街上人头挤涌,两边店铺灯红酒绿。他脑子里一直转着白天那块红沙皮赌石,进了家小酒店,要瓶酒,点几样菜,慢慢喝,好好思索,这注生意已经关系到他生死成败的最后时刻了。

不一会,小酒店又进来一瘦一胖两个男人。他们背着他一面喝着酒,一面神秘地交谈。瘦子压低声音问:“大哥,那块开价50万的红沙皮赌石,我们到底要不要下手啊?”

陈发根心里一动,端起酒杯,装成漫不经心的样子,竖起了耳朵。胖子说:“不敢啊,瞧不准那块赌石肚子里有多少货,色多纯。”

瘦子说:“我白天探听过,龙哥说,那块红沙皮是上等好料,拿到手去外面赌,少说一个指。”

陈发根心头一震,一个指是赌石场的行话,就是一个亿。龙哥是这里远近闻名的赌石大王,虽然小县城人也称陈发根赌石王,但他的名气远远比不上龙哥。龙哥赚足了钱,已经金盆洗手,但有时来赌石场转转,说的话没有一个不信。

胖子听了,一拍桌子说:“明天,拿下这块赌石。”

瘦子说:“可我们只带600万,不知能不能赌到手。”

胖子说:“看老天帮不帮我们。”

陈发根端起酒杯,手在抖动。他仰头喝干,站起来跑出小酒店。

第二天上午9点,赌石场准时开赌。陈发根看到那块红沙皮赌石前又围满了人,昨天晚上背着他喝酒的一瘦一胖两个男人,早挤在里边。

瘦子问:“谁是赌石的主人?”

一个本地人模样的大胡子回答:“是我,先生,您要?”

瘦子说:“开价吧。”

大胡子说:“按昨天规矩,50万,有没有朋友加价?”

没有人应赌。瘦子很高兴,喊:“我拿下了。”

大胡子急了,朝四周围着的人拱拱手说:“请各位看准了,这是块正宗缅甸奈良坑口产的红沙皮,让这位客人如此低的价钱赌去,难道你们一个一个都走了眼?”

大胡子连叫几遍后,有个台湾翡翠商喊:“我出100万。”

瘦子紧接着跟上去:“150万。”

台湾翡翠商紧跟不松:“200万。”

瘦子哪肯让:“250万!”

台湾翡翠商喊:“300万!”

瘦子喊:“350万!”

台湾翡翠商喊:“4……400万。”不过中气已经明显不足。

“450万!”

台湾翡翠商可能囊中已经羞涩,摇摇头,无奈地朝瘦子拱拱手,说:“恭喜你发财。”

瘦子满脸喜色,朝旁边的胖子看看,又对赌石的主人大胡子说:“成交!”

大胡子一脸惋惜,又朝围着的人拱拱手喊:“各位有没有识眼的?不赌红沙皮就让这位朋友发财了。”

陈发根觉得时机已到,从人群里跨出一步,朝大胡子喊:“我出500万!”

瘦子大吃一惊,又看眼旁边的胖子,胖子朝他点点头,他一狠心喊:“600万!”

瘦子的眼神与行动,都被陈发根看在眼里,知道对方袋子里已经没有钱可赌。他喊:“800万!”

出手这么狠,陈发根身边只有500万,过了一晚上哪来800万?原来,他昨天连夜赶回县城,把别墅、宝马车等以八成价抵押给典当,拿到300万支票,今天9点前赶到赌石场。他这回孤注一掷,期望彻底改变他一年多来的霉运。

瘦子没辙了,同变了脸色的胖子钻出人群。

陈发根欣喜万分,如愿拿下这块能赌上一个指的红沙皮赌石。

他租辆车子,连人带石回到县城,当晚住进一家简陋的旅馆。3个女人得到消息,从不同的住处跑来,哭哭啼啼责问他,为什么要把剩下的500万和别墅、车子都押在这块破石头上?陈发根此刻的心情特别好,让她们哭罢了,闹够了,才喜滋滋告诉她们:这块红沙皮赌石,能赌上一个亿,是他同一瘦一胖两个人男人,拼了个你死我活才拿下的。明天,他将带上这块红沙皮去泰国,那里商人多,识货,不要说赌上1个亿,就是来个对半,这是最低价了。他像以前那样,又对她们许愿,赌石出手后,每人给100万。这些日子,让她们静候佳音。

女人们一抹眼睛,放出灿烂的光芒,都争着要留下陪他……

四、曾是温柔乡里的女人,比冰霜还冷

陈发根信心十足,带着红沙皮赌石来到泰国边境一个小城,那里的风光十分绮丽,赌石场就在热闹的小城中心,四周围着大大小小的旅馆、酒店、妓院。赌赢了的在这里花天酒地,赌输了的在这里喝闷酒,发疯……陈发根捡了个便宜的旅馆住下。赌场里有句行话:赌石是两个疯子在赌,一群疯子在看。他不想让一群疯子看到他的红沙皮赌石,把它塞到铺底下。他去赌石场转到第三天,才看到有个香港商人,在一块赌到五六千万的黑沙皮赌石前驻足,最后因价位太高而离开。陈发根心里有了底,立刻跟上那个香港商人,香港商人感到后面有人跟踪,转过头,不满地问他:“朋友,你跟我干什么?”

陈发根解释:“看您是个赌石场上的熟眼,我想请你去看看我的一块红沙皮,包你满意。”

香港商人将信将疑,跟着他来到住的旅馆。一看到从铺底下拖出来的红沙皮赌石,眼睛立刻放光,拿出放大镜和激光手电筒,对着赌石瞧了又瞧,最后站起身说:“你开个价。”

陈发根按捺住怦怦跳的心说:“看您是个识货大家,我不敢开大,一个指吧。这块红沙皮,最后赌价少说一个半指。大家都是朋友,让你赚半个指。”

香港商人笑笑回答:“200万,给你带带,已经出多了。”

陈发根跳起来叫:“200万,你识不识货啊?”

香港商人不再还价,转身便离开。

第一回让人看砸了。接着的一个星期,来看赌石的商人不止五六个,不是因为开价低得离谱,他不屑出手,就是看了眼一声不响便跑。他心里慌了,连赌石大王龙哥都说能赌一个指,这价位怎么上不去?他一次次安慰自己:别急,在赌石圈,一块上等绿肚赌石,有的等上一年两年,才被人看中。

陈发根在焦急中又找到一个台湾商人,来到旅馆看货后,直载了当对他说:“这是块假货,废石。”

陈发根疯了似的喊:“你有没有看错啊?”

台湾商人掏出一把小锤子,对着赌石狠狠敲下一块石皮,用手电照着说:“你细细瞧,沙皮是用胶水和粉红石粉做的,窗口的绿是绿石粉粘上去的。只不过这假做得很真很绝,我已经上过一回当,差点倾家荡产。”

陈发根觉得天塌了似的,好一阵回不过神。台湾商人掏出一叠钞票,对他说:“兄弟,看在你我都是中国人,这块石头算我买下,给1万,回府吧。”

陈发根才明白,自己想发财昏了头,钻进了胡口赌石场一瘦一胖两个男人精心设计的圈套,犯了个极为低级的错误……

在回去的路上,他还是不死心。这赌石啊,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好在他包的3个女人,前后他都给过她们几百万,打算去借钱做本钱,东山再起。回到小县城后,他先去姓李的女人那里。女人从猫洞里看到陈发根,以为红沙皮赌石已经出手,送来许愿的100万。她打开门,一下扑到陈发根怀里,万种风情地喊:“老公,你等得我好苦啊,我好想你呀!”

陈发根好不容易把女人推开,叹口气说:“这回我又栽了。”

“什么,又栽了?”女人惊得张大嘴巴,半天才叫:“你还来干什么?”

陈发根说:“借100万,到时候双倍偿还,前回说的100万也算数。”

女人听说要向她借钱,喊声“老娘没钱!”一仰脑袋,像头母狮把陈发根狠狠顶出去,然后“砰”的把门关上。

陈发根来到第二个姓朱的女人那里。这个女人是他从洗浴中心弄出来的,来自山里,家里穷,以前一直说要报他的大恩,可此刻,当他提出借钱的事,女人立刻眼泪汪汪,说她老爸换肾,大哥盖房,小妹出国……哪有钱借呀!

陈发根哀叹白白救了她,抱着最后希望,去第三个姓苟的女人那里。这个女人最漂亮,他最宠,给的钱也最多。当他对她说明来由,女人立刻一脸冰霜,指着门外说:“滚!世上只有女人傍男人,哪有男人向女人要钱的?”

陈发根气得全身发抖,像条丧家之犬,想不到这3个女人都成了知恩不报的白眼狼……

五、女人送回一块石头

陈发根还是不情愿退出赌石圈子,如果退出,意味着灯红酒绿的日子不再回来。无奈之中,他眼睛突然一亮,自从他在小县城被捧为赌石王后,经常有人请他看石、擦石和切石,让许多人发了财。想想女人无情,被他帮过忙的朋友不会无义吧!

陈发根先去找一个姓张的朋友,曾请他看过一块拳头大小的赌石,是花5万赌来的。陈发根仔细观察后,告诉他:包你涨200万。成功后,朋友对他万分感激,拿出10万作谢意。他摇摇手说:“赌场上不兴这个规矩。”可当陈发根找到他,他一脸苦相,说他接连赌输几场,身上分文没有。

陈发根狠狠瞪了他一眼,再去姓马的一个朋友那里。这个姓马朋友,看中块西瓜大小的米色赌石,赌到30万时,没有了钱。陈发根看后对他说,赌,钱不够有我。姓马朋友一直赌下去,让他赚了500万。他感激涕零向陈发根还钱,并拿出50万作酬谢。陈发根又是一笑推开,说:“朋友讲的是义,我只收替你垫的钱。”

可现在,这个姓马朋友却说钱都押在几块买来的破石头上。

陈发根一连跑了几个朋友,都是如此推托。陈发根气得喉咙快喷血。想不到,这个世界呀,人在背运的时候,女人对你无情,男人也对你无义。他昏昏沉沉地想去跳江,一死了结。可是真跑到江边,看到江水滔滔,江鸟咴咴,他突然来了感悟:人的一生不也是这样吗,像江上的大浪一样,有高就有低,有低就有高,他不信自己就这么完了,挺起身子,又回到小县城。

他天天去赌石场,看各种颜色的赌石,自己没有本钱赌,就看别人赌,等待时机。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怎么又变成了一架透视镜,任何赌石只要远远一瞧,他就能瞧出里边有多少绿,绿的质地如何。他觉得奇怪极了,这本领怎么又重现了?可惜,他手头没有了赌本,只得替别人出主意,说那块赌石能赌,赌了能涨多少,那块赌石不能赌,会让你赔得倾家荡产。可他们却用怪怪的眼光看着他,觉得他把自己的别墅、车子、3个女人都赌输了,还有什么本领?当他们赌赢了,他们说,是自己运气大。当他们赌输了,对他破口大骂,责怪他的晦气坏了他们的赌运。没有多久,赌场上人人避着他看赌石,避着他赌赌石。他多么渴望别人能相信他一次,证明他行,可是没有哪一个给他机会。

一天,赌场来了个新加坡商人,正要花几百万赌块灰皮赌石,陈发根一眼认出他,是四年前在莫龙坑口碰上的那个新加坡商人。这个商人不听他多次劝阻,结果赌石切开后血本无归。这回,陈发根相信新加坡商人一定仍记得那次惨痛教训,便跑过去对他说:“先生,这块赌石肚里绿不纯,水不深,千万不能拿下。”

谁知道,新加坡商人朝他怒一声:“滚!你这个疯子!”

原来,这个新加坡商人住下酒店后,同住的赌石商人告诉他,赌场上有个疯子,人沾上他就霉了,千万要避着。一见面,疯子竟然就是自己四年前在莫龙坑口遇上的那个切石仔,想到那次惨重损失,他当然要对陈发根发出口恶气了。支撑着陈发根活下来的最后一点精神信念,终于在四周讨嫌、讽嘲的眼光中轰然崩塌。

陈发根神情恍惚离开小县城,回到四年多前的莫龙坑口。那个曾让他同阿菊消魂的草棚尤在。他拨开荒草一头钻进去躺下,强烈地想着阿菊,一行热泪淌出来,昏昏沉沉睡去,就死在这里吧。

也不知他在这草棚里躺了多少日子,不吃不喝,生命之火快要熄灭的时候,他突然又感觉到有个女人抱起了他,他一下睁开眼睛,看到女人手里举着块巴掌大淡灰色石头,正朝他发出强烈耀眼的光彩……

六、女人就是块赌石

原来是阿菊抱起陈发根,在他面前举着块石头。陈发根认出,这块巴掌大淡灰色赌石是一年以前,阿菊离开他时在院子墙角要去的。那时他觉得它是块丑陋不堪的废石,可现在,他透过淡淡的灰沙包皮,看里边有团水色极佳的深绿。“丑石必内秀”,看你有没有眼光,当时他怎么把这行话忘了呢?

阿菊说:“拿去。”

陈发根激动得浑身抖动,抱住阿菊,流泪满脸,一句话也说不出。许久,他把赌石推回去,对阿菊说:“这块赌石不赌也值千把万,若拿去赌,四五千万不是顶,你有这些钱过好日子去吧。我呢,能看到它,让我摸一摸,就满足了,谢谢你。”

阿菊说:“这块赌石本来是你的,现在只是还给你。”

陈发根托着赌石,明白阿菊又是在成全他。他跑出草棚,抬头看看天,是那么蓝,太阳那么亮。

阿菊告诉他,坑口来了十几个赌石商人,想赌块好料,快去试试。

陈发根拿了赌石,跟阿菊来到坑口,心里有了打算,赌了钱都归阿菊,报答她对自己两次生死时刻的大恩大德。他托着赌石大声喊:“上等的毛料,谁赌去,谁发财!”

十几个商人像嗅到了浓重腥味的苍蝇,一齐拥过来,但一看陈发根手里举着的那块石头,只有巴掌大,沙粒粗,包皮根本不显一丝绿的特征,都泄气地摇摇头。有个识得陈发根的商人突然大叫:“别信他,是个疯子。”

他们恍然大悟,除了疯子,谁会拿块废石糊弄人?陈发根笑嘻嘻掏出条金钢砂石,往淡灰赌石上轻轻擦。那么,既然这块赌石肚里有绿,为什么不直接上刀架切呢?原来,成色足的赌石如果伤了里边的绿,一刀就要损失几十万,上百万,因此一般先用金钢砂石擦出窗口,既能看到赌石里边的绿,又伤不着。不一会,那块淡灰赌石被擦破一层薄薄的皮,窗口立刻出现笔尖似粗细的一道绿,那绿像一支绿色的胸针,莹莹的绿,绿得纯,绿得深,说明这块赌石里头真有绿呀!陈发根喊:“看到了吧,皮薄绿足,500万开价!”

赌石商人将信将疑伸长脖子,果然看到那块淡灰赌石有道绿,绿得让他们眼睛发直,立刻有人喊:“我要!”

商人只要好料、赚钱,此刻哪管你赌石主人疯不疯的,一场惊心动魄的赌石瞬间揭开序幕。

“我出600万!”“700万!”“800万!”“1000万!”

一个大个子商人喊到1000万,没有人再竞价,这些久经赌石场面的商人已操练得十分刁精,这个价已到了高危区,毕竟只是凭一道擦出来的窗口,还不能判断出里边究竟藏着多少绿,绿的水质如何。

场面冷下来,陈发根又嘻嘻一笑,再次用小金钢砂石条往赌石上擦三下,又立刻擦出竹筷宽一道绿。他举着喊:“按照擦出的这道绿,又能涨500万。如果没有加价的,这位朋友拿去了。”

商人看到那道绿后,又重新竞价:“1200万!”“1500万!”“1800万!”不一会,场面又静下来,那价位已接近两个窗口显绿的价位。再去别处赌,恐怕涨不了多少。

陈发根又笑嘻嘻把淡灰赌石换个角度,再次擦出一道手指般粗细的一道绿,那绿色更深更绿,又引得竞价一路攀升。攀升过后,陈发根像个魔术大师,一连在赌石各个方向,各个面擦出七八个窗口,个个窗口的绿像妙龄女人,楚楚动人。也就是说,这表面看来丑陋的赌石,外表只包了薄薄一层皮,里边全是极品翡翠。这样外丑内秀的赌石世上实为罕见。十几个商人,被观赌的人里3层,外3层围住,最后赌到5000万……

此刻的陈发根赌得脸色通红,赌得热血沸腾,赌得心情舒畅,赌得阵阵满足,赌得灵魂颤动。他望了眼人群中静静站着的阿菊,长长地吐出了一年多来的晦气与屈辱。待十几个商人赌得眼睛血红,撕杀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突然大吼一声:“不赌了!”

这一声吼,让赌疯了的商人头顶像响起个炸雷,着急地问:“怎么不赌了?就是上亿我们也拼下去!”

陈发根呵呵地笑着回答:“这块赌石呀,是块无价之宝,你们喊1个亿,10个亿我也不赌了。”

赌石商人们这才想起开赌前,有人喊他疯子,现在看来一点不假。当他们都愣着的时候,陈发根来到围着的人群中间,把赌石恭恭敬敬举到静静站着的阿菊胸前,说:“阿菊,谢谢你,你就是一块外丑内秀的极品翡翠赌石,我以前不识眼,把你看偏了。这块赌石还给你,永远不属于我……”

阿菊说:“怎么不是你的,有了这块赌石,女人、别墅、汽车,还有你的朋友,又都会回到你身边。”

陈发根摇摇头,说:“对我来说,有了这两次生死劫难和富贵如泡影的经历,已经明白人世间最宝贝的不是金钱美女,不是别墅汽车……”

阿菊问:“你真的不想那些了?”

陈发根突然抱住阿菊,说:“阿菊,我只想同你重新过日子。”

阿菊笑了,说:“我看你真的犯傻了,我和你该了的都了了,再不会重来。”她推开陈发根,转身离去。

陈发根看着手中淡灰色赌石,突然又得到一种感悟:石头就是石头,是贪欲给了它迷惑众生的光环。他高高举起赌石,奋力把它扔到山下奔腾的江水里。

随着赌石场上一阵阵惊天的叫喊声,他觉得一身轻松,世界通亮,大步朝女人追上去……



历史文章推荐:

weinxin
玉满斋公众号
玉满斋官方微信公众号,10多万玉友订阅的玉器知识分享公众号,欢迎您的关注。
心欣翡翠-缅甸A货翡翠挂坠/吊坠/手镯/镶嵌工厂价销售
玉满斋 独山玉 冰种 飘花 平安扣
和田玉鉴定师与和田玉投资培训课程
金明珠珠宝,京东直营,厂商批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用QQ信息填写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星空游戏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Windows 7 江苏省连云港市 电信 4

      关于玉石的真实故事应该比这还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