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王马崇仁披露惊心动魄的一次赌石

2012年5月24日22:54:57 评论 21,687
摘要

  一“刀”下去,可以一夜暴富,也可能倾家荡产,在玉石界风行的赌石交易始终带着一种神秘色彩。昨天,专门描写“翡翠王”马崇仁老先生的《听翡翠王讲翡翠》一书正式在南京上柜,马崇仁也饶有兴趣地讲述了自己的赌石经历,其中以100多万的价格赌得一块石头,最终赚了上亿,堪称经典。据悉,不少赌石经历都是马崇仁首次披露。

一“刀”下去,可以一夜暴富,也可能倾家荡产,在玉石界风行的赌石交易始终带着一种神秘色彩。昨天,专门描写“翡翠王”马崇仁老先生的《听翡翠王讲翡翠》一书正式在南京上柜,马崇仁也饶有兴趣地讲述了自己的赌石经历,其中以 100 多万的价格赌得一块石头,最终赚了上亿,堪称经典。据悉,不少赌石经历都是马崇仁首次披露。

 

赌石是场惨烈的战役

 

在昨天的新书发行现场,已经 60 多岁的马崇仁提着一个方便袋。还没等记者发问,他就像捡豆子一样,从袋子里拿出近 20 块石头,里面大的有几斤,小的还没有鹅卵石大,全部是切开的。据称,这些全是马崇仁的“战果”,因为他将赌石称之为最精彩、最惨烈的战役,昨天带来的只是一些边角料。

 

提起大家颇感神秘的赌石交易,马崇仁介绍称,赌石就是珠宝商人根据翡翠原石外的皮壳特征、纹理走向来判断内部翠料的优劣。赌石交易又分为明赌和暗赌,明赌是已经开了一个小口子或是切成了几片,暗赌则是对没有开口子的“蒙头货”,风险极大。既然是赌,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之所以赌石这种交易手段在翡翠原石市场上沿用近千年,是因为到目前为止,再先进的仪器也无法穿透翡翠矿石外部的风化皮壳看到内部结构。

翡翠王马崇仁披露惊心动魄的一次赌石

赌石现场惊心动魄

 

提起赌石交易,马崇仁老先生是神采奕奕。他回忆起赌得最贵的一次,那是在边城瑞丽。

 

当时,一位皮肤黝黑的缅甸玉商,带来一块重 444 公斤的黄白砂皮毛料。黄色皮壳,皮厚一寸有余,细看有三指宽的一条蟒带。货可不是一般便宜货,从“开口子”看,紫中泛红,成色极好。

 

买?不买?多少钱买?当时来看货的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中国内地各地珠宝商络绎不绝,或若有所思,或悄声商量,但谁都不敢下手。缅甸玉商心急如焚。临近中国的春节,货不脱手,时间耽误,资金囤积,尚且不知成本能否赚回。

 

“买,要是亏了,我赔”

 

正在各珠宝商摇摆不定之际,当年还是中年人的他冲出了这样一句话,并保证这块石头买回去稳赚。他的信心满满让广东揭阳阳美村一伙玉石商吃了秤砣铁了心,当即凑足了 128 万元,买下这块石头带回家乡加工。

 

没过多久,就传来这块石头让阳美村人赚了上亿元的消息。如今,揭阳已经取代中国香港发展成为当今翡翠市场的领头羊。

 

初出道时的一次赌石

 

马崇仁说,他经历的赌石交易太多了,有很多难以记清。不过他初出道的一次赌石故事可忘不了。

 

有一种“黑乌沙”,是翡翠中一种不多见的石种。马崇仁第一次见到它时,是在一个叫老茂哥朋友的家里。那天,老茂哥从缅甸回来,兴冲冲地请马崇仁来。马崇仁进门就看见他正往一块石头上浇水,这石头有脸盆大小,重约 40 公斤,看上去闪闪发光。老茂哥告诉他,这种“黑乌沙”好赌,容易解涨,是易手货。

 

过了两天,他又来看老茂哥切石头。老茂哥想大赌,拦腰一刀切下去,整整锯了一大半。开了,小半的有股拇指粗的绿带子,蟒带和癣都在这边,大半的雪白一片。这块石头是涨了,但涨得不多。

 

刚巧,马崇仁要到香港去,老茂哥就让他带着那小半块去卖,定价 40 万港币。

 

马崇仁到了香港,一边卖自己的货,一边卖老茂哥的“黑乌沙”。不少人看过后,只肯出 20 万,与老茂哥定价相差太大,没敢卖,先把它寄放在朋友家里,自己先回去了。

 

回到家后,听马崇仁一说,老茂哥也一筹莫展。他们喝着酒,商量了一个晚上,最终决定再切,切蟒带。

 

可石头还在香港,怎么办?

 

几天后,有个玉石商要到香港去,老茂哥把这件事拜托给他,并再三叮嘱:贴着蟒带边切一刀再卖。

 

又过去几天,香港捎来话:切垮了,连 20 万都不值了!

 

马崇仁说,他和老茂哥当时都懵了,老茂哥整天都在找他,分析原因,他也干不成事,于是就想到再把传话人找来问问。马崇仁当时就问:“你亲眼见到那块石头了吗?”

 

“亲眼见,有 10 公斤重,”捎话人比画着说,“切的时候他就在,还帮着抬呢。”

 

“那他们是怎么切的?是竖切吗?贴着蟒带切的吗?”老茂哥当时都站了起来。

 

“不,好像是横切,贴着癣切的。”

 

马崇仁说,当时他就感觉到这块石头还有希望,可能是把话传错了,或是在哪个环节上出了差错。于是他们又捎话给香港那位朋友,让他再贴着蟒带切一刀,为防止再出差错,他还特意画了一张图,从什么地方下锯,怎么切。

 

那人走后,马崇仁和老茂哥忐忑不安地在等待着消息,消息却迟迟不来,老茂哥也不来了。

 

马崇仁说,有一天中午,他正在客厅喝茶,忽听门外传来老茂哥的声音,老茂哥提着几只通红的大火腿,还有几瓶酒,乐滋滋地进来。“涨了,大涨!200 万港币 1

 

马崇仁提起这些的时候,一时脸露凝重,一时又面带笑容。他说,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起伏比较大的石头,颇有戏剧性,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场上一刀定乾坤

 

因为马崇仁判断玉料的准确,使他在缅甸周边的赌石场上享有盛名。

 

2002 年,一位姓王的缅甸商人花 270 万元人民币买来一件翡翠毛料,出售的时候买家给价总是在 200 万元以下,王老板心急如焚,向马崇仁讨教。

 

他印象较深的还有一次,当时有一位叫陈子兴的华裔缅商,朋友的矿硐出了一件帕敢基玉石,重 96 公斤,三面擦出了绿色色带,色很正,还有一块巴掌大的天然断块,水、色俱佳。朋友想让给他一半股份,合价 280 万人民币。

 

陈老板正准备以 140 万元吃下一半股份,为了慎重起见,私下问了马崇仁:“值不值?”他仔细看过后,认为不值。陈老板当时就犯了难。他于是就解释,凭他的经验看,这块色带只是包着石头表层转的,中间可能没有颜色。他建议称,既然双方都是好朋友,最好是再解一刀合价为好,朋友之间也好有个交代。

 

几经商量,陈老板与朋友就按照他的意思办了,一刀切下,果然与他的判断如出一辙。陈老板的朋友也很大度,双方重新合价 60 万元,后来卖了 92 万。朋友是少赚了,但陈老板却躲过了 100 万元的赔本买卖。

 

赌石处处透着神秘

 

据介绍,赌石时的过程也为一般人所不了解,这称之为行规。看货商到供货商处看石头时,供货商会从仓库里取出赌石,为避免相互比对,看货时一般不会同时拿出几件赌石,而是看完一件,再换下一件,是好是坏,全凭眼力和经验。

 

双方在看赌石时,场面也是极其严肃的,一般没人出声。以前是两个人像中国西北地区买卖牲口一样,在袖子里捏指头。缅甸地处亚热带,人穿得单薄,没有什么长袖子,就用衣服盖着手捏指头。后来,人们交易时,就用一张纸盖着手,两人互相捏指头,目的是不让旁边的第三者知道,到底是什么价钱成交。再后来,双方是各拿一个计算器,相互报价,相互比对,谁也不出声。等到双方谈好了价格就握握手,表示成交了,不能再反悔了。成交价格第三者根本无法知道。

 

马崇仁说,这些都是玉石界的规矩。至于他为何从赌石到鉴定都要亲自操刀,他更是透露出翡翠行业一个秘而不宣的传统——赌石技术一般都是家族世袭,他的家族就是一个翡翠世家,从祖辈开始,这一行代代相传。翡翠的神秘色彩也正在于此。

  • 玉满斋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订阅
  • weinxin
  • 玉满斋微信小程序
  • 扫一扫添加收藏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