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行业里的赌石辛酸泪

2012年6月10日23:06:48 评论 6,175
摘要

  从缅甸的木姐口岸入境,到曼德勒298英里的路程中,有4个检查站。每过一个检查站,翻译就要把贴有我们照片的一摞表格送进低矮昏暗的木棚让官员们登记盖章。有了上一个关卡的章才能通过下一个关卡,然后是穿笼基(缅甸男性服饰)、趿拖鞋的军人们,走马灯似的轮番打开后备箱检查行李。

从缅甸的木姐口岸入境,到曼德勒 298 英里的路程中,有 4 个检查站。每过一个检查站,翻译就要把贴有我们照片的一摞表格送进低矮昏暗的木棚让官员们登记盖章。有了上一个关卡的章才能通过下一个关卡,然后是穿笼基(缅甸男性服饰)、趿拖鞋的军人们,走马灯似的轮番打开后备箱检查行李。

 

我问他们查什么?司机说:往南走查毒品,往北走查玉石。

 

车窗外,几只瘦狗懒洋洋地在汽车的缝隙中转悠。此刻,我就在千百年来中国人西去的古老商道上。两千多年前,张骞出使西域返回长安后,向汉武帝报告的从四川经云南通达印度的路就是眼前。

 

踏上这条路,就会听到无数的财富与石头原主人擦肩而过的故事:有人在矿上挖了很多年,最后连吃饭钱都没了。夜里到河里洗澡,顺手捡了块石头,回来一看,却是块上好的货色;有人捡到块石头,158 公斤重,一分为二切开,并没发现有什么价值。于是,被扔在院子里当椅子坐,石头的阴凉让人舒服。后来来了两个蹬三轮车的,凑了 6000 缅币把石头拉走了(相当于 150 元人民币)。然而,却以 30 万港元的价格卖给了商行,接着再以 85 万卖到广东,2000 万卖到香港。据说现在的价格是 1 亿 2000 万港元……

 

嘈杂的街头鲜有红绿灯,拥挤的汽车、人力车、自行车和行人,在一片混乱中相互避让。

 

我去了个玉石加工厂,仓库里堆着各式各样的毛料,每个石头都有厚厚的皮壳包着,有的被切割开来,有的只磨出个窗口。完全没有开窗的叫“蒙头个子”,买卖蒙头个子被称作赌石赌石是这个行业最刺激最有戏剧性的一幕,说玉石是个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行业,说的就是“赌石”。翻译说,许多人靠“赌石”一步登天,也有许多人因“赌石”赔得血本无归。

玉石行业里的赌石辛酸泪

没看到什么很好的东西,想必真正“赌石”的第一刀不会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进行,而且价值连城的石头也不会在这个嘈杂的大市场上露面。

 

等是这个行业的特征。对于买石头的人来说,要等矿上有好石头运来,要等有中介人来叫你。你有机会看才会有机会买,为了这个机会,你就得等。有人看电视等,有人打麻将等。为了等,有的人带钱来,更多的是带着年纪来,一直等到老。

 

玉石行业规则多多。一位先生说:“玉石有它的礼性,在你家你给了价我要,出了门你再卖我可以不要。如果在你家我给了价又不要,那就是我没人格,在玉石界就不要做了。”

 

这位先生是玉石界的老客,有时他少赚或不赚都要一口就给到价位,他有了声誉。“人家有好货都会留着给我先看。”他说。

 

我问先生,你每天很忙吗?他摇摇头说:“我在等。”

  • 玉满斋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订阅
  • weinxin
  • 玉满斋微信小程序
  • 扫一扫添加收藏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