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雕又何能得其所意,许是一厢情愿,终不可极

2012年5月3日03:46:00 评论 6,320
摘要

玉雕从未脱离文化独立存在,有意或无意间,从玉雕中总能找到文化的气息。陆子岗似的于作品中刻名的雕刻师并不多见,或者说极难有幸收藏名家之作。流通中的玉雕作品埋没了太多的雕刻师,玩者与雕刻师脱节,于是,断绝了理解雕刻师雕刻之意的渠道,对一件无名氏作品,只能依靠揣摩,从自己感情意识中寻找切合的支撑点,自娱自乐。

玉雕从未脱离文化独立存在,有意或无意间,从玉雕中总能找到文化的气息。陆子岗似的于作品中刻名的雕刻师并不多见,或者说极难有幸收藏名家之作。流通中的玉雕作品埋没了太多的雕刻师,玩者与雕刻师脱节,于是,断绝了理解雕刻师雕刻之意的渠道,对一件无名氏作品,只能依靠揣摩,从自己感情意识中寻找切合的支撑点,自娱自乐。除此之外,就是去文化中找寻,用历史文化来释义雕刻作品寓意,借此支撑。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已不是问题,重要的是玉雕刻作品由空洞而得以激活,在洋洋文化中由哪怕是只字片言契合,也足以感同。
雨中青山、江上渔舟、天空白鹭、两岸红桃,鳜鱼静寂、斜风细雨。人、花、鱼、鹭,一切被斜风细雨所笼罩,各自消失了边际而成为浑然一体,此般以画入词,屏却浮华,意之所至,非空谷隐士者,不能道之。
玉雕又何能得其所意,许是一厢情愿,终不可极
 《渔父》 张志和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
         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玉雕又何能得其所意,许是一厢情愿,终不可极
玉雕又何能得其所意,许是一厢情愿,终不可极
罢了罢了,玉雕又何能得其所意,许是一厢情愿,终不可极。
  • 玉满斋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订阅
  • weinxin
  • 玉满斋微信小程序
  • 扫一扫添加收藏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