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玉舞人

  • A+
所属分类:美玉鉴赏
摘要

中国的玉器,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丰富多彩,独树一帜。河姆渡等新石器遗址出土的早期玉器证明,至少在距今7000年前的原始社会时期,我们的祖先已经学会了制造和使用玉器。玉人在中国玉器造型艺术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史前的红山文化、龙山文化、石家河文化、良渚文化等遗址都有发现。安徽凌家滩遗址出土的玉人是目前所见唯一新石器时代的直立全身玉人造型。

    中国的玉器,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丰富多彩,独树一帜。河姆渡等新石器遗址出土的早期玉器证明,至少在距今7000年前的原始社会时期,我们的祖先已经学会了制造和使用玉器。玉人在中国玉器造型艺术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史前的红山文化、龙山文化、石家河文化、良渚文化等遗址都有发现。安徽凌家滩遗址出土的玉人是目前所见唯一新石器时代的直立全身玉人造型。

 

汉代玉舞人

扬州汉墓出土,舞女玉佩,束腰长袖,细线刻出五官及衣纹,曼妙灵动。

 

 

    随着奴隶制度的瓦解和封建制度的建立,人文主义精神得以发扬。战国秦汉时,在玉器方面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组玉佩——玉人佩,即在其他玉饰件的基础上加上一件或多件翩翩起舞的玉舞人形象。它们在成组玉佩中或占主体地位,或处附属地位,使组玉佩更加贴近人们的生活,更具有装饰意味。相传出土于洛阳金村战国大墓的玉雕双舞人佩件便是一副杰出的充满生命气息的舞人玉佩,它对西汉前期的组玉佩有很大的启迪作用,广州南越王墓出土的一件玉舞人组佩便是明显受到了它的影响。以后,汉王朝虽然禁止成组玉佩的使用,但单个形舞人佩则广为流行,玉舞人成了两汉时期的一种独具特色的佩玉造型。汉墓出土的玉舞人多有1至2个圆孔,显然是用以穿绳系挂的佩玉。而上海博物馆藏东汉时期的一件玉舞人,垂发至肩,雕工细致流畅,足下出一短榫,当是作为嵌插之用的摆件。故宫博物院所收藏的一件汉代玉印章,印身则雕琢成一个舞人。这两件舞人在功能上都突破了单纯作为佩饰的范围,说明当时人们对玉舞人的普遍喜爱,但作为佩饰仍然是玉舞人功能的主流。

 

汉代玉舞人

上海博物馆藏,站立玉舞人(东汉)。

  二

 

    西汉中期,汉帝国成为亚洲最繁荣的多民族国家,也是我国玉器发展历史上的一个高峰时期。武帝刘彻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君子贵玉”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发扬。儒家所提倡的孝道伦理观念促使了厚葬习俗的广泛流行,以玉随葬成为风气。同时,张骞出使西域,打开了玉料东运的通道,和田美玉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原。这一切,都促使了玉器手工业的蓬勃发展。随着工具的改进,镂空、浮雕等手法的普遍使用,制玉技艺更加精益求精,新的器类和器形陆续出现,无数精美绝伦的佳品大量问世,战国时开始出现的玉舞人这时大为流行,并更加形神兼备,玲珑可爱,楚楚动人。北京大葆台汉墓、扬州“妾莫书”汉墓以及安徽、陕西、河南等地汉墓出土的透雕线刻玉舞人都是典型的汉代玉舞人形象。它们充满了人文主义精神和生动写实的风貌,与早期流行的礼仪用玉中常见的那种神秘、怪异、玄奥、繁褥、刻板的玉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些精巧的作品已经揭去了上古时期原始宗教的神秘面纱,成为人们喜爱的装饰品。

 

汉代玉舞人

长袖女舞俑,高31厘米,陕西西安出土。

 

 

    玉舞人皆为长袖折腰翩翩起舞的女性,她们是典型的女乐形象,是专业的舞蹈伎人。从夏商开始,女乐表演就已经成为宫廷享乐的主要形式。到了汉代,上至宫廷,下至诸侯富商,豢养女乐的情况极为普遍,乃至女乐的多少成为权力和富裕的象征。玉舞人多出土于诸侯亲属等墓葬之中,正是这种供贵族阶层享乐的女乐的说明。同时,社会上也随之出现了专门培训女乐的机构,早年长沙汉墓出土的一件漆卮上的彩画,真实描绘了当时贵族之家训练舞伎的生动情景,她们所跳的舞蹈有“袖舞”“七盘舞”、巾舞等等,玉舞人便是取材于这些舞蹈的造型。尽管女乐们的社会地位卑下,但她们高超的舞技却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当代舞蹈艺术的繁荣。且看那一个个转动着的玉舞人,长袖飘拂,细腰轻扭,秀裙曳地,五官清秀,把那且歌且舞时最传神的一瞬间,定格在一块灵巧的美玉之上,再现了汉代舞蹈艺术的神韵。制玉大师们的审美情趣和神奇技艺,令人惊叹不已。安徽淮南市汉墓出土的玉舞人,是一件与众不同的佳作,玉工以独特的构思和简洁的刀法,雕出了一个摆头翘足、娇态可掬、长袖起舞的舞人形象,充满灵气。

 

汉代玉舞人

玉舞人(拓本),可见汉玉舞人雕琢技法的特点。

 

  三

 

    汉玉在继承战国精致灵巧的基础上,出现了崭新的面貌,主要表现在镂空技艺更加普遍应用和线刻手法更加先进。玉舞人多为平板楼空线刻,镂雕技法已经相当成熟,玉工们采用一种若断若续的“跳刀法”,用手工刻出的阴线,线条细若游丝,弯曲有度,构图极其准确。从舞人的镂刻上,我们可以看到汉代游丝刻已经达到了细微遒劲的程度,正如明高濂所说:“汉人琢磨,妙在双钩,碾法婉转流动,细入秋毫,更无疏密不匀,交接断续。俨如游丝白描,毫无滞迹”。

 

汉代玉舞人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收藏有4件玉舞人之一

 

 

    圆雕玉制艺术品,在西汉时虽然数量不多,但它却反映了汉代制玉工艺的高超水平。广州南越王墓出土的圆雕玉舞人便是一件难得的珍稀之作,舞人头梳螺髻,广袖轻舒,曲膝而舞,是一个婀娜优美的越女形象。

 

    西汉前期有作双人和单人舞的两种玉舞人,河南永城县保安山西汉墓出土的连体玉舞人,作双人对舞状,俩人一手上扬相连,一手下垂相握,精巧别致。西汉中期以后,多为单人,更加小巧灵便,画面更集中,便于随身佩带和把玩。舞人双面纹饰相同,无正反面之分,这是作为摆动着的佩件的需要,可以两面观赏。

 

汉代玉舞人

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刘云辉展示玉舞人

 

    随着汉王朝的覆灭,东汉以后,这种玉舞人的形象便少见乃至绝灭,成为战国至两汉时,特别是汉代玉器的一个典型品类。魏晋南北朝时,玉器的制作和使用急转直下,出现了一个历史上的大低潮。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玄学和佛教的兴起,在其冲击下,崇玉文化受到了重创,更重要的是战乱频繁,国土分裂,经济凋敝,严重打击了玉器手工业。统治阶级为减少经济负担,也开始限制珍贵玉器的生产和使用。曹操在临终《遗令》中便嘱告“天下尚未安定,末得遵古也……敛以时服,无藏金玉珍宝”。尤其是玉路不通,玉料来源阻滞,直接影响了玉器的发展。

 

汉代玉舞人

陕西发现迄今形体最大、等级最高而且唯一两件相连的圆雕玉舞人

 

 

    唐代是在历经300多年的分裂局面之后重新统一繁荣富强的华夏大帝国,古老的崇玉传统,在盛唐之际重新萌芽并快速发展,出现了一个空前繁荣的新局面。玉器的功能、造型也发生了重大变化,汉时玉舞人的形象也不再出现。唐人以丰满、富态为时尚,那纤瘦、轻盈能作掌上舞的赵飞燕式的形象自然也就得不到喜爱了。

 

    玉舞人以它特有的历史艺术价值,为收藏家们作为珍稀品种所追捧,其市场行情也节节攀高。人们更渴望了解有关这方面的鉴赏和辨伪知识。战国玉舞人和汉代玉舞人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重视雕工的精微细腻和舞人的华丽动人,而后者则着力于整体姿态的塑造,表现舞人手舞足蹈、夸张传神的大动作,显示出汉代艺术朴实简洁的特点。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长袖折腰;以简单的阴刻细线勾画面部和衣纹;舞人轮廓边缘加刻细线并刻有“  ”纹饰是鉴别汉代玉舞人的要点。尤其是有“  ”纹饰及在轮廓边缘加刻细线是辨伪的重要标志,凡粗而深的线条皆不是真品。

 

    舞蹈是人类最早的艺术形式之一,它的内涵和功能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发展变化,中国文化古籍里就有“帝俊有子八人,是始为歌舞”“击石拊石,百兽率舞”等有关原始舞蹈的记载。我们在殷商甲骨文中便见到了“舞”这个最早的文字,它描绘出一人双手执牛尾和鸟羽而舞的形象。青海出土的马家窑类型舞蹈纹彩陶盆,则再现了早期集体舞蹈的风采。西周初期制定的雅乐体系,标志着乐舞文化进入了成熟期。春秋战国时,诸侯征战,“礼崩乐坏”,民间舞蹈蓬勃兴起,表演性舞蹈有了新的发展。大批专业歌舞艺人的出现,成了推动当时歌舞艺术发展的重要力量。统治阶级对声色享乐的追求是这支队伍存在和壮大的主要原因。著名的“楚舞”以细腰为美,细腰一时成为审美的时尚,以致出现了“楚灵王好细腰,国中多饿人”的众人饿饭减肥的现象。这种审美观一直延续至汉代,纤瘦苗条是汉代妇女对美的追求。

 

    在继承前代舞蹈艺术的基础上,又通过对西域乐舞的交流吸收,汉代把中国古典舞蹈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为后世中国舞蹈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综合性的大型舞蹈——百戏,以及多人共舞、双人对舞等多种舞蹈形式都很流行,加上伴奏的队伍和各类乐器道具的陈列,丰富多彩,气势恢宏。歌舞成了人们生活中的普遍需求,不仅是女性,男性能歌善舞者也很常见,“马步”“弓箭步”等英武舞姿一直流传至今。一块汉画像石上刻画的一对双人舞,简朴传神、刚劲潇洒。这种形象和当代的舞蹈几乎没有区别。

 

    值得一提的是汉代留下了许多杰出的舞蹈艺人的姓名,其中最著名的当推因她那出神入化的舞技而被汉成帝所宠爱的“学歌舞,号曰飞燕”的赵飞燕了。传说她“身轻若燕,能作掌上舞”。河南郑州出土的汉画像砖上的舞女正是这种身轻若燕的舞蹈形象,特别有意思的是画砖左上角雕刻的一只飞燕,明白向人们表明了它的主题。除赵飞燕外,高祖的宠姬戚夫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歌出塞入塞望归之曲”。武帝宠爱的李夫人“妙丽善舞”等等,都是名噪一时的舞蹈家。由此也不难推断玉舞人在汉代广为流行的原因了。

 

    统治阶级上层对歌舞的爱好和支持是汉代舞蹈繁荣兴盛的一个重要原因。史籍记载,高祖刘邦在平定了淮南王英布叛乱之后的返回途中,于其老家的沛宫设宴,召集乡亲们饮酒,并亲自击筑,高唱他本人创作的《大风歌》。在歌唱中起身舞蹈,慷慨抒怀,还激动地流下了眼泪。皇室亲王们对歌舞的迷恋,后妃们本身便是舞蹈高手,这些对汉代舞蹈无疑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汉代舞女的舞蹈有两个最重要的特点:一是“舞袖”,古谚“长袖善舞”,可见古人对舞袖的欣赏和喜爱。运用道具作舞,是我国传统舞蹈的一大特点,汉代舞蹈几乎都以长袖作舞,舞袖凌空飘逸,如行云流水,曼妙灵动,千姿百态。舞袖技艺的发展提高,大大丰富了我国传统舞蹈的表演功能。“巾舞”是加长了的舞袖,从而使其更多变化,更具表现力。除“舞袖”外,另一特点是“舞腰”。腰是牵动人身的枢纽部位,它的扭动变化,既舞动了上身,又带动了下肢,使动作前俯后仰,左右倾折,丰富善变,绰约多姿。“舞腰”动作要求舞人练就一身柔功,做到“绕身若环”“柔若无骨”,是很不容易的。“翘袖”“折腰”是当时舞蹈技巧中具有代表性的尖端技术,二者组成了美妙的舞姿,一直传承至今。且看画像石的一细腰女子正在做大动作的舞袖扭腰表演,动作夸张,形神兼备。本文所附各地出土的玉舞人,为我们再现了当时的神韵。这些舞人有的精细灵动,有的则粗略简朴,但它们都具备舞袖和舞腰这两个重要特点。

 

    2000年过去,沧海桑田,留传下来的汉代舞蹈艺术的形象资料已是凤毛麟角,今天能够见到它,主要得益于保留下来的文物遗产,我们从画像石、汉代漆器、汉代俑人等实物载体中仍可窥视到当时的风采和所传递的信息。而玉舞人这个特定时代的独特产物,则以它的光洁、灵巧、精美、生动的形象和耐久不朽的质地而垂于后世,为我国玉文化和舞蹈文化的研究提供了一份难以替代的实物资料。同时,也为人们留下了一方时代久远、精美绝伦、独具特色的艺术品收藏鉴赏的天地。

本文最后更新于2013年4月23日,已超过 1 年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或图片资源、淘宝商品链接失效,请留言反馈,我们会及时处理,谢谢!

历史文章推荐: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