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待诗经中的玉文化?

2019年7月5日16:38:01 评论 2,045

有学者曾指出:“周朝是礼玉文化的滥觞。”诚然,尽管玉器最远可追溯到距今 8000 余年的新石器时代,但玉器真正被赋予文化内涵和社会功能,并以文献的形式记录下来,却是自周朝开始的。这一点不仅体现在历史文献中,于西周时代成书的诗经中亦能窥探一二。

怎样看待诗经中的玉文化?

一、玉为祭祀礼器

西周贵族统治者以祭祀来达到“敬祖宗,求福禄”的目的,而玉具有通透、神秘、灵秀的特点,自然成为了祭祀礼器的不二之选。

《大雅·云汉》“圭璧既卒,宁莫我听”便是周宣王在天下大旱时,用玉圭和玉璧来祭祀先祖和神明,进行祈雨的祭祀仪式。玉器在用过之后,还需要被埋入土中,和自然融为一体。

周代还有一种名为裸的典礼,即君王将酒洒在地上,用以祭祀先王,而承担酒之容器的正是玉瓒,经考证玉瓒就是玉柄铜勺。《大雅•江汉》中有“厘尔圭瓒,秬鬯一卣”的诗句,意思是周王赐一柄圭状玉瓒和一坛黑黍香酒给召公,而召公用玉瓒将酒洒在地上来祭祀先王,完成了裸礼的仪式。 军队出征前祭祀鬼神以求取得胜利平安归来,《大雅•棫朴》有诗云“济济辟王,左右奉璋”描绘了周文王出征前在郊外祭祀神灵的场面,祭祀中侍从每人手中需要捧一块玉璋。

怎样看待诗经中的玉文化?
二、玉为男女饰物

《说文解字》有言,“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美丽的东西用来装饰便也不足为奇,何况是独具内外兼修之美的玉石,自然备受青年男女推崇。

诗经中女性佩玉,往往为衬托其动人美貌和非凡气质。《郑风·有女同车》所描述的“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据”的美女不仅貌美如花,而且纷纷垂下的珠玉更加凸显其娴雅的淑女气质。“将翱将翔,佩玉将将”,登上马车时佩戴的玉饰碰撞得叮咚作响,婉转动听,使女性风姿绰约,独具美感。

诗经中男性佩玉,更多是彰明其尊贵地位和从容风度。《小雅·瞻彼洛矣》中“君子至止,鞸琫有珌” ,表明天子讲武视师时,军容整肃,天子亲佩宝剑,剑鞘也装饰着华丽的玉石,突出天子威严地位,威仪崇隆 。“有匪君子,充耳秀莹,会弁如星”写英俊的君子耳嵌珠玉,器宇轩昂,潇洒倜傥,风度翩翩。

怎样看待诗经中的玉文化?

三、玉为礼物赠品

随着周代佩玉的盛行,玉器的社会功能也愈发凸显,玉器往往作为礼物来传达人们的情感。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据”;“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这其中不仅寄寓着深情厚谊,还有礼尚往来、以德相待的意味。

《秦风·渭阳》中“何以赠之,琼瑰玉佩”是外甥送别舅舅时赠送的礼物。《王风·丘中有麻》中“彼留之子,贻我佩玖’,可能是女子等待情人而情

人不来时所作,“贻我佩玖”也是其想象中的情景。如此,则可以看出玉佩在男女表达情意时的重要作用。

怎样看待诗经中的玉文化?

四、玉为美好象征

玉既为石之美者,又兼备五德,很容易成为美貌和美德的象征。

《君子·偕老》中“瑳兮瑳兮,其人展也”,以玉之纯白为喻,写女子外貌俏丽,给人一种“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的美感。《卫风·竹竿》中“巧笑之瑳,佩玉之摊”,此处以玉写人,写良人笑貌音容与其身上所佩美玉,交相辉映,使其更加妩媚动人、不可方物。

除此之外,诗经中以玉比德也十分常见,《秦风·小戎》中"言念君子,温如其玉",此诗是女子悼念征夫所作,怀念他文雅温厚、德行上佳,表现其夫的善与美。“如珪如璋,令闻令望”出自《大雅·卷阿》,以玉为喻,赞颂周成王美好的品质。

综上,《诗经》中大量的对玉器玉石的描写,展现了玉在西周社会生活中的广泛应用,玉自周起被赋予真正的文化内涵和社会功能,初步形成传统的玉文化

  • 玉满斋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订阅
  • weinxin
  • 玉满斋微信小程序
  • 扫一扫添加收藏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