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玉萦岁月 翠意染流年

2013年6月4日11:15:16 2 7,417
摘要

最初的最初,是垂髫之年,脆声吟咏着“大珠小珠落玉盘”,从此对珠玉之音倾慕向往;而后的而后,是豆蔻年华,感慨着“莫失莫忘,不离不弃”的金玉缘,从此对玉之寓意心生涟漪。光阴悠悠数十载,那百转千折的际遇踏遍山山水水,却总是宿命一般萦绕着珠翠华彩,让一个至为平凡的女子,沉醉于翡翠的曼妙之境,此后,心清若水的生命,便被点染得翠意盈盈。

       最初的最初,是垂髫之年,脆声吟咏着“大珠小珠落玉盘”,从此对珠玉之音倾慕向往;而后的而后,是豆蔻年华,感慨着“莫失莫忘,不离不弃”的金玉缘,从此对玉之寓意心生涟漪。光阴悠悠数十载,那百转千折的际遇踏遍山山水水,却总是宿命一般萦绕着珠翠华彩,让一个至为平凡的女子,沉醉于翡翠的曼妙之境,此后,心清若水的生命,便被点染得翠意盈盈。

 

     石之美者为玉,或许,当我拈起生命中第一颗美丽石子,并为之怦然心动的时候,与玉的不解之缘就写下了序章。记得那时约莫六七岁,馋嘴的我常常打开爷爷的大抽屉,寻觅有没有留给我的小零食,有一次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盒子,盛放了十多粒圆润柔和而又有着层迭纹样的石子,那细腻温润的质感、温暖明媚的色泽,震慑了年幼的我,脑海中跳跃出一个美丽的名词——玉。从此,河畔沙滩、田地土堆,成为了闲暇时的乐园,总想从中捡到那闪着动人华光的石子,也常遇见或洁白细腻或色泽缤纷的鹅卵石,却总感觉少了那一抹温润的清辉。爷爷告诉我,那有着细密纹理的红色石子叫玛瑙,是一种常见的玉石,来自遥远的北国辽宁,而在更远的异邦,还有个神秘的国度,出产碧绿的珍贵玉石——翡翠。而那时,年幼的我并不知晓,那碧意幽幽的美玉,有一天会成为我此生难舍的追随。

 珠玉萦岁月 翠意染流年

     青葱年少时最是敏感纤柔,满满的心事仿佛含苞的蓓蕾,幽香在欲语还休中若隐若现,却又澄澈如剔透水晶。少女情怀总是诗,伤春悲秋时,悄悄沉溺于绿幽灵中变幻的梦境;风乍起,心起涟漪,迷离绵密,丝丝缕缕如发晶;也曾倾慕诗书里那些优雅高贵的传奇女子,隽永如神秘紫晶;但最最明媚的却是粉晶,柔柔润润桃花一般娇俏的色彩,承载了脉脉不得语的笑与泪。明明知道,和粉晶有关的传说只是传说,却还是忍不住,送给自己一颗小小的水滴形粉晶,就当送给自己一个有所期许的梦吧。粉嫩的辉光落入奶奶宁和的眼,她微笑着抬手轻拂娇美的粉晶胸坠,未发一言,任腕上的翠玉镯缓缓滑曳,那缕缕柔和的青翠,仿佛诉说着红颜白发递相催的故事。

 

     斑斓清朗如玛瑙的童年早已成为悠久的记忆,清澈明净若水晶的花季也渐行渐远,在惶然无措的岔路口,幸运的与翡翠不期而遇。数千个日夜,赏她的种、水、底、色,读她的形、工、寓、瑕,思她的拙、璞、灵、秀......色彩可素净可驳杂、质地或清透或醇厚、造型亦玲珑亦丰盈、本性既刚直又坚韧,翡翠这一舶来品,竟完美承接华夏绵延数千年的玉文化,于短短数百年,成就“玉石之王”这无上荣耀,鉴微于水色溶溶碧色幽幽的翠之海洋遨游,不知不觉越潜越深,也愈发感受到她的广阔和博大。

 珠玉萦岁月 翠意染流年

     无需细述翡翠矿藏的稀少、开采的艰辛、璞玉的神秘、雕琢的精妙,只是随口道来翡翠的色泽,足以让人心醉神迷:帝王绿、黄秧绿、金丝绿、紫眼睛、春带彩、黄加绿、福禄寿、鸡油黄、飘蓝花......褪去年少的青涩,渐渐懂得这悲欢交织的生命,并不是一览无余的通透,人事浮沉纷繁,远非想象中的黑白分明,唯有翡翠这色彩、种份最复杂多变的玉石,方能将那大千世界的光怪陆离包容兼纳。岁月浮沉,一道道年轮沉淀下红尘喧嚣,再也没有往昔糖果般甜润的水晶心情,而今常伴腕上胸前的,是醇滑细腻的糯冰种翡翠。喜欢糯冰种翡翠似透非透的质感,也喜欢柔柔红黄翡色温暖的色彩,如此时恬然自得的心境,不闪烁、不绚烂,只求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淡然,看似随遇而安,可在边缘剔薄处隐隐的冰莹,又蕴藉着不容轻忽的傲骨。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传说珍珠是天使的眼泪,只为有情人而落,亦被痴心人所恋。首饰匣中也有一串精圆润洁的珍珠,浅浅的紫色、熠熠闪烁的辉光,每每玩赏,总有着淡淡的怅惘。因着“何必珍珠慰寂寥”的哀怨,因着“还君明珠双泪垂”的无奈,总觉得粒粒牵连的珠链,凝结了落泪人的精魂,有着沧海桑田的孤高,经不起随心辗转,只能珍而贵之的佩戴,小心翼翼的收藏。而翡翠,却如水般利万物而不争,着优雅旗袍,玉镯添几分古典之韵,配衬衫长裤,玉佩藏几许清爽秀美;华堂广筵,可翠色倾城,山居农舍,飘蓝花清幽......虽是玉中之王,却未曾盛气凌人,只要揽她入怀,便认定生生世世的缘,始终以最合宜的姿势装点容颜,不离不弃,岁岁年年。而在不可预知的倾跌之际,又以她的纤秀之躯,承载猛烈的撞击,宁为身碎,只为玉保平安,那临去的一声轻吟,是得偿所愿的骊歌。

 

     流光容易把人抛,当“自怜碧玉亲教舞,不惜珊瑚持与人”的娇慵渐趋沉静,当“水晶帘箔云母扇,琉璃窗牖玳瑁床”的富丽日益褪却,百味皆尝,云烟已过,唯有腕上那朝夕不离的翡翠镯,柔细白底上的幽幽翠意,缠绵吟咏出“青丝虽成霜,韶华未敢负”的无悔红尘。

  • 玉满斋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订阅
  • weinxin
  • 玉满斋微信小程序
  • 扫一扫添加收藏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1   博主  1

    • huangrong huangrong 9

      玉品人品,美玉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