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玉纪正误》

2012年1月5日02:10:00 发表评论 5,725
摘要

《玉纪》为晚清陈性(陈原心)所著,对古玉业界影响甚大,稍后有刘心缶(刘心白)作《玉纪补》。其说为民国刘大同的《古玉辩》和李迺宣的《玉说》多有沿袭。《玉纪正误》为广东东莞人氏李凤廷民国时所作,则是专门针对《玉纪》进行批驳的。 桑行之等编《说玉》,将历代有关论及玉器的书籍资料收录的相当齐全。其说明中有:“《玉纪正误》为李凤廷撰,此书订正《玉记》謬误之处,凡十一则,立论很有见地”,此种观点引自杨伯达先生。

    《玉纪》为晚清陈性(陈原心)所著,对古玉业界影响甚大,稍后有刘心缶(刘心白)作《玉纪补》。其说为民国刘大同的《古玉辩》和李迺宣的《玉说》多有沿袭。《玉纪正误》为广东东莞人氏李凤廷民国时所作,则是专门针对《玉纪》进行批驳的。
     桑行之等编《说玉》,将历代有关论及玉器的书籍资料收录的相当齐全。其说明中有:“《玉纪正误》为李凤廷撰,此书订正《玉记》謬误之处,凡十一则,立论很有见地”,此种观点引自杨伯达先生。
     该书中所录的《玉纪》有出产,名目,玉色,辨伪,质地,制作,认水银,地土,盘功,灰提法,养损璺,忌油污,共一十二则。李针对了除灰提法等之外的其中九则,“凡十一则”大概是数错了。这样的小误或在所难免,而所言李的“见地”却着实难以令人苟同,或选择其中的几则论之,基本可观全貌了。
一、《玉纪正误》“出产
    玉纪云:间产天智玉,火不能热,亦不为火伤。按:周书武王伐纣,纣以玉五千裹身自焚,凡玉皆毁,仅存天智玉五,故武王宝之。
    愚(李凤廷)按:此说近于荒谬。凡玉,皆能入火不毁。质地坚至者,能耐三百度热,质地松者,亦能耐二百度热以上,冷却而原器无损。至玉与石传热同一比例,天智玉亦石类也,火不能热。则吾未之敢信”。
    这里说的“天智玉”是何种玉?《玉纪》在“间产天智玉”句前有:“产水底者名子儿玉为上,产山上者名宝盖玉为次”,整句是连起来的。其中的“子儿玉”和“宝盖玉”应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和田“籽料”“山料”。大概陈性认为是和田玉有中“间产天智玉”。
    天智 玉不为火伤的说法,出自周书即今之《逸周书》,其中详细的记载是:“商王纣于商郊,时  甲子夕,商王纣取天智玉琰五,环身厚以自焚。凡厥有庶告焚玉四千。五 日,武王乃俾千人求之四千庶玉,則销天智玉,五在火中不销。凡天智玉,武王则宝与同。凡武王浮商旧宝玉万四千,佩玉亿有八万”。这类记载的可靠性很高,有 考证其时间在甲子日都不会错。
“凡 厥有庶告焚玉四千”,是说有人提议需要焚玉四千,才能消除纣尸身上的残留(玉器),好像有辟邪的意思,防止纣的魂魄依附在玉上?于是“武王乃俾千人求之四 千庶玉,則销天智玉”,谁料四千庶玉都焚毁了,那五件“天智玉琰”还“火中不销”,变成了武王的宝贝。商晚期时,和田玉已是玉材的主流,如妇好墓的证据。 那四千庶玉中应当少不了有和田玉的,何以只有天智玉不毁,有些不可思议。琰,《说文》“璧上起美色也”。琰圭见于《周礼》,“琰玉环”是带美色的玉环。可能焚玉的火焰连玉色都没能伤到,看来“天智玉”乃真宝玉无疑。
陈的 “火不能热”其实是指一般火的温度,如柴火在一定的时间内,或者在一堆玉石中,有一种和田玉中的“天智玉”热的最慢又特别的耐火而已。陈性有盘玉的经验, 在《玉纪》中专门讲了提油法,水煮法,不至于会笨到将煮了半个时辰后的玉石,以为会有“火不能热”的,马上拿在手中。所说“火不能热,亦不为火伤”的重点实是“不为火伤”。
李凤 廷所说的2-3百度,是油炸作假包浆时的温度,在这种温度下,普通的石头也会“原器无损”,更不要说和田玉,这种温度对一般玉石的质地影响很有限,并不关 什么坚至松散的事,举例显然缺乏说服力。和田玉相当耐高温,通常100度的沸水不会对它有任何影响,1000度的高温中也不会变形,宋代时就有以火烧的情 形来辨别真玉的做法。其中是否有特别耐高温的,当然有待于实验证明。
    “天智玉”耐火的说法源自周书,并非陈杜撰,只是小加发挥,或者想说和田玉产地中可能会有奇特的品种罢了。李的“正误”,既显吹毛求疵,举证又不甚在行,其实自己所说的“凡玉,皆能入火不毁”倒是有问题,至少要看是什么温度的火了。斥人“近于荒谬”,实为开卷无益了。
二、《玉纪正误》“质地
玉纪云:凡玉在土中五百年体松,受沁千年质若石膏,二千年形如枯骨,三千年烂为石灰,六千年不出世则为泥。
愚按:前章已述玉为粘土硅酸之化合物,受土中热力蒸发,硅酸溶解,始得受沁,则受沁年限不能有一定标准,而受沁之迟速尤以地中热力强弱以为衡,南方不满百年而受沁,北方间有历千年而无沁者,观于昨年郑州出土之玉多无沁,可为一证。其冠以若干年变至若何程度,均臆说耳”。
《玉纪》是最早论及古玉受沁年代的,说明古时玩古玉的人们在长期的观赏把玩的基础上,注意到了不同年代的古玉可能出现的侵蚀情形,并作为辨别古玉年代的一种参考因素。
陈的 时代并无考古学,陈性认为“玉在土中五百年体松”,大概他所见到的宋元器物开始有沁,而明清代均未受沁。从现在已有出土的明代器物看,中早期的开始出现少 量的沁蚀,比较严重些的元明器物可能其材质不同或制作的上限要早些的,或者所谓的“再入土”。李认为“南方不满百年而受沁”的玉器,迄今为止并未有实证。
现在的人们可以有正式出土器物来比较陈李的说法,显然陈后面说“六千年不出世则为泥”有些问题,刘大同《古玉辩》也认为陈氏有误。李的“昨年郑州出土之玉多无沁”,大概是指的那时小屯殷墟考古挖掘的出土器。
需要 弄清楚些的是,陈性所说的情形“受沁千年质若石膏,二千年形如枯骨,三千年烂为石灰”,可能是当时他所能见到的情形。从出土器看,战国汉代的多有“形如枯 骨”,商代和良渚器物也不少似“烂为石灰”的。如果说这些器物已经因为受侵蚀而出现缺损,那出现“六千年不出世则为泥”,也就不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形了。
陈性 在质地一则中还有说:“如果三代以上旧玉,体已朽烂,其质松软,指爪亦能搯落。名曰老三代。若秦汉时旧玉质地虽已烂软,玉性未尽,非刀不能削落。魏晋六朝 旧玉,质地未松,其性尚坚,偶有软硬相间者,系南土中出世之物也。至唐宋时旧玉,质地全在,坚硬如故,惟水银间有沁入玉中耳”可见其所说“石灰”;“枯 骨”也不是一概而论的。但无疑陈性是有眼见为实,亲手把玩体验,做过比较分析才有这样的说法。正如刘大同评价的“皆据所见而言”,其见识就并非一句“均臆 说耳”所能诋毁的。
当中有说“魏晋六朝旧玉,质地未松”与“五百年体松”自相矛盾。李本应痛加驳斥,而他显然没有注意到,或可掩饰曰之:小误在所难免耳。
和田籽料在水中非数万年而不能成皮色,何以成器之后仅数千年就会朽烂不堪,其中的问题须有相应的实验与考古研究,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从已有的出土器物看,除了形制和纹饰,古玉器与新玉器在外观表象上必然是有区别的,这就是其接触的外部物质与温度湿度及压力,在时间的流逝中所产生的改变。可以说入土古玉是没有不受沁的,只不过有个别的色沁不明显而已。
分析玉器的受沁情形对鉴别其年代据有实际意义。如现在常见一些形制不出明清之间,却带着各种色泽,多有颜色入骨,声称沁色如何的,其实就很容易分辨。清器不会有受真沁色的,其色无非本色或皮色或染色,极少有旧玉后雕的,凡颜色入骨的多为染色做旧。
李仅以“土中热力蒸发,硅酸溶解”解释受沁,嘲笑“冠以若干年变至若何程度”,不肖说明时间的作用与年代关系,其所依倒的更似“臆说”。
《玉纪》大约是道光同治年间的,那时虽距民国不远,但现代的物理化学还多不为人所知,更无考古学,这是陈性与李凤廷在知识结构上很大的区别。陈更接近之前的时代,而李则接近现代。
三、《玉纪正误》“地土
玉纪 云:旧玉视何处土中所出,如陕西、甘肃、山西、四川诸省谓之西土,地土干燥,玉在其中虽烂似石灰,其棱角文理无损蚀,最为上品。直隶、山东、河南、湖广、 及江苏之徐州、安徽之颍州、六安诸处南中土,地土虽干不燥玉在土中年久,稍有瘢痕者次之。其余各省皆谓之南土,文理大半模糊缺损尤多。
愚按:玉之缺损不关地土之干燥与西南之区分,实于土中视含某种矿质以为断。尚该地含有砩质与地中硫酸化合而成为砩化水素,不独南土易致模糊缺损,即西土亦呈同样状态矣。”
今天 的我们似乎没能比李凤廷走出多远,迄今为止,对于古玉产生侵蚀沁色的原因,仍处于研究阶段,现今比较新的有关研究成果,如“古玉器的化学风化机理初探之一 ——粉末态模拟实验”(岩石矿物学杂志2007/2),也还在尝试通过实验来取得一些更深的认识。显而易见,李的“砩质与地中硫酸化合而成为砩化水素”, 既不会是依据了什么研究成果,也不会是他自己做了什么实验的结论。其批驳陈所依据的只是一种基于酸有腐蚀性的模糊认识而已。
不可思议的是,李还运用这种模糊认识在“玉色”一则中大加发挥,做了表格,称什么沁色就是某种酸化、碱化、硫酸之类的,似乎已不再需要严格的实验数据来证明了。
可见 二者的不同在于:陈是依据经验对古玉的出土地做大致的推测,李则想运用一般少量的化学知识;验证古玉的出土地甚至侵蚀现象。对于玩家藏家,陈的经验之谈显 然具有实际参考价值,传世的古玉多数已没有带着什么原地的泥土,即便有,也不大可能只为了它产于何地去检测它的成分。李的说法则近于伪学术了。
我们 观察比较一下已有出土古玉的受沁情形,大致良渚器物受沁要深重过红山器物,南越王的深重过北方的,显然不同地域的出土器是存在差异。而即便同一墓出土的器 物,受沁的程度都会有很大的差别,无法一概而论。从鉴别和收藏古玉的角度讲,对一件高古器物的出土地,能大致上做些推测也就足够了。
一件古玉一旦无科学记录的离开原地,即成为来历不明的传世品,除极特殊的情形(如有铭文),多已不再具有学术意义上的功能。其价值也远不能与出土器相比,至少不会有哪个学者会糊涂到用没有确切记录的古玉去发学术论文的。
学术 有学术的用,但与实际辨别真赝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做考古学研究的专家也不等于就是鉴定的专家。正如刘大同所言:“毛氏有传,郑氏有注,许氏有书,以及宋宣 和之《古玉图》,吕氏之《考古图》,元朱泽民所撰之《古玉图》者,是恐后人不知古玉之名称,作何使用。为考古也。吾今之作《古玉辨》者,是恐人不能辨古玉 之真赝,为存古也”。准确的说陈性是他真正的同道前辈。而企图以学术上的东西去否定经验的东西,就荒诞如同以“考古”“学术”去否定“存古”了。
四、《玉纪正误》“盘功
玉纪云:脱胎云者,玉入土中三四千年烂若石灰,出世得人气养之复原,石性全去,但存精华,犹仙者脱去凡胎之意,其玉晶莹明洁,毫无渣滓瑕疵,似宝石而含光纯粹,乃阴阳二气之精也。
愚按:玉为粘土硅酸类之构成,尚烂若石灰,则硅酸为上热溶解净尽,成分中既失却一部分玉之组织已不成问题,更何能令其晶莹明洁如宝石耶?此无他,以珷玦琨珉璕瓔之类(石之类玉者俗呼苏石),故神其说,尤以阴阳二气之精比拟以炫世,世人不察,辗转相传以为论,殊不知本实先悖矣”。
李凤廷的意思是不存在什么盘玉,所谓的晶莹明洁无非有些琨珉之类的原有之状,脱胎如仙更只是耸人听闻而已。对此我们能说什么呢?正如对着一个没吃过梨子而去谈论梨子滋味的人,大概辩论的最好方法就是叫他去吃过后再说。
古玉 是否可以盘玩?是否可以玩到“玉晶莹明洁,毫无渣滓瑕疵,似宝石而含光纯粹”?作《玉纪补》的刘心白几乎都是围绕盘玉的话题,并认为传世器:“古玉自昔流 传未经入土者,谓之传世古,系人之精神沁入玉中之腠理,血丝如毛铺满玉上,而玉色润溽无土斑者是也”。还说出土器中有的“水银沁不夹土斑者,盘功既足,纯 黑如漆,日下照之,其中赤若鸡冠而又有白玉底章,无上妙品也”。作《古玉辨》的刘大同当然更是肯定的,并将因何要盘玉加以发挥,以为古玉非盘不可:“出土 古玉以还原为贵,欲古玉还原,非盘之不为功”,“ 古玉不能复原,则不灵,不灵,即与凡石无异,又何足取?”。二刘都是具有丰富经验的玩家,一个早于李,一个是同时代稍早的,与李的论调截然不同。我们应该 相信谁呢?其实自己动手后就自然会明白。
《玉 纪》中关于盘玉的部分可以说是其主要精华之所在,这是玉文化史上第一次明确论及古玉盘玩的,之前仅可在乾隆诗文中见到一些痕迹。我们观察故宫的旧藏能见到 一些古玉器表面明显不同于刚出土的,呈琥珀状润泽异常,这种现象是被把玩的结果还是长期接触人气而出现的变化,尚不易考证。但这无疑是值得藏家玩家们高度 关注的,是否要盘玩古玉及了解其变化和结果,将会牵动古玉多个深层次的问题,直接关系到鉴赏。因话题太长,暂且不论。
任何 一件玉料,大概都至少形成于数千万年前的地质变化,一个籽料也需在河里滚动数万年方才圆滑有皮色,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在人手中数年或数十年;能被玩的转色并 状若蜜蜡宝石;如脱胎换骨一般。这种情形只会发生在一件玉料被加工成玉器之后,在与人的长期接触或是入土仅千年上下;再出土由人做盘玩后而出现。在缺乏物 理化学知识的年代,将古玉的这种变化归结为人的精气作用,或是用阴阳五行作解释,大概是唯一能说得通的,看不出陈性有何“比拟以炫世”哗众取宠的不实之 处。对于这种变化,即便现代科学发达,近期内亦不定能给出我们一个明确的所谓科学答案。李斥陈“本实先悖”的本实在哪里,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了。(附图: 源自故宫旧藏)
   
五、结论:《玉纪正误》以极少的现代化学知识作为批判《玉纪》的根据,多数的指责仅反映出李凤廷极少把玩古玉,缺乏实际的感受。所论对于古玉的玩家藏家不但没有指导意义,甚至是相当有害的。
李凤廷也写过《玉雅》一书,说起玉器的名词用途头头是道,或也有点参考价值,但由于缺乏长期的把玩体验,对古玉的一些重要特质无法具有深刻的了解,犯了企图以“考古学术”去否定“存古”的错误。这样的错误今天仍在影响我们,尤其在学术界流毒甚广,对于这种情形就不可不引起重视了。如一些教授研究员对藏家玩家的经验之谈嗤之以鼻,以为搞了些考古形制研究或写了几篇论文就能去做实际鉴定了,却多成了遭人讥讽的伪专家。
古玉 器具有不同于其它类型古器物的特点。古玉盘玩和在盘玩过程出现的情形,属于古玉深层次的文化现象。如何正确的进行盘玩,观察出现的变化,体验古玉的美感, 都会对玉文化的传播产生积极的因素,对于古玉的辨识、估价、观赏也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然正所谓“此非亲历其境者不知,亦非初学鉴赏家所肯信也”,“不谙 者,未可轻试也”。
《玉 纪》中的真知灼见为之前历代文人所不能及,是所有实践中的古玉玩家藏家们最为需要学习与掌握的不可或缺的宝贵知识。《玉纪》对古玉器研究和鉴赏具有无可动 摇的地位,并将会产生长期的影响。时间也将会证明,在拿不出严格的科学实验成果时,任何对它的所谓 “正误”都将是徒劳无功的。

历史文章推荐:

weinxin
玉满斋公众号
玉满斋官方微信公众号,10多万玉友订阅的玉器知识分享公众号,欢迎您的关注。
玉满斋 独山玉 冰种 飘花 平安扣
金明珠珠宝,京东直营,厂商批发!
和田玉鉴定师与和田玉投资培训课程
心欣翡翠-缅甸A货翡翠挂坠/吊坠/手镯/镶嵌工厂价销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