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的自信来源于何处?

  • A+
所属分类:随笔杂谈
摘要

无论什么意识形态、什么社会阶段,这片土地自有他的运转规则。中华民族复兴的过程也正是重拾文明自信的过程。这种自信源自中华文明数千年血泪凝聚的经验,也是在这个越来越局促的蓝色星球之上我们面对的未来的信心。

百年的屈辱下来,无论是上层精英、下层黔首,几乎都对脚下这片土地上曾经辉煌的文明彻底失去了信心。在深深的自卑当中,我们深刻地不能再深刻地反省这中华文明的每一根血管、每一个细胞,剜骨挖肉、弃之如敝履,并把物质的困窘、人性的丑恶与人群的失态归咎于文明的劣根性。

整个近现代,中华文明都处于信心不断丧失的境况中:

  • 鸦片战争摧毁了军事技术的自信
  • 通商口岸摧毁了经济体系的自信;
  • 甲午惨败摧毁了官僚体制的自信;
  • 维新变法摧毁了儒家思想的自信;
  • 庚子事变摧毁了宗教信仰的自信;
  • 北洋乱世摧毁了对统一格局的自信。

于是:

  • 我们新鲜又艳羡地渴求着每一件舶来品;
  • 我们把每一个高鼻深目的洋人敬若贵宾;
  • 凡事喝过洋墨水的成为不可置疑的权威;
  • 无论东洋或西洋都成为求知求学以救亡图存的圣地;

一百多年来,我们几乎是趴在地上、虔诚地把中华的未来与希望寄托在对广义的西方文明一板一眼的模仿拷贝之上,毕恭毕敬、奉若圭臬,用几代人的血汗与交织百年的恩怨情仇缴纳了一笔笔昂贵的学费。

可有多少人去问过,真正救亡图强的到底是什么?

动摇腐朽清廷的是不伦不类的拜上帝教,还是千千万农民心中“均田免粮”的古老质朴的理想?

成功守卫疆土的是李鸿章买来的巨舰大炮,还是左宗棠抬棺西征收复伊犁所踏过的“河西走廊”?

让洋人感慨中国无法以武力完全征服的是“量物力结欢心”的外交手段,还是家国存亡之际底层平民近乎歇斯底里的搏命一击?

后来的人们只看到了广州国民政府北伐,却忽视了同时间横扫湘鄂赣,全国成员近千万的农协运动;抗战时期,人们在领会领袖们“论持久战”“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思想时,也常常忽视掉了在武器、军队、外援之外,是祖国的大河山川把侵略者的对华战略限制在越走越窄的死胡同里。

当来自苏联的军事专家、党内留洋高层抱着大城市、工人、阵地战的苏联经验把革命带上绝路的时候,是那个没出过国、没留过洋的农民的儿子固执的坚持着土地革命、“农村包围城市”“游击战”的理念才让未来的火种得以留存;

当新中国建立,整个国家在苏联大规模援助、计划经济思想指导下大踏步工业化的时候,又是最广大农村地区为城市工业化提供了其他西方国家要靠战争、靠殖民才取得的第一桶金。

欧洲人开辟新航路一路打下印度洋沿岸商路港口、征服美洲摧毁印第安文明古国自是不必多说,我们熟知的日本,真的是靠他们的工匠精神、明治维新才完成向资本主义过度的吗?naive

位于日本岛根县的石见银矿曾是十七八世纪世界上代表性银矿床之一,于上世纪 20 年代闭坑。石见银山从 1526 年开始了 400 多年的开采历史,从日本战国时代后期到江户时代前期都是日最大的银矿山。17 世纪,这里的银产量占当时世界流通白银的三分之一。可以说石见银山的开发鼎盛时期与日本经济史上的商业发展时期基本重叠。

在商业全球化的启蒙年代,坐拥全世界三分之一的白银,日本人在自己家里就获取了欧洲人靠殖民才获得的资源,这就是让日本在明治维新后迅速崛起的原始积累。

任何国家只要是试图走工业化、现代化这条路,在不择手段获取第一桶金之后,都逃不过马克思所归纳的那四个字——生产过剩:

由于市场投资的盲目与逐利,社会商品生产总量大大超过有支付能力需求量的经济现象,是经济危机的主要特征。

改革开放到今天,中国经历了数次经济波动,是靠什么在一路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的过程中不被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击垮?不是西方那套经济学术语。

而是……

靠一失去低薪低保障的工作就回到农村自给自足的几千万农民工;

靠国企改制工厂裁员后就在寒风中推着小车上街卖早点的下岗工人;

靠人均微薄的教育经费下父母们省吃俭用供养出来的世界最大规模的大学生群体;

靠广大三四五线城市居民大半辈子的辛苦积蓄吸收着资本泛滥对房价以及金融系统的冲击……

这是章家敦的读者们无法理解的。

中国经济遇到过困难吗?举步维艰……

中国如章家敦等西方话语体系下的人士所预言的遭遇过崩溃哪怕一次吗?一次也没有。

中国现代化、工业化的规模是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期间遭遇的挑战也是前所未有的。所有应对危机所付出的成本全部由这个国家极其多样化且统筹配合的地域经济结构、土地承包责任制后世界上最大的农村自然经济体、千百年传统道德观念下吃苦耐劳的人民所承担起来。

美国人总是抱怨中国操纵汇率才获得制造业优势,但实际情况确实在短暂繁荣后的一轮轮经济危机以及连带的社会危机中,欧美发达国家除了以政治金融手段对外输出危机,还在资本输出过程中将最有可能发生严重生产过剩危机的制造行业向其他国家转移。发达国家经济产业空心化、虚拟资本化不单单是跨国公司、跨国资本的贪婪或者好心从而给了其他国家机会,而是面对必然的周期性经济危机趋利避害选择。

中国是集成了绝大部分产业链的世界制造业中心,不仅仅需要集约化的资源区位条件,更需要抵抗经济波动与生产过剩危机的体量与经济结构。产业空心化既是本国投资者权衡利弊的决策,更是一轮轮经济危机下来全球产业链自发追求稳定的结果。几十年的经济规律左右下的趋势,怎么会因为特朗普一个拍脑袋就转移回去!?

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主要发达国家,无法自身消化危机,只能向其他国家转嫁,一同转嫁出去的的还有环境成本、政治危机。如果不能转嫁危机是什么后果?外部环境封闭的苏联就是前车之鉴。

中国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能自己抵抗资本主义生产过剩危机、不发生社会体系崩溃也不对外转嫁危机的工业国家。

当我们回过头看看过去两百年特别是近四十年所走过的的路,有哪一次是纯粹的外部输入将这个国家拯救出了危机的泥潭?一次也没有。过去如此,未来也会是如此。中国能抵御生产过剩的根源在哪,对于未来的信心也就在哪。

四大古文明,只有处于大陆一隅的中华文明完全自成一体,形成了延续到今天的独特性:多样化与统一集权的并存。

当我们讨论文明的时候,我们讨论的是什么?

军事力量?经济状况?社会文化?意识形态?

这些只是短时间随物质环境变迁而变迁的东西罢了,一个文明恒久的属性是它立足的这片土地以及在土地之上人们永恒不变的群体选择规律:

为什么中国地域经济结构极其具有多样性,超过了世界任何国家乃至地区?

根本原因是因为中国拥有了最多样的地形、气候条件。然后在近代不屈的抗争当中,凭借强大的韧性成为西方世界外上最大的没有被完全殖民的原住民国家,避免了被彻底改造成如美洲那样单一的资源产地、倾销市场,因而最大程度保留了本土经济模式的多样性。中国不是也永远不可能是那种成分单一、经济形态单一的民族国家。如同自然界多样的生态系统更能够抵御生态危机一样,社会经济形态的多样性也决定了文明的韧性。

为什么中国在几千年里不断重复着统一分裂的循环,最后进入必然的大一统局面?

因为多样化的地形之下,位于文明中心的是黄河、长江流域那几块被要道联通的平原——逐鹿天下,得中原者得天下,继而把边疆扩张到天涯海角、戈壁大漠才能维持内部稳定。这也是今天东南沿海的台湾问题、世界屋脊的西藏问题为何关乎中华民族核心利益的原因。而在欧洲海洋性气候的广袤平原里,处处肥沃的土地具备了孕育多个国家中心的地理条件。

我们把自己称为农耕文明,在河殇一代的感召下面对不可一世的海洋文明自惭形秽。但是从生态和谐的角度来看,农耕文明却是可以最大程度利用现有有限资源达成内部和谐统一的文明形态:都江堰、秦直道、驿站、京杭大运河……历朝历代执着于兴建大型工程以对抗灾害、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不断打通文明的每一个关节每一根血管。

而海洋文明的上层建筑只能建立在对外扩张与。夺的基础之上。古罗马灭亡后,蛮族占领下的疆域上层建筑立即崩塌,而即使是游牧民族蒙古人建立的元朝也沿袭着中原世世代代治黄河、修水利的习惯,而治水恰恰是中原政治体系建立的源头。

世人都在颂扬古希腊民主制度,可是有多少主流舆论注意到在希腊人同时期就已经把殖民地扩张到了意大利、高卢、北非以及小亚细亚半岛等等等等?

中华文明的自信来源于何处?

好莱坞大片《斯巴达 300》把希腊与波斯之战描写成反击侵略的正义之战,可大众在影音宣传下所不知道的是波斯入侵的动机正是希腊人在小亚细亚半岛的殖民征服活动引发了与波斯帝国的直接冲突。

波希战争之后,扩张边际成本越来越高的古希腊城邦国家就迅速抛弃了所谓的民主,形成了以雅典、斯巴达为中心的两个军事阵营,走上了内战与帝国征服之路,直到欠了一屁股债的亚历山大依靠武力建立起昙花一现的亚历山大帝国。

在有限的生产力条件下扩张到极限之后,璀璨古希腊文明就由此走向衰落,即便有更加崇尚武力的罗马再续辉煌,用用武力掠夺广阔的地中海周边资源供养着一个穷极奢华的罗马城。

最后的结果依旧是千年黑暗时代的到来。

一直等到到下一次技术积累后的对外扩张。

公元前古希腊历史可以说就是公元后西方文明的预演:

中华文明的自信来源于何处?

整个近代西方政治文明的潜在规律归纳起来就是:

无私有财产则无个人自由;无对外扩张则无内部民主。

追根溯源,美式自由的基础不是宪法第二修正案、不是民兵手中的枪,而是:

北美辽阔的土地上让不再人身、财产依附于旧大陆王权贵族的社会主体自由人阶层成为可能。

但这背后却是印第安人的血泪史。

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在 19 世纪末二十世纪前纷纷进入帝国主义,其政治体制实际运作方式上就是由平等、分散转向命令集权的过程。其时代背景就是殖民时代末期原本充裕的扩张空间变得狭窄、资源争夺越发激烈。

ps:“帝国主义”的帝不是指皇帝,Empire 在希腊语中的意思就是“命令”。现代的金融扩张本质上是殖民时代产业扩张的升级版。

西方现代民主有两个源头:殖民地中海的古希腊古典民主、欧洲野蛮人的原始军事民主。他们的共同点就是:

如果没有外部资源缓和内部无法和谐相处、斗争越来越动荡的政治势力,就必然会陷入内部崩溃倒退的结局。这也是套用西方制度的发展中国家所无法摆脱的现实。

敢问当今世界还是一个扩张殖民的世界吗?

还是一个强者对弱者肆意凌虐的世界吗?

还是一个有着无穷的未知世界给予探索、无尽的自然资源供其挥霍吗?

答案都是否定的。

最起码对于中华文明来讲,即便穷得吃不饱饭,但在鸦片战争的 100 年后,中国就再次凭借着“朝鲜战争”与原子弹,触摸到了人类武力的顶点。

那个靠武力就能横行无阻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中华文明的自信来源于何处?

真正的钢铁长城

知乎里有一个观点:

随着知识积累,理科不断地从文科中抽取出来。

放到国家层面就是:

随着文明进步,理性主导的社会治理技术性工作不断的从容易被人群感性激荡的政治混沌中分离出来。

这一过程有反复甚至长时间的倒退,但只要生产力在知识积累下不断进步,人类社会中留给政治运动的运作空间只会越来越狭窄。

但是西方套路化的民主却逆势而行,默许甚至纵容了政治的动荡。这在经济形势上升、掠夺外部资源的时候显得活力十足。一旦进入封闭状态,政治斗争扩大化就会引起整个社会的共振,社会各个利益群体间的矛盾无法转向外部就会剧烈内斗,此时若不强化政府职能、提升中央权威进行内部治理国家就会陷入倒退之中。

全球化时代,世界越来越平坦,武力扩张是万万不可能再用的、金融扩张越发受到他国健全制度的抵制,即便其他非西方国家依旧羸弱但地球生态已经到了海洋文明对外扩张的极限了。这种大环境资源局限下伴随而来的是所有呈现扩张、霸凌姿态的意识形态纷纷左支右绌、不合时宜。

看看如今的欧盟,虽然布鲁塞尔有议会民主之形,但包含欧洲央行与各个委员会在内的技术类机构实质上凌驾于欧洲议会之上,否则面对欧洲四分五裂的政治局面,欧盟将寸步难行。而在新大陆以自由之名建立起民主灯塔的美国,从 20 世纪以后也同样走上了加强联邦政府权威的道路。

这是当代世界各个政治群体共同的选择,却是中华文明已履千年的道路。

面对未来,中华文明的信心正是是源自对过去历史规律的总结。

不像古罗马、奥斯曼土耳其、印度,中国不需要宗教思想、对外扩张来维系帝国的统一。

极其多样化的自然条件基础上:

各地区经济结构的相互补充、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制约平衡,这些世俗的经济的架构足以保证中华文明在多样化经济基础之上的政治统一。为什么西藏、台湾、南海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因为只要外部安定,重内部效率、社会和谐的中华文明就能够最大程度保证人民在有限外部资源条件下生活富足安康、环境长治久安。

这也是在和平与发展为主流的当今世界,中国敢于高举“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站在对外交往道德高地充分参与甚至引领国际间平等交流、合作、开发的底气所在。

一切一切的是历朝历代的仁人志士自发努力,最终给予了中国文明在现代化、工业化以及全球生态文明建设道路上无可比拟效率与的强大韧性。

无论什么意识形态、什么社会阶段,这片土地自有他的运转规则。中华民族复兴的过程也正是重拾文明自信的过程。这种自信源自中华文明数千年血泪凝聚的经验,也是在这个越来越局促的蓝色星球之上我们面对的未来的信心。

历史文章推荐: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武胜 2

      写得不错支持一下

      • 广安养老院 2

        文章很好值得一看